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北韓、卻又墜入另一場惡夢:那些曾嫁給中國農民的「脫北新娘」

2016-09-26 18:07

? 人氣

脫北者金正雅向記者介紹自己留在中國的兒子。(美聯社)

脫北者金正雅向記者介紹自己留在中國的兒子。(美聯社)

中國境內的「脫北者」(탈북자、由非正常管道逃離北韓的北韓國民)據信有數十萬人,美國國務院曾稱,其中大部分的脫北女性都是作為人口販賣的「商品」進入中國,其中有些人落入風塵、有些人則是嫁給中國農民。那些嫁作人婦的「脫北新娘」一旦遭到先生的虐待與毆打,許多人選擇拋下子女,再度逃亡到南韓,帶著無邊的思念與罪惡感生活下去。美聯社25日刊出對「脫北新娘」的專訪,她們對於自己的無奈人生,娓娓道來...

金正雅(40歲)

脫北者金正雅說,當初曾「站起來轉一圈」給買主看自己的身材如何,讓她備感屈辱。(美聯社)
脫北者金正雅說,當初曾「站起來轉一圈」給買主看自己的身材如何,讓她備感屈辱。(美聯社)

金正雅離開北韓的原因很簡單:吃不飽。她無法再忍受貧窮與三餐不繼,甚至連自殺都想過了好幾回,不過終究是下不了手。金正雅說:「我好幾次想走上絕路,但這對我來說實在太難了。最後剩下的一條路,就是逃離北韓。」

金正雅最後被賣給瀋陽的一個農民,要價兩萬人民幣(約合新台幣9.4萬元)。金正雅說,當初那些「買主」來看她時,曾被人口販子要求站起來轉兩圈,好讓「買主」們看清楚她的身材。「我的感覺糟透了,我除了覺得被羞辱,也感覺他們根本不把我當人看。」

金正雅說,其實她被賣給一位瀋陽人時已有身孕,不過她的「先生」最後仍收養了她的女兒。金正雅最後仍輾轉來到南韓,但她並沒有成功把女兒帶出中國。這位傷心的母親說:「沒有任何一對母女像我們這樣分隔兩地。我的願望很簡單,我只想要跟世界上的每個父母一樣,可以照顧我的女兒。」

金氏(35歲)

雖然北韓當局不太可能透過英譯姓名得知她的真實身份,但35歲的金氏還是拒絕透露她的名字,也沒有留下照片。金氏當年被蛇頭嫁給了比自己大14歲的陌生人,後來才知道,蛇頭這麼做是為了替自己抵債。

金氏說:「當我第一眼看著我的丈夫,他看起來就是一個老頭子、一個不修邊幅的鄉下人。但他說自己只有三十幾歲。我想他一定撒了謊,三十幾歲的人怎麼會看上去像個老爺爺呢?我覺得悲從中來、不斷哭泣。」

金氏說,他的丈夫每個月都會打她,而且徹徹底底地看不起她。「他總是告訴我,他根本是帶了一個像是乞丐的女人回家,而且威脅我要跟公安舉報我的真實身份,讓我去坐牢。」「你知道這讓我有多恐懼嗎?」

朴靜華(44歲)

身為「脫北者」的朴靜華,如今是南韓的心戰廣播員,專門錄製對北韓的廣播。(美聯社)
身為「脫北者」的朴靜華,如今是南韓的心戰廣播員,專門錄製對北韓的廣播。(美聯社)

朴靜華當初也是找上人口販子脫離北韓,但在對方將她賣給中國人之前逃了出來。現在朴靜華是在南韓擔任對北韓的心戰廣播員,對著故鄉訴說北韓政府的倒行逆施。

朴靜華說:「我那時就是盼著嫁一個好老公。」「賣給中國人做新娘的脫北者都是來自北韓的底層社會。我們做著米飯可以吃個飽的美夢,而且聽說就算是狗跟畜牲,在中國都能吃到米飯。」

這位期盼自己能遇到好先生的北韓女孩,當時跟另外六個女子一起被蛇頭安置在一輛大卡車裡。不過這兩卡車不只載人,車上還有一堆圓木。這輛卡車開了大約12個小時,如果一個窟窿或是緊急煞車,滾下來的圓木可能會砸死所有人。

朴靜華說,她們7個人那時都哭了,大家緊握著彼此的手,一起唱著歌。

「這一切實在太悲慘了。」

蔡玉璽(48歲)

脫北者金正雅向美聯社介紹自己身世時淚如雨下。(美聯社)
脫北者向美聯社介紹自己身世時淚如雨下。(美聯社)

48歲的蔡玉璽在中國住了16年,她是受訪者中唯一不是藉由人口販子的「協助」逃離故鄉的「脫北者」。但是她在首爾有許多親戚朋友,都是被賣到中國做新娘,然後才輾轉來到南韓。

「我有一個朋友告訴我,她的中國老公甚至給她上了腳鐐,免得她逃家。」蔡玉璽還有一個25歲的外甥女,也是先嫁給一個孤僻的中國男人後,才在2014年再逃到南韓。

蔡玉璽說:「我的外甥女說,她的老公雖然不會打她,但她還是在蛇頭的幫助下,在一個深夜穿著內衣成功逃家。」「因為她不想要跟那個男人一起生活。」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