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台灣診斷書─血癌

2019-10-06 06:5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見圖)執政3年爭議不少,對此作者直言,台灣像是得了血癌。(資料照,陳品佑攝)

總統蔡英文(見圖)執政3年爭議不少,對此作者直言,台灣像是得了血癌。(資料照,陳品佑攝)

蔣渭水曾經為台灣寫過一個<臨床講義--台灣診斷書>,我們來讀讀看 :

臨床講義--台灣診斷書by蔣渭水

患者: 台灣

姓名: 台灣島

年齡: 移籍至現住址已二十七歲

原籍: 中國福建省台灣道

現住所: 日本帝國台灣總督府

職業: 世界和平第一關守衛

遺傳: 明顯地具有黃帝、周公、孔子、孟子等血統

素質: 為上述聖賢後裔,素質強健,天資聰穎

既有症:

幼年時,身體頗為強壯,頭腦明晰,意志堅強,品行高尚,身手矯健。自入清朝,因受政策毒害,身體逐漸衰弱,意志薄弱,品行低劣,節操低下。轉日本帝國後,接受不完整的治療,稍見恢復,惟因慢性中毒長達兩百餘年,不易霍然而癒。

現症:

道德頹廢,人心澆漓,物慾旺盛,精神生活貧瘠,風俗醜陋,迷信深固,頑迷不悟,罔顧衛生,智慮淺薄,不知永久大計,只圖眼前小利,墮落怠惰,腐敗、怠慢、虛榮、寡廉鮮恥、四肢倦怠、惰氣滿滿、意氣蕭沉,了無生氣。

主訴:

頭痛、眩暈、腹內飢餓感。最初檢查患者時,以其頭較身大,理應富於思考力,但以二、三常識問題加以詢問,其回答不得要領,可想像患者是個低能兒,頭股雖大,內容空虛,腦髓不充實﹔聞及稍微深入的哲學、數學、科學及世界大勢,便始目暈頭痛。

預斷:

因素質純良,若能施以適當療法,尚可迅速治癒。反之,若療法錯誤,延宕時日有病入膏肓之虞。

療法:

原因療法,即根本治療

處方:

正規學校教育 最大量

補習教育   最大量

幼稚園    最大量

讀報社    最大量

若能調和上述各劑,迅速服用,可於二十年根治,尚有其他特效藥品,此處從略

大正十年(1921)十一月一三日

主治醫師 蔣渭水

這個診斷書寫了將近百年,也有處方,台灣康復了嗎?蔣渭水是一個醫生,我雖然不是醫生,但是在癌症醫院服務了18年,我嚴重地懷疑台灣得了血癌,而且現在是血癌復發的光景。

血癌的病人在發病之前,經常感到非常疲倦,稍微爬一下樓梯就上氣不接下氣;感冒不容易好;傷口不容易癒合。那是因為癌細胞已經瀰漫了全身的血液,嚴重的情況90%的血液裡都有癌細胞,只剩下10%正常的細胞分配給三種不同的血球  : 紅血球剩下10%,所以不能有效地把氧氣輸送到身體的各部位,所以全身會感到疲倦;白血球剩下10%,所以免疫力很差,比較明顯的是感冒不容易好;血小板剩下10%,所以傷口不容易癒合。因為血癌不容易治好,因此血癌的病人比起其他癌症的病人更容易有死亡的感覺,天天都咬「芒果乾」。

我如何懷疑台灣得了血癌了呢?讓我們針對血癌的症狀,一一來對照台灣的現況:

疲倦感和無力感 : 國家認同出了問題

血癌病人第一個症狀是貧血。因紅血球減少、血紅素降低所導致,病人會特別容易覺得疲倦、臉色蒼白、體力衰退等症狀。這和蔣渭水所說的「因受政策毒害,身體逐漸衰弱,意志薄弱,品行低劣,節操低下。」的台灣「既有症」頗為相像,也就是台灣話常說「台灣人沒擋頭」,就是沒有耐力的意思。

台灣人因為國家認同出了問題,幾十年來因為身分不明,奧運沒有國旗國歌,普遍都有說不出的沮喪感、無力感;尤其到了國外,這種感覺就格外的明顯。中國大陸極力地切斷台灣的外交空間,收買台灣的邦交國。最近竟然一個禮拜跟兩個國家斷交,距離「零邦交國」已經不遠了,到時候台灣就變成世界的一個「隱形國」。那時就不只疲倦感和無力感,也不是「芒果乾」。而是真的吃上了「芒果」。

斷交潮是台美中關係下的結構性問題,恐不是吳釗燮(中)一人下台可以解決。(郭晉瑋攝)
斷交潮成為台美中關係下的結構性問題,恐不是外交部長吳釗燮(中)一人下台可以解決。(郭晉瑋攝)

免疫系統越來越差 : 司法和媒體沉淪了

因為外來的病毒和細菌,以及身體本身的腐敗,就會使人生病。我們的身體本身就有自我防衛的機場,靠的是免疫系統。身體人會生病,國家也會生病,國家因為外來的侵略,以及內部的腐敗,就會使國家的整體機能造成障礙及損壞,這時候就需要國家的「免疫系統」。在抵抗外來侵略上,靠的是軍人;在防制內部的腐敗上,靠得是司法。更重要的,除了政府機器之外,「免疫系統」中的所謂「第四權」,是要靠新聞媒體,在還國家沒有腐敗之前,媒體要主持正義,針砭時政,把那些藏在國家的病毒和細菌抓出來,以及一些隱而未現的「內賊」揪出來,讓他們無法做惡。司法和媒體一旦沉淪了,就等於門戶大開,盜賊橫行。

台灣血癌的第一次發病,還好骨髓移植死裡逃生

台灣過去在國民黨一黨專政之下,國民黨掌控了整部政府機器。萬年國會把持了立法機器,司法系統也在黨國的控制之下,老百姓只要一講政府的壞話,晚上就有可能被吉普車帶走,當時台灣的大眾媒體都在國民黨的控管之下,只有蔣總統講一句話,明天各報一定都做頭條。國民黨每天給學生洗腦,考大學要考三民主義,年輕人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就像得了血癌,就像身體沒有免疫力一樣,一旦國家的機器出了毛病,只能任它腐敗。

台灣血癌又復發了,看來「歸組壞了了」

台灣終於得了血癌,這是第一次發病,正在奄奄一息之中,還好骨髓移植的技術發明了,經過換骨髓經過化療之後,台灣從死裡逃生。台灣人好不容易等到了解嚴、開放黨禁、開放報禁、政黨輪替,以為從此就要出頭天了,哪知道把身體裡的癌細胞都清乾淨了之後,以為已經完全緩解(Complete remission , CR),但接下來執政的民進黨,不但沒有好好的保養身體,反而跟著國民黨學,糟蹋自己的身體,於是血癌復發了,就成了台灣現在的光景。連當年幫民進黨「骨髓移植」的老綠男、老綠女都憂心地的說民進黨已經「歸組壞了了」了。

偶爾才刷牙一次,擠一點牙膏給大家「聞香」

癌症病人都會經常發燒,學病人的持續發燒更是常態,那是因為感染經久不愈:大部分的白血球都是血癌細胞,無正常功能,導致免疫力下降,容易受到感染。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人一樣這麼熱衷政治,台灣每年都有選舉,所以台灣人每天幾乎都持續在亢奮之中,像發燒一樣,胡喊亂叫,這可以從電視和網路裡的談話性節目看出來,也可以從甚麼粉甚麼迷叫不醒的單向思考看見。過去國民黨執政專政時期,還保留一個樣板的「民主」報紙,而基本不管國家或是老百姓都還滿看重輿論的;現在民進黨執政時期,不管那些名嘴在談話性節目或是自媒體裡「壞話」說盡,嘴巴說破了,執政者還是老神在在。彭文正、楊憲宏、童文薰,最近加了呂秀蓮每天咬著蔡英文可疑的博士論文和證書不放,堂堂總統就是不屑一顧,偶爾才刷牙一次,擠一點牙膏給大家「聞香」。當媒體和輿論不再成為監督政府的力量時,身體的免疫力就已經低到不行了,大病就在眼前。

20190930-前副總統呂秀蓮召開「如何鑑賞蔡英文博士論文」座談會。(盧逸峰攝)
前副總統呂秀蓮9月底召開「如何鑑賞蔡英文博士論文」座談會。(資料照,盧逸峰攝)

最後一塊遮羞布毫無保留地也脫光光給你看

國家機器裡6000多個大小官一併通吃;在行政單位裡加了全世界都沒見過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和「不當黨產委員會」,非常針對性地就一些自以為是的案子,做符合自己利益的處理。其舉發的案子不必經過法院審判就可以直接扣押人民及社團的財產。民進黨在立法院佔多數黨籍委員,其與國民黨萬年國會的老賊一樣,大小法案全部通力合作,完全護航。不特此也,立法院蠻橫通過的法案,只要社會有所質疑,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也跟著出來護航,至此,司法的最後一塊遮羞布,毫無保留地也脫光光給你看。鬥爭他黨很給力,保護自己人更加給力。台大校長管中閔給報社寫的社論叫做兼職;蔡英文任教職的時候,在律師事務所工作,沒有看到監察院比照去調查是不是也算兼職,因為監察委員都是總統提名的。

洗腦的工作照幹,只是換了洗髮精換了藥水

民進黨給年輕人洗腦的工作,和國民黨並無二致,只是換了洗髮精換了藥水。學校教的歷史課全部變成政治歷史課,完全不談文化史的領域,只要牽涉到台灣文化傳承的脈絡,一律避重就輕。日本人明明把台灣人當作奴隸當狗看待,到現在還有一群人在歌頌日本對台灣的貢獻,官員還在日本外交官回國之前送人的「去思碑」上,白紙黑字肉麻地呼喚人家叫「大哥哥」。台灣人既然是日本人的小弟弟,大家就跟著去哈日,台灣人成了日本旅遊最大宗的客人。

20191002-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沼田幹夫(左)卸任,外交部長吳釗燮(右)致贈的紀念牌寫著「我最敬愛的大哥哥」。(取自外交部twitter)
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沼田幹夫(左)卸任,外交部長吳釗燮(右)致贈的紀念牌寫著「我最敬愛的大哥哥」。(取自外交部twitter)

年輕人不讀歷史,也不看新聞,幾乎根本不讀文學

被洗腦的年輕人,雖然還不至於人人「道德頹廢」,但是蔣渭水所說的「人心澆漓,物慾旺盛,精神生活貧瘠,風俗醜陋,迷信深固,頑迷不悟,罔顧衛生,智慮淺薄,不知永久大計。」好像也八九不離十。這也很難怪年輕人,每個月碩士畢業生拿不到40K月薪,炒房都沒能力,玩不起經濟;沒有政治認同感、國家認同感,玩不起政治。蔣渭水所說的「現症」:「只圖眼前小利,墮落怠惰,腐敗、怠慢、虛榮、寡廉鮮恥、四肢倦怠、惰氣滿滿、意氣蕭沉,了無生氣。」好像就在眼前。大學變成超級市場,學生進大學只挑眼前用的上的課來修,挑眼前馬上可以糊口的科系來讀,「最初檢查患者時,以其頭較身大,理應富於思考力,但以二、三常識問題加以詢問,其回答不得要領,可想像患者是個低能兒,頭股雖大,內容空虛,腦髓不充實﹔聞及稍微深入的哲學、數學、科學及世界大勢,便始目暈頭痛。」現在的大學生現在的年輕人不讀歷史,也不看新聞,幾乎根本不讀文學,不就是蔣渭水所說的「主訴」症狀嗎?

「潘金蓮處方」治療M3血癌,醫界證實非常有效

蔣渭水的<臨床講義--台灣診斷書>最後有一個「處方」,我們就不能免俗地也來幾個處方吧!

癌症的治療大約可分成三個重型武器 : 第一是化療;第二是放療,第三就是手術。血癌在所有癌症當中是非常特別的一種,它是一種全身性的疾病,得了這個病等於是癌症末期,不像其他癌症有分期。除非移轉到其他的器官,否則很少用到放療和手術,基本上血癌治療都是採取化療和骨髓移植。

「台灣」這個國家得了血癌,處方就不必動刀動槍了。看來只能這樣做了 : 定期政黨輪替就像骨髓移植一樣,靠選民的每一票,每四年不但換掉一個不同政黨的總統,也把依照慣例6000個大小官位也換掉;不要選同黨的人又當總統又當立委,要把立法院的老賊也換一批新賊,害處看會不會小一點。我們說定就這麼辦吧!你知道,癌症是uncertainable的病,何況台灣得的是血癌,能控制住已經不錯了,不必奢望痊癒。

雖然血癌難治,但有一種特殊的血癌,它是急性血癌裡面的M3型,此型的血癌不必做骨髓移植,甚至不必做化療,因為大陸上海有一個醫生名叫王振義院士,他發現反式維他命A酸可以治癒這個血癌。

幾乎所有的癌症治療都是用殲滅式的治療,也就是用化學治療亂槍打鳥把好的細胞和壞的細胞全部都殺,只有M3型的這種血癌,是用誘導式的治療方法,也就是誘導癌細胞自然衰老死亡。如果經過精準診斷,台灣的血癌是M3的,那麼我們就用此法,看可不可能治癒。不過,就只好等這些檯面上的老賊一個一個花果飄零,一個一個嗝屁,台灣才能出頭天。M3型的血癌另外還有一種非常特別的療法,就是把三氧化二砷打到身體裡面去,不過這種「潘金蓮處方」的治療方法,雖然已經被醫界證實非常有效,但是深綠的病人恐怕不愛用,不是因為金瓶梅不堪入目,而是這處方式大陸藥,寧死不服。

你知道什麼是三氧化二砷嗎?那就是砒霜。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