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行動回報援助之恩:《迸裂土地而出的力量》選摘(2)

2019-09-22 05:10

? 人氣

(圖/溪底遙學習農園臉書)

(圖/溪底遙學習農園臉書)

二○○一年,臺北市遭逢納莉颱風重創,廖學堂在獲知消息後,隨即動員八仙村民帶著畚箕、鋤頭連夜北上,幫忙臺北市民清理打掃。村民出自回饋心理,暫時拋下身邊的工作充當義工,以行動回報臺北市民的援助之恩。

溪底遙的無毒柳丁夢

身為中寮子弟的廖學堂很清楚產業是最根本的,也是最深沉的問題。當米甕是空的,孩子的學費沒有著落,環境綠美化作得再好,社區藝文活動辦得再風光,歡樂場面只是假象,大家還是苦哈哈,怎麼快樂得起來呢?農村重建不能過度依賴觀光,能夠在地生活最為重要,也是重建工作的真正目標。

為了替家鄉的農業找出路,廖學堂背後有一股很大的推力,只是不知從何著手。在參與社區重建的過程中,廖學堂開始接觸農業經營的新概念,潛藏在他心裡頭「推動有機農村,提升水果價值,讓人們親近無農藥果園」的想法逐漸浮現。

就在福盛圳開通之後,中斷數十年的圳水重新奔流。這時,地震後進駐創辦《中寮鄉親報》的馮小非也正探索如何從產業文化重拾農村活力,兩個人的理念相投,於是開始了溪底遙的無毒柳丁夢。

廖學堂想要朝「友善耕作」與「有機農業」發展,改變家族種植的柳丁園,提升水果價值,成為讓人們可以親近的無農藥的果園。但是,廖學堂面臨的第一道難關是父親的反對,爸爸根本不相信可以種植有機柳丁。學堂就先從自家的果園做起,在家族的果園邊,搭起簡單的工作室,開始進行有機種植,透過實際行動的說服,務農近一甲子的老父才勉強答應。「溪底遙的無毒柳丁夢」終將成真。

今天,大家看到「友善耕作」與「有機農業」兩個詞會覺得「無感」,認為那已經是朗朗上口的、處處可見的詞彙,這其實是近十幾年來,一波又一波的「食安」風暴與官方及民間合力推動下所換來的成果。在十幾年前,「友善耕作」與「有機農業」對農民朋友而言是一個需要溝通、溝通、再溝通的觀念,所以開園後的最初幾年,週邊農民仍然止於觀望。但廖學堂並不氣餒,他很清楚「觀念改變非一朝一夕,農業從來沒有速成班,學習等待,也是一種紮實的教育」。

從無毒柳丁夢到學習農園

廖學堂與馮小非從無毒柳丁種植開始合作,經過四年的時間轉型有機種植,二○○三年正式成立「溪底遙學習農園」,陸續加入新成員,更吸引了在地的果農廖國平來學習有機技術。有機種植並不容易,溪底遙希望在傳統農業區扮演帶動者的角色,讓其他的農民知道有機種植的方式是可行的。溪底遙同時也是連結農民與消費者的介面,農友負責用無農藥的方式來栽培或加工農產品,並且按時記錄農事履歷;溪底遙則負責銷售、服務消費者、開發產品及協助引介技術。在這樣的協力關係下,農家以土地生產健康食物支持消費者的營養與精神,消費者則透過購買或閱讀來支持農家的耕種。

(圖/溪底遙學習農園官網)
(圖/溪底遙學習農園官網)

斯人已遠 精神仍延續

地動之後,從清圳引水開始,到推動有機農業,廖學堂深刻地實踐著對於家鄉、土地的摯愛。

廖學堂雖然已經離開,但當年成立的「無毒柳丁果園」與「溪底遙學習農園(https://www.befarmer.com/)」依然持續;曾經和他在中寮鄉親工作站一起打拼,開通福盛圳的伙伴張燕甲與李慶忠等人,則在家園重建後回歸日常;熱心地方事務的李慶忠在二○一八年當選福盛村村長。投入重建的過程中,他的太太馬麗芬另外成立了「仙鹿巷壹號布工房」帶領著社區媽媽剪裁碎布,用針線縫製布偶,走出屬於她的路。

廖學堂的有機農業理想更持續蔓延拓展。「溪底遙學習農園」與無毒柳丁夢已經由馮小非延伸到「上下游News&Market 新聞市集」,友善環境的農產品,確實也在一步一步地改變世界。而馬麗芬則持續屬於她自己的使命,正透過「壹號糧倉商號」支持許多努力經營友善農耕的農友們,用不影響生態的方式來耕作,而大眾的購買就是支持他們延續好的價值與工作態度的最佳鼓勵。

謹以此文懷念在天上的學堂,希望你在天上安好,無牽無掛!

*作者謝志誠,財團法人豐年社董事長,前財團法人九二一震災重建基金會執行長;陳鳳麗,自由時報記者。本文選自兩人合著《迸裂土地而出的力量:走過二十年,十二個九二一災後堅持至今的故事》(蔚藍文化)

迸裂土地而出的力量_正封面(蔡培慧提供)
《迸裂土地而出的力量》封面(蔡培慧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