烏凌翔觀點:「台灣介選計畫」的炮製者不在北京

2019-10-03 06:40

? 人氣

所謂中共有一個「台灣介選計劃」,最早是外交部宣佈與吉里巴斯斷交的20號那一天,在一家網路媒體中,由一位記者預告吉里巴斯「最快本周內斷交」的新聞中批露。(資料照,美聯社)

所謂中共有一個「台灣介選計劃」,最早是外交部宣佈與吉里巴斯斷交的20號那一天,在一家網路媒體中,由一位記者預告吉里巴斯「最快本周內斷交」的新聞中批露。(資料照,美聯社)

所謂中共有一個「台灣介選計劃」,最早是外交部宣佈與吉里巴斯斷交的20號那一天,在一家網路媒體中,由一位記者預告吉里巴斯「最快本周內斷交」的新聞中批露,但上刊時間是01:06,即凌晨一點多,因為編輯一篇圖文並茂的文章需要時間,判斷應該是至少前一天上班時間輸入系統的稿件,只是設定在9月20號「才可以」上刊;是誰要求不能太早上刊?

斷交與中共介選計劃

其他媒體的相關報導,都在當天下午外交部長吳釗燮舉行記者會後,才確認這起4天內的第二宗斷交事件,這位記者為何能獨家獲知吉里巴斯要與台灣斷交、卻又不太準確的預言是「本週內」呢?而且在同文中,即提出原因出在中共的「台灣介選計劃」-是誰提供了這斷交的附帶解釋呢?

然後,同一家媒體的同一位記者、在20號同一天,又上刊一篇以「習近平推『介選計畫』奪我3邦交國」為主題的文章,時間是07:00,即一大早,如果記者不是身處有時差的國外,那麼也應該是早就寫好的前一篇姐妹作,因為圖文並茂之外,還有不少內情,不太可能是半夜訪談調查出來的。官方的中央社網站同樣內容、同樣來源很隱晦的新聞稿 ,都還等到10:36才上刊。

記者被獨家了嗎?

記者自己挖掘出獨家消息,是「獨家」,若是新聞發佈單位,主動提供某一訊息給某一位特定媒體、或其旗下某一位記者,透過他或她散佈某一特定消息,形式上也是獨家,但是有經驗的媒體工作者都知道,你也可能成了他放消息的工具,等於「被獨家」了。

因為前述這位記者十分資深又優秀,曾發過關於中共的全球獨家消息,筆者起初以為消息來自對岸,十分重視,但是,接下來幾天的新聞發展,卻明顯看出很可能是一起新聞操作!

首先,有兩岸研究人員批評,從字義上看,「台灣介選計劃」這個詞太不通順,確實,後來「追」這則新聞的媒體,很多都自動在論述中,把主詞添上,調整為「中共介入台灣選舉的計劃」。我們不敢妄斷國安局人員為何有這種「菜中文」,因為也有可能是為了隱匿情報來源,不要重犯1996年海峽飛彈危機中,李登輝一句「啞彈啦、空包彈啦」,暴露了中共解放軍少將劉連昆的身份-台灣間諜,致使劉連昆後來被處死的悲劇

20190820-國安局長邱國正20日出席「凱達格蘭論壇:2019亞太安全對話」。(顏麟宇攝)
至此,媒體之前使用的、很曖昧的「國安人士表示」的新聞來源,已可確定是國安會+國安局的情治系統了,媒體也紛紛各取所需,挑出重點來報導。(資料照,顏麟宇攝)

新聞操作釜鑿深

同理,我們也不能奢求國安局拿出中共「命令;決定;決議」等級的公文,來證明他們宣稱的「台灣介選計劃」是為真。但是,訊息揭露的時序,暴露了操作的痕跡。

五天後,25號,總統府網站才發佈了「國安會召開中國升高對臺威脅及介選專案會議」的新聞稿,表明是「國安會『因應兩岸關係新情勢專案小組』於9月23日下午3時召開會議…針對近來兩岸關係情勢變化,以及今年底前中國對臺政策的可能動向,進行報告及討論…報告指出中國近來對臺灣一波又一波的施壓恫嚇,包括:持續性對臺軍演、暫停陸客自由行及大幅縮減團客、抵制金馬獎、利誘索羅門、吉里巴斯與我斷交等等,顯示中國當局正無所不用其極介入2020臺灣『二合一』選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