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藏在南加沙漠中的中國航空史

2019-10-06 07:10

? 人氣

筆者向博物館教育人員法蘭克,贈送《飛行傭兵: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各一本。(作者許劍虹提供)

筆者向博物館教育人員法蘭克,贈送《飛行傭兵: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各一本。(作者許劍虹提供)

結束了橙郡的行程後,我們與住在喜瑞都市(Cerritos)的施智揚告別,於3月18日離開了海邊,駕車奔馳往南加州內陸的河濱郡(Riverside)駛去,前往下一個目標棕櫚泉航空博物館(Palm Spring Air Museum)。三小時的車程中,筆者與吳尚融僅中間停下來40分鐘,吃了一頓美國西岸最有名的In-n-Out漢堡就繼續趕路,因為這次我有一項特殊的任務,那就是向館方捐贈自己的兩本作品。

南加州有眾多私人航空博物館,其中最為國人所熟悉的是馬英九總統曾親自造訪的奇諾崗(Chino Hill)的洋基航空博物館(Yanks Air Museum)。至於棕櫚泉航空博物館雖然頗有知名度,但因為距離華人聚集地較為偏遠的關係,熟知的國人明顯較少。但是2003年隨大學老師與同學首度造訪棕櫚泉以後,我就愛上了這個航空聖地。

雖然知道棕櫚泉航空博物館的華人較少,可是棕櫚泉航空博物館內與中國相關的產品卻超乎想像的多,讓筆者認為將《飛行傭兵: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捐給該館是有必要的。經歷了一段在沙漠中的疾駛狂奔之後,我們在當天下午抵達棕櫚泉航空博物館,展開精采的中國航空之旅。

太平洋戰爭展區中的中國代表是中華民國,冷戰館代表中國的則是創立於194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採用的是五星紅旗。(作者許劍虹提供)
太平洋戰爭展區中的中國代表是中華民國,冷戰館代表中國的則是創立於1949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採用的是五星紅旗。(作者許劍虹提供)
在太平洋戰場展館上,可以見到代表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象徵國軍抗戰的歷史獲得美方認可。(作者許劍虹提供)
在太平洋戰場展館上,可以見到代表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象徵國軍抗戰的歷史獲得美方認可。(作者許劍虹提供)

為了中華民國國旗

一抵達棕櫚泉航空博物館,吳尚融突然興奮大喊一句「國旗,有國旗」。原來他在館區內四棟建築物上的其中一棟牆壁上,看到顯眼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這是筆者2007年返台後,事隔12年第一次造訪棕櫚泉航空博物館,一切都有了驚人的變化。現在博物館的規模不只擴大,而且還分成四個展區,分別以二戰歐洲戰場、太平洋戰場、B-17轟炸機以及冷戰為主題。

其中以博物館創辦人龐德(Robert J. Pond)命名的太平洋戰爭館,就在建築物外擺上了美國、蘇聯、荷蘭、中國、菲律賓、英國、日本、泰國與滿洲國等九個參戰國國旗,前六個為同盟國,後三個為軸心國,包括日軍扶持的傀儡政權滿洲國。二戰時代表中國參加反法西斯戰爭的為國民政府,所以這裡呈現的中國國旗理所當然是青天白日滿地紅。

能夠在海外的博物館上看到象徵自由中國的旗幟,相信對所有熱愛中華民國的人都能帶來士氣上的鼓舞。不過既然連傀儡政權滿洲國的國旗都出現了,那麼另外一個日本人扶持的汪精衛政權,是否就完全缺席了呢?其實當筆者首次在個人版面上公佈博物館照片時,就有網友留言質疑出現在太平洋展區建築物上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代表的應該是汪精衛政權,不是蔣中正領導的重慶國民政府。

他們的講法並非無所本,首先汪精衛政權同樣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再來建築物上出現滿洲國旗幟,容易讓人聯想到館方在彰顯中國人參加的是軸心國,非同盟國。外加自1972年2月尼克森訪問大陸以來,為了推進美國與中共的「關係正常化」,中華民國抗戰地位長期遭受西方各國的漠視,有這樣的疑慮純屬自然。

不過從旗幟擺設的順序來看,應該只有日本、泰國與滿洲國等最後三面國旗是代表亞洲的軸心國集團。前排的六面旗幟,包括青天白日滿地紅在內代表的都是同盟國陣營。儘管六面旗幟在排列順序上,筆者仍有一些小意見,因為把在日本投降前六天參戰的蘇聯國旗擺到星條旗之後,又把給德日聯手打到亡國的荷蘭國旗擺到中華民國之前,看了真是讓筆者不太習慣。

無論從何種角度來看,在擊敗日本軍國主義的貢獻上,中華民國的功勞都僅次於美國,蘇聯出兵東北根本上是趁火打劫。但是這種不平的心態,在看到英國國旗被排到戰時屬美國殖民地的菲律賓旗幟後面以後,得到了相當程度的舒緩。可見在國旗擺設的順序上,館方並沒有突顯哪一個國家貢獻比較大的用意,就純粹是隨機排列而已。

 

如果搭配館內展示的「飛虎隊」塗裝P-40戰鬥機一起來看的話,這面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十之八九代表抗日的國民政府。當然如果有汪先生的崇拜者,由於南京與重慶使用同一面旗幟的關係,把這面展示在太平洋戰爭館的中華民國國旗視為同時代表兩個國民政府的旗幟也沒大問題啦。來自大陸的同胞,更不用因為這面旗幟的存在而敏感,因為抗戰時的中國共產黨一樣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

先不論這面旗幟代表的究竟是重慶、南京還是延安,反正對於第一次來到美國的吳尚融而言,他已經是感動到痛哭流涕。畢竟由他所撰寫的《中國百年陸軍軍服1905∼2018》書中,就涵蓋了包括兩個國民政府、中共以及滿洲國軍在內所有出現在二戰中國戰場上的武裝力量。為了讓博物館的收藏更為齊全,吳尚融決定加入筆者的捐書行列

受到國旗的激勵,吳尚融也決定向法蘭克贈送他的大作《中國百年陸軍軍服1905∼2018》一本。(作者許劍虹提供)
受到國旗的激勵,吳尚融也決定向法蘭克贈送他的大作《中國百年陸軍軍服1905∼2018》一本。(作者許劍虹提供)

沙漠中的知識甘泉

這次負責接待筆者與吳尚融的,是棕櫚泉航空博物館教育人員法蘭克(Frank Castner)。棕櫚泉航空博物館由龐德與麥迪遜(Pete Madison)兩位飛機收藏家攜手成立,於1996年11月11日開館,是一座還算年輕的飛機博物館。除了有近50架飛機的收藏之外,這裡擁有6,300本書籍的圖書館也是航空迷們尋求知識的泉源。

法蘭克表示,博物館歡迎全世界的作者向圖書館捐書,無論英文、中國、日文還是德文的書,他們都有收藏。尤其近年來,旅居南加州的華人越來越多,他們希望透過增加中文圖書的方式,吸引熱愛軍事航空歷史的兩岸青年到訪棕櫚泉航空博物館。而且許多中文書籍,也能突出一些在英文出版品上看不到的歷史觀點,在他看來是非常有意思的。

除了語言之外,他表示書籍的題材亦不受限制,只要與軍事歷史有關就可以了。所以吳尚融的《中國百年陸軍軍服1905∼2018》雖然是以地面部隊為主,但仍受到法蘭克的歡迎。筆者提議,希望能夠在棕櫚泉航空博物館的展品前舉辦一個簡單的捐書儀式,法蘭克很豪爽的就答應了。既然我們捐的書籍,都與二戰中國有關,那麼合影的地方就選在館裡收藏的P-40戰鬥機前面。

而根據法蘭克的介紹,太平洋戰場展廳與歐洲戰場展廳都是以二戰美軍戰機為主,兩者最大區別是前者以海軍航空隊的機種為主,後者則以陸軍航空軍的飛機為重。所以P-40雖然被漆上中國戰場的「飛虎隊」塗裝,但卻因為屬於陸軍戰鬥機的原因,其實平常是陳列於歐洲展廳的。由於創館人龐德本身就是參加過二戰的海軍航空隊老飛行員,對海軍與陸軍機種的區分非常堅持。

可是因為我們去的那天,太平洋戰場展廳為某家電影公司承包下來拍片,因此所有飛機都被轉移到歐洲展廳陳設。至於太平洋戰場展廳內部情況如何,對中國戰場又有哪些介紹與描述,由於我們進不去的關係,沒有辦法一睹為快。在法蘭克的帶領下,我們走到了機鼻上有鯊魚牙的P-40戰鬥機前,展開簡單的捐書儀式,並輪流與老前輩合影留念。

這架生產編號44-7084的P-40,雖然被塗上了駐華航空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第23戰鬥機大隊的彩繪,但其實沒有來到過中國參戰。因為這架P-40才剛剛出場,就被改裝為雙人座的TP-40N教練機,從來沒有機會被派往前線參戰。之所以將鯊魚牙、飛虎與青天白日等飛虎象徵標誌放到機身上,就是為了向當年中國戰場上並肩作戰的中美飛行員致意。

捐書儀式結束後,法蘭克表示我與吳尚融兩人可自由參觀博物館,不需要花17塊美元的價格買票。值得注意的是,館內的許多飛機與洋基航空博物館的展品一樣,都還維持在可以飛行的狀態。美國人對航空的熱愛,乃至於對老飛機維修保養的精神,實在是讓筆者與吳尚融深感敬佩。訪客如果願意花錢,還能選擇搭乘館內收藏的C-47運輸機或者P-51野馬式戰鬥機到空中繞20分鐘。

 C-47可搭乘多名乘客,費用為每人195美元,約6,000多新台幣。我們在現場的時候,就看到館裡收藏的RC-47不斷載著乘客起飛,讓人聯想到75年前諾曼第大空降的精彩畫面。至於P-51D,由於是二戰最有名的作戰機種,而且又只能搭載一名乘客的緣故,價格則接近為搭乘RC-47的10倍,為20分鐘1,895美元,也就是新台幣59,340。

F7F虎貓式戰鬥機,由於是在二戰結束之際進入陸戰隊服役,並沒有創下任何擊落敵機的功勞,在航空迷圈中的知名度較少,但是卻曾經協助國軍接收華北淪陷區。(作者許劍虹提供)
F7F虎貓式戰鬥機,由於是在二戰結束之際進入陸戰隊服役,並沒有創下任何擊落敵機的功勞,在航空迷圈中的知名度較少,但是卻曾經協助國軍接收華北淪陷區。(作者許劍虹提供)

協助國府接收華北的虎貓

如前所述,棕櫚泉航空博物館擁有近50架的飛機,且大多為第二次世界大戰與美蘇冷戰時代的知名機種。想要在篇幅有限的情況下,把所有飛機介紹完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在此我們還是以二戰或者冷戰時代來過中國戰場的飛機為主。除TP-40N外,還有B-25轟炸機的教練型,編號44-86747的TB-25N。B-25轟炸機到了抗戰末期,同樣為中華民國空軍的第1與第2大隊所裝備。

龐德身為海軍飛行員,收藏的飛機確實也偏向二戰時的美國海軍艦載機為主。包括FM-2(F4F)野貓、SBD無畏者、FG-1D(F4U)海盜、TBM復仇者、F6F地獄貓、F8F熊貓以及F9F黑豹等知名機種,都可以在棕櫚泉航空博物館看到。抗戰勝利後,美軍陸戰隊與海軍航空隊都曾協助國府接收華北、華東淪陷區,所以上述提到的幾款艦載機也曾短暫駐防於中國。

其中一款棕櫚泉航空博物館所收藏,曾經駐紮於中華民國,但是卻比較鮮為人知的機種,就是由格魯曼公司(Grumman)研發的F7F虎貓。原來在日本剛投降之際,為了防止整個華北戰場落入中共之手,杜魯門總統派遣陸戰隊第3兩棲軍協助國民政府接收河北與山東兩個省份。第3兩棲軍麾下的陸戰隊第1師負責河北省,陸戰隊第6師則負責山東省的受降任務。

為什麼要仰賴陸戰隊的協助來接收華北?因為共產黨利用八年抗戰的時間在敵後戰場發展壯大,並充分得到基層農民的支持,讓元氣已經因為力拼日軍而大傷的國軍無力重返已經是一片紅色海洋的華北戰場。包括北平、天津、青島與濟南等華北大城的接收工作,都必須要在陸戰隊強大的海空武力支援下才能順利完成。

然而協助國軍接收華北的陸戰隊,還有為陸戰隊收編後負責維持社會秩序的日軍與華北治安軍還是時常遭到中共8路軍的騷擾。所以在必要時,包括F4U海盜與F6F地獄貓,都要飛抵戰場上空驅趕8路軍。短短不過兩個月以前,8路軍奔波於華北戰場上拯救被日軍擊落的美軍飛行員,如今雙方卻為了淪陷區的接收問題而劍拔弩張,讓人對中國政局變化的速度難以適從。

裝備F7F-2N的陸戰隊第531與第533夜間戰鬥機中隊,則於1945年10月進駐北平南苑機場,投入華北戰場的治安維持工作。第3兩棲軍的任務,是協助國民政府接收華北,不是介入國共兩軍的內戰。即便是飛往戰場支援被包圍的陸戰隊弟兄,F7F都被嚴厲要求不得向8路軍開火,只能以低空俯衝飛行的方式驅趕他們。

可是根據第533中隊的報告,執行任務的F7F還是曾遭遇地面上的8路軍士兵以輕武器射擊。但因為8路軍缺乏防空武器,他們其實沒有辦法對F7F構成威脅。但共產黨以1946年12月爆發的北京大學女學生沈崇遭陸戰隊士兵強暴一事,煽動包括前總統李登輝在內的知識青年上街反美,導致負責調處國共衝突的馬歇爾(George C. Marshall)將軍下令陸戰隊班師回國。

裝備F7F-2戰鬥機的第531及第533中隊,在南苑機場只駐防到1947年5月,就依據馬歇爾將軍的命令撤離中國。最終中華民國也因為失去美國的軍經支持,在1949年12月7日退守台灣。可是F7F在陸戰隊一直服役到韓戰初期,所以還是有在朝鮮半島上炸射共軍的機會。未來大家到棕櫚泉航空博物館,務必要與這架F7F-3虎貓式戰鬥機打聲招呼。

F-84F雷霆式戰鬥機,在韓戰中被認定為一款性能落伍,只能用於對地攻擊的噴射機種,但卻在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歐陽漪棻教官駕駛下創下奇蹟。(作者許劍虹提供)
F-84F雷霆式戰鬥機,在韓戰中被認定為一款性能落伍,只能用於對地攻擊的噴射機種,但卻在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歐陽漪棻教官駕駛下創下奇蹟。(作者許劍虹提供)
國人最熟悉的F-86F戰鬥機,在1957年到1958年海峽最為動盪的歲月中,創下了一場又一場擊落中共米格機的輝煌紀錄。(作者許劍虹提供)
國人最熟悉的F-86F戰鬥機,在1957年到1958年海峽最為動盪的歲月中,創下了一場又一場擊落中共米格機的輝煌紀錄。(作者許劍虹提供)

如影隨形的中華民國空軍

與12年前最大的不同,在於現在的棕櫚泉航空博物館比過去更重視冷戰時代,尤其是韓戰與越戰的空戰歷史。在以空戰英雄邁爾斯(Kenneth P. Miles)少將命名的冷戰館上,第一面出現的還是美國星條旗,第二面則是由兩顆白星組成的美國空軍少將旗,代表的正是邁爾斯將軍。邁爾斯如此被重視,在於2014年去世的他,長期以來都是棕櫚泉的居民。

緊接在後出現的國旗為英國、法國、南越、南韓、北韓、中共、蘇聯、北越與越共。冷戰的焦點雖然被擺放在歐洲,但是所有的熱戰都爆發在亞洲,所以這些國旗背後代表的還是以發生在亞太地區的戰場為主。比方說英國的國旗,象徵的是大英國協在馬來半島上與馬來亞共產黨的戰鬥。法國國旗代表的,則是在美國介入越南以前,一段法軍鎮壓共產主義革命的失敗歷史。

陳列在棕櫚泉航空博物館的F8F,就曾經在法國空軍與南越空軍飛行員的駕駛下,投入對抗胡志明的戰爭。這些過去發生在亞洲土地上的血淚歷史,如今都被完整收藏在太平洋彼岸這座位於加州大沙漠裡的博物館中,讓筆者看了感觸良深。無論是海峽兩岸、南北韓還是今天的越南,回望過去70年來的歷史,都有太多太多難言之隱,只能讓美國來道出這些歷史的真相。

提到美軍的冷戰代表性機種,館內可見韓戰時代的F-84F、F-86F還有越戰時代的F-105D、TA-4J以及F-4S等。中華民國陸軍現役的AH-1W眼鏡蛇攻擊直升機,其前身即投入過越戰的AH-1G,也被珍藏於棕櫚泉航空博物館。這些飛機雖然沒有被漆上青天白日徽,但卻每一架都與中華民國有著極為深遠的關係。

F-84F讓筆者想起了1956年「七二一空戰」中,駕駛F-84G擊落與擊傷各兩架中共MiG-17戰鬥機的空軍第4大隊老英雄歐陽漪棻。F-105D雷長式與F-4S幽靈式戰鬥機雖然沒有為中華民國空軍裝備過,但卻也都到過台南的亞洲航空公司接受維修服務。至於TA-4J天鷹式教練機,象徵的則是70年代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前進東南亞,協助新加坡空軍換裝A-4攻擊機的歲月。

博物館中陳設的F-86F軍刀機,則是「八二三砲戰」期間的中華民國空軍功勳機,創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空對空飛彈的擊墜紀錄。這架由多架軍刀機零件拼裝的F-86F,被漆上了邁爾斯將軍在南韓服務時的座機塗裝,編號為52-4629。邁爾斯的座駕本尊,其實已經在1955年9月1日的一場飛行意外墜毀,所以這架飛機完全是為了紀念老將軍而復原。

值得注意的是,邁爾斯韓戰時所服務的美國空軍第51聯隊,曾經於抗戰末期支援中國遠征軍反攻滇緬,又在台海危機時向中華民國空軍緊急提供F-86F軍刀機,與自由中國有著難以割捨的歷史淵源。第51戰鬥機聯隊的編制直到今天仍維持在駐韓美軍的作戰序列當中,仍是中華民國空軍維持東北亞地區穩定的可靠夥伴。

儘管在冷戰館中,幾乎沒有看到一架與台灣直接相關的展示機,甚至看不到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但是從每架陳列在館中的美軍戰機身上,都還是能看到中華民國空軍的影子,完全可以用「如影隨形」來形容。凡是瞭解冷戰空戰史的人通通都知道,中華民國空軍是美國空軍在亞太地區最可靠的夥伴,雙方關係恐怕緊密到連該館另外展示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必要都沒有了。

漆著北韓機徽的MiG-15殲擊機,在韓戰時主要是由史達林派遣到東北的俄國飛行員駕駛。(作者許劍虹提供)
漆著北韓機徽的MiG-15殲擊機,在韓戰時主要是由史達林派遣到東北的俄國飛行員駕駛。(作者許劍虹提供)
北越空軍塗裝的MiG-17殲擊機,過去在台海戰役時曾是中華民國空軍F-86,到越南上空卻能讓F-105及F-4等新銳戰機吃盡苦頭。(作者許劍虹提供)
北越空軍塗裝的MiG-17殲擊機,過去在台海戰役時曾是中華民國空軍F-86,到越南上空卻能讓F-105及F-4等新銳戰機吃盡苦頭。(作者許劍虹提供)

朝鮮與越南上空的米格機

相較於冷戰時代打遍整個亞洲的中華民國空軍,韓戰與越戰時代的大韓民國空軍及越南共和國空軍都沒有太積極的表現。韓戰時的大韓民國空軍以P-51D野馬式戰鬥機為主力,專門打擊朝鮮人民軍的地面目標。越戰時的越南共和國空軍則以F8F、A-1以及T-28等攻擊機為中流砥柱,在美軍約束下大多只能攻擊南越境內的越共根據地,無法飛到北越與越南人民空軍一戰。

至於韓戰期間的中共與北韓空軍,完全沒有與美國空軍、海軍和陸戰隊航空隊抗衡的能力。於是史達林(Joseph Stalin)命令蘇聯飛行員組成的第64殲擊航空軍進駐東北丹東,駕駛漆著北韓國徽的MiG-15殲擊機投入與F-86軍刀機的戰鬥。畢竟當年解放軍空軍及朝鮮人民軍空軍才剛剛建立,飛行員還需要時間適應噴射戰鬥機的駕駛。

第64殲擊航空軍的蘇聯飛行員,大多數是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飛行精英,所以他們的出現給美國空軍的F-84戰鬥轟炸機與B-29轟炸機帶來了許多苦頭。蘇聯、中共與北韓聲稱,總共有1,106架聯合國陣營的軍機為MiG-15擊落。儘管聯合國方面的資料,只承認有142架飛機確實是為米格機打下。而在與軍刀機交手的過程中,米格機卻沒有佔到絲毫便宜。

美方資料則是聲稱擊落了950架共機,其中850架為MiG-15。打下米格機最多的機種,則毫無疑問為美國空軍第4與第51戰術戰鬥機聯隊裝備的F-86。或許美方的數據也有誇大之嫌,但是從韓戰期間米格機被壓縮在東北與北韓邊境空域活動的情況來看,戰場制空權顯然是被掌握在聯合國軍手中的。F-86F甚至會尾隨米格機進入中國東北,非要把目標擊落以後才掉頭飛回南韓。

二戰著名非裔王牌飛行員戴維斯(Benjamin Davis)將軍,在韓戰期間出任第51戰鬥機聯隊的聯隊長一職。對於手下頑皮的飛行小將越界尋釁的行為,戴維斯相當頭痛。所以戴維斯到台北出任美國空軍第13航空特遣隊司令後,為了約束駐台美軍飛行員,於1954年12月畫下了影響力到現在都還未散去的海峽中線,不讓他們飛到金馬上空參戰。

反觀越戰時的越南人民空軍,不只比韓戰時的中共、北韓空軍更為獨立,而且在戰術上也更積極主動,一點也不死板。他們在技術上遠勝同時代的南越與南韓空軍,在整個亞洲恐怕也只輸給中華民國空軍。儘管中華民國空軍在海峽上空成功壓制住了解放軍空軍,但是在美軍的介入及約束之下,台海爆發空戰的次數相對較少,規模也是非常有限。

所以中華民國空軍雖然擊落了不少的米格機,但是單一飛行員連續參戰的機會並不多見,每人平均最多打下一到兩架敵機就算不錯。想要如對日抗戰時代那樣,產生擊落五架敵機以上的王牌飛行員根本不可能。反觀北越空軍,因為時常要攔截來襲的美軍B-52轟炸機,並與擔任護航任務的F-100、F-105以及F-4爆發空戰,居然產生了17位擊落五架敵機以上的空戰王牌英雄。

曾經在台海空戰中被中華民國空軍F-86F打得落花流水的MiG-17,反而於越南戰場上大放異彩,甚至多次擊敗性能更為先進的F-105及F-4戰鬥機。北越空軍漂亮成績的背後,還真的有來自台海空戰經驗的影響。原來1958年9月24日,國軍以響尾蛇飛彈擊落MiG-17的經驗,讓美軍誤判局勢,認為空對空槍砲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所以早期型的F-4幽靈式戰鬥機,幾乎都沒有安裝槍砲。

開始美軍認定,裝備空對空飛彈的F-4戰機能遠距離擊落MiG-17戰鬥機。然而這個誤判,卻也給了北越空軍在越戰中反擊F-4的機會。他們利用MiG-17靈活的特性,硬是給進入北越領空的幽靈式戰鬥機造成重大傷害。17位北越王牌飛行員當中,就有三位是駕駛MiG-17戰鬥機出身的。最後美軍只好推出裝有機砲的F-4E,才解決了這個在北越上空被動挨打的局面。

由於越南人民軍空軍成立的比解放軍空軍還要晚,所以早期北越空軍米格機飛行員都是在雲南省蒙自接受中共提供的飛行訓練。如果我們把時空背景拉回到二戰,蒙自基地又是中美空軍聯手出擊越南海防日軍港口的前進基地,這段歷史同樣反應了70年來三國關係的不同變化。相信對此有瞭解的人,參觀棕櫚泉航空博物館時會更有體悟。

在棕櫚泉航空博物館,可以看到北韓塗裝的MiG-15與北越塗裝的MiG-17陳列在戶外展示區,象徵在不同世代的米格機。從這些展示品中,我們不只看到世界各國如何依靠航空科技影響中國,同時也看到海峽兩岸的空軍是如何影響世界。各位關心中國前途的讀者們,未來若有機會造訪棕櫚泉,千萬不要只到旁邊的商場去玩,也記得到航空博物館逛逛喔。

越戰時美軍最具代表性的機種,當然是F-4幽靈式戰鬥機了。(作者許劍虹提供)
越戰時美軍最具代表性的機種,當然是F-4幽靈式戰鬥機了。(作者許劍虹提供)
F-105雷長式戰鬥轟炸機,雖然沒有為中華民國空軍使用過,但也曾來台南亞洲航空維修保養過。(作者許劍虹提供)
F-105雷長式戰鬥轟炸機,雖然沒有為中華民國空軍使用過,但也曾來台南亞洲航空維修保養過。(作者許劍虹提供)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本文原刊《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