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那裡看見岳母的裸體…他踏進天體營光著身子打桌球,人生有了新的體悟

2019-09-22 06:00

? 人氣

在慕尼黑巴伐利亞州,人們赤身露體曬日光浴。(圖/*CUP提供)

在慕尼黑巴伐利亞州,人們赤身露體曬日光浴。(圖/*CUP提供)

自由是甚麼?不同人對怎樣才算「自由」,或許有不同詮釋。假如問德國人,赤身露體、一絲不掛地做運動、桑拿浴、曬太陽也是自由的一種體現。在德國,天體主義稱為 Freikörperkultur(FKK)。1898 年,德國首個天體組織成立,追求健康的天體理念並迅速於柏林,以至北海及波羅的海一帶蔓延。時至今日,不少德國人仍追求這種身體自由。

柏林警察 Michael Adamski 遇上其妻子後,開始到柏林郊外一處天體營地體驗。Adamski 回想第一次在營地裡看見岳母的裸體,當時感到十分尷尬。然而,更令 Adamski 不知所措的一次,是在營地碰見自己的警區指揮官。但上司似乎不太尷尬,反而馬上要 Adamski 來一場乒乓球賽。自此之後,他們便以對方名字相稱。Adamski 如此描述德國天體文化對拉近人與人關係的作用:「當你跟一個裸體的人打過乒乓球,就不能稱他作『總長』了。

公開裸體成為不少社會的禁忌,想當然與性的意味有關。但 Möhring 解釋,德國人一開始之所以對天體持寬容態度,關鍵在於天體主義被視為與「性」完全沒有關連的一回事,而是出於對自然的崇拜。「紐約時報」記者問到一位 39 歲的兩子之母,為何有在海邊裸體的念頭,她反問:「為何你要穿上濕漉漉的泳衣?當裸體游泳時,波浪每個起伏、每陣直接吹過來的風,都令皮膚感受到震顫。你的身體可以完整感受一切,令人感到活著與自由。

德國的天體文化至今已有百多年歷史。早期的天體主義者,旨在反對工業化產生污染,並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達到高峰。其後崛起的納粹政府,曾一度禁止天體活動,人們只能在偏遠地區的沙灘,不動聲息地裸泳,直至 1942 年,才再次得到官方准許。及至第二之世界大戰後 50 年代的東德,亦有先鋒派(avant-gardists)推廣天體,並在 70 年代變得廣泛且得到默許。對生活在共產主義中、生活受嚴格控制的東德人來說,天體活動成為一種罕見的自由。

美國前駐德國大使 John C. Kornblum,自 60 年代起便在德國生活,他對德國人追求天體主義則有如此見解:「德國人都害怕自由,卻又渴望自由。在社會階級觀念與規範深植人心的德國,難以想像會出現這些現象。但當一個人赤身露體走在沙灘時,一絲叛逆感便油然而生。

大部分德國人不會在公眾場合裸體,但天體主義者無處不在。德國萊比錫大學文化歷史學家及天體主義專家 Maren Möhring 教授表示:「德國男人、女人、小孩,在桑拿浴室、海灘、嬉水池中裸體,是十分正常的一回事。雖然世界各地都有天體主義者,但沒有其他國家如德國般發展出大規模的天體運動。」她更認為,假如有人嘗試在某個地方打破裸體禁忌,亦很可能是德國人所為。

不過,隨著智能手機拍攝普及,有人擔心德國的天體主義傳統會隨之退潮。畢竟,沒有人想自己的身體在 Instagram 等網絡平台被人「共享」。Möhring 便指:「許多年輕人不希望第二天自己會出現在網上。」

文/HUGO SZE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活著與自由,德國人以天體感受之)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