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上7點起牀,洗臉,化妝,喝杯咖啡,然後就等著開工」當合法妓院一一關門,這些性工作者何去何從?

2019-10-05 17:00

? 人氣

北非突尼西亞的性工作者(BBC)

北非突尼西亞的性工作者(BBC)

突尼西亞法律允許開妓院,政府對妓院加以監管。不過,這種存在了幾十年的狀態正在發生變化。

現在妓院仍舊是合法的。但在女權活動人士和宗教保守勢力的雙重壓力之下,突尼西亞的合法妓院正在迅速消失,幾乎絶跡。

Woman's hands
BBC

BBC特約記者艾爾菲奇(Shereen El Feki)找到兩名苟且度日的性工作者,了解她們的生活日常以及對將來的生計有什麼打算。

 

別無去處

阿米拉(Amira)25歲,未婚單親媽媽,阿拉伯世界目前僅存的為數不多的幾位合法性工作者。

「我早上7點起牀,洗臉,化妝,到餐廳裡喝杯咖啡,然後就等著開工。」 和許多突尼西亞女性一樣,阿米拉每天辛勤工作。

突尼西亞對賣淫實行雙軌制,一部分是在政府部門註冊登記的合法妓院,那裡的性工作者都有政府許可。另一部分是沒有政府許可的賣淫,是非法性交易,如果被查到,最多判監2年。

全國只剩兩個城市還有妓院

當局以公共衛生理由對賣淫業實施監管,以防止性病傳播。早在19世紀法國殖民統治時期,這方面的監管就較嚴格。

突尼西亞現行涉及性工作行業的法律是1940年代制定的,1958年突尼西亞獨立後仍舊沿用。但還能保留多久,現在成了問題。

2010年阿拉伯之春抗議浪潮之前,估計突尼西亞各地有十來家合法妓院,大約300名合法性工作者。2019年,只剩兩個城市——突尼斯和斯法克斯——還有屈指可數的幾家妓院,藏在老城區那些曲折幽深的巷道中。

我們原來可以掙錢養活孩子,付房租……

阿米拉20歲開始在斯法克斯的一家妓院工作,那是5年前,城裡有120名持證經營的合法妓女,現在只剩下12個。

她說:「他們在一步一步地裁員,因為一點小小的過失就把人開除。說不定哪一天同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可以構成被開除理由的行為包括違反規矩、跟客人爭吵打架,或者在屋裡喝酒。

「我們原來可以掙錢養活孩子,付房租。現在不行了。實際上我沒別的路可走。他們要是把我趕走,我們還能去哪兒?」

Woman's hands
BBC

有客人時我會感到害怕,因為沒有人保護我

納迪婭40多歲,離婚,單身,在突尼西亞市一家合法妓院當妓女。她很清楚阿米拉這個問題的答案。

納迪婭在全國各地的妓院都呆過,最後在南部一個叫加夫薩的地方落腳。

2011年,那裡的伊斯蘭極端分子發起抗議,衝突劇烈,納迪婭工作的妓院關門。那段時間,突尼西亞全國上下有大批合法妓院關門。

納迪婭在加夫薩被抗議示威者打傷。養好傷之後,再也進不了合法賣淫渠道,只好轉入地下當「野雞」,冒險在街邊非法賣淫。

她真心懷念在「體制內」的日子。「那時可不一樣,每周有醫生來做檢查,有女用避孕套,還有一個鴇母(負責收錢)。」

「現在,有客人時我會感到害怕,因為沒有人保護我,沒有人替我撐腰。」

一次,一個嫖客過夜之後還搶走納迪婭的錢,打她,掐她脖子。「我現在全身都是淤血烏青。你看,我的鼻子也被打壞了。」

突尼斯老城
Reuters 突尼西亞的合法妓院通常都在老城區的小巷深處

賣淫業將來的走向是一個在突尼西亞導致意見兩極分化的問題。

迦太基大學(Carthage University)法學教授弗齊奇(Wahid Ferchichi)告訴BBC,突尼西亞的社會活動和權益人士在這個問題上分歧很大。

女權活動人士呼籲司法改革,保障個人自由,包括推動同性戀非罪化,但她們不碰賣淫業。

弗齊奇教授說,政界和公民權益圈子內有不少人支持關閉妓院,因為在他們看來賣淫就等於現代版的奴役、人口走私。

「但如果這些地方都關門了,然後搬出突尼西亞刑法,那些女人都得進監獄。那麼,有什麼解決方案嗎?」

Drawing of a woman sitting on a bed
BBC

賣淫不是罪

最近一次修改法律,把非法賣淫的刑罰從監禁改成罰款500第納爾(175美元)。但這筆罰款對那些女性而言是一大筆錢,在從業者圈內反對聲很大。

斯法克斯的性工作者協會負責人奧伊索維(Bouthayna Aouissaoui)說:「現在經濟是這種情況,國家沒錢,沒有工作,這麼做沒道理。」

地下賣淫業已經開始蕭條。嫖客兜裡缺錢,又怕宗教勢力譴責,許多外來移民和走投無路的女性被迫非法賣淫,行業競爭激烈。

奧伊索維說:「(罰款)500第納爾太多了!她從哪兒去找這筆錢?她接一個客人只能拿到15-20第納爾。」

另一派主張賣淫非罪化,這一派的權益人士中就包括弗齊奇教授。他希望將來有一天賣淫在突尼西亞除罪化,突尼西亞政府向那些因此下獄的婦女道歉。

復興運動競選拉票
Reuters 突尼西亞中間偏右的伊斯蘭政黨復興運動黨不贊成賣淫非罪化

那一天或許很遙遠。

至少在復興運動黨執掌突尼西亞大權期間不可能有這麼一天。

復興運動是中間偏右的伊斯蘭黨派。該黨一名要人,拉比迪(Meherzia Labidi)明確表示不同意賣淫非罪化。

她說:「如果侵犯了社會價值觀的基礎,那麼家庭就會受到侵犯,我們給孩子灌輸的價值觀也會受到侵犯。」

2014年,突尼西亞海濱城市蘇塞決定關閉全市妓院,性工作者上街示威抗議,拉比迪跟她們見面交談,在國內聲名遠揚。

她雖然不喜歡合法妓院,但還是認為應該幫助在妓院工作的人找到其他生計。

「我們怎麼為她們提供醫療保健、住房、食物,讓她們生存?可以給她們一份工作,或者讓社會以另一種方式接納她們。」

「這不僅僅涉及法律和政治決策,還涉及觀念的改變。」

如果對賣淫行業的限制不斷收緊,那麼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的生計就會成為一大問題。突尼西亞現在找工作不容易,尤其是女性;女性失業率是男性的一倍。

Drawing of a silhouetted woman leaning on a wall
BBC

對不起,我不能僱用你

阿菲弗(Afef)原來在那裡當鴇母的妓院最近被關了。她知道女性就業困難的關鍵所在。

「即便(前性工作者)到餐館去洗碗,一、二天後就有人會說,這個女人原來在妓院賣淫,然後餐館老闆就會說,對不起,我不能僱用你。」

阿米拉現在還有工作,但她覺得自己的未來也沒多大希望。

「我們的家人很難再收留我們。如果我被踢出妓院,就得在街上流浪乞討,我得到清真寺外面去為孩子乞討。但願他們能對我們發發慈悲。」

謝琳.艾爾菲奇(Shereen El Feki)轉行當記者前是醫生。她曾為《經濟學人》撰稿,在半島電視台主持節目,還在聯合國下屬的全球愛滋病毒及法律委員會擔任過副會長。她的《性與堡壘:變化中的阿拉伯世界的私密生活》(Sex and the Citadel - Intimate Life in a Changing Arab World)一書2013年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