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臉面的光彩-FB作為一種武器

2019-08-15 05:50

? 人氣

作者發覺,真正達到「眾生平等」的是「臉面」-只有臉面才無「大小」。(AP)

作者發覺,真正達到「眾生平等」的是「臉面」-只有臉面才無「大小」。(AP)

臉面無大小

眾生不平等,所以人世間常常要講「眾生平等」。

以前人說「酒桌無大小」,一直想不出這句話怎麼傳下來的,喝酒的場合(酒桌上)怎麼會無「大小」?難道是說划酒拳?酒桌上大聲划拳等同民俗技藝表演的年代,「拳」術高低確實無大小、長幼之分,這跟一個人酒量好壞,跟財富、年齡(喝酒的年齡)無關,划拳拚酒量總是得比劃一下才見真章,然而,晚輩哪有這多機會與勇氣跟長輩比拳拚酒?

最近我發覺真正達到「眾生平等」的是「臉面」——只有臉面才無「大小」,意思當然不是說人的臉型沒有大小之分,瓜子臉、巴掌臉、肉餅臉、橢圓臉、圓形臉、國字臉,相差可大了,縱然三歲孩童也看得出來。「臉面無大小」這句話是敝人我發明的,Facebook的中文叫「臉書」,台語叫「面書」,國台語交雜,臉與面加在一起,代表FB這個社群媒介了。「臉面無大小」就是說每個人在FB的虛擬世界,不分男女老少,貴賤富貧賢不肖,都「玩」得起,有錢人、高學歷的人,不見得比窮苦人、低學歷者「玩」得好!各式各樣的「網紅」,也不是有錢有勢就能做起來的。

瘋狂自拍、讓大家按讚,為何成了現代人的快樂來源?(圖/公視提供)
作者認為,「臉面無大小」就是說每個人在FB的虛擬世界,不分男女老少,貴賤富貧賢不肖,都「玩」得起。(示意圖,公視提供)

無「臉」見人到拋頭露「面」

我很長一段時間無「臉」見人,也算不要「臉」的人,後來經不起幾個學生慫恿而加入FB,所有的相關程序,從登錄、設密碼到如何操作都是他們包辦的。前些年我只做「網誌」,把發表過的文章一一存到臉書裡,像倉庫管理員一樣,自顧自個的。這些文章往往落落長,外面反應冷淡也是應該的。如果拿寺廟做比喻,我的FB很像偏僻地帶一座雜草叢生,毫不起眼的老舊小土地祠,香火十分暗淡,路人經過都不看一眼,按「讚」添油香的人都只兩位數。

「朋友」人數少,主因當然是個人生性疏懶,缺乏魅力,而且極少跟臉友一句來一句去,臉面枯索,再方面,FB的功能明明是廣泛接觸「朋友」,分享彼此生活經驗與知識交流,我卻認知錯誤,兼有自閉傾向,不曾主動邀請別人當臉友,對於要求加入者,也像選女婿或媳婦般挑三揀四,實在對不起發明臉書的人。

這也不能全怪我,有些人只用外文名字,大頭貼空白,或只是PO上貓狗、小孩、花卉、風景照,沒有其他圖片、PO文,大概是讓他們的寵物、孩子及其喜歡的花草做特使,來跟我「交陪」吧!

我許多學生手下臉友少則兩千,多者極限(五千),隨便發出一條訊息,按「讚」人數動輒數百、數千,後生可畏,自己相對迷你「小咖」。不過,歹歹馬也有一步踢,只要FB不停用,我思故我在,存在就有希望,這兩年小土地祠偶爾也賣點香燭、餅乾,臉友慢慢由二、三百逐漸增到五百之譜,而且繼續呈穩定成長趨勢。然而,對我而言,「朋友」人數上千,「讚」數超過三百,已經是天文數字了。

FB之為用大矣哉

經常看到有人在臉書上發文,預告即將大開殺戒,刪除「不肖」臉友的訊息,檄文一出,立刻在他的臉友圈引起騷動,手機吱吱響,有人故意留言:「求求你不要刪我」之類的哀嚎,這多半是開玩笑的話,真正「具備」被刪資格者,可能連看都沒看到這個警訊。

我終究明白臉書迷人之處在於能讓許多人恢復信心,激發鬥志,可以擁兵自重,建立虛擬的武裝小王國。託網路之賜,臉友依序排列,重大節日或閒來無事,坐在電腦前像最高領袖國慶閱兵一樣,閱讀「朋友」,檢視服裝儀容,也可以自我感覺像黨主席,手握不分區立委名單,一一檢查,決定排名,表現不佳或印象惡劣者可隨時換人。

日前無意中發現我的「朋友」居然「高」達一千,心裡湧上一股從「百夫長」晉身「千夫長」的喜悅與虛榮,接下來兩千、三千、五千指日可待。然而,很快地警覺沒這個福分,也「忙」不過來,經過謹慎判斷,依我的「實力」,最佳臉友人數是999吃到飽,於是開始清黨(或清君側),但沒公開警告,算是秘密處理,找了若干至今不知長得是圓是扁,或幾乎沒有互動的臉友開刀,頓時有點隨機刪人的邪惡快感,為了維持這個quota,將臉書由「公開」改為「不公開」是必要的,這樣就神不知鬼不覺。

美國總統大選也在臉書上掀起因政治立場不同而互刪好友的現象(美聯社)
作者表示,自己終究明白臉書迷人之處在於能讓許多人恢復信心,激發鬥志,可以擁兵自重,建立虛擬的武裝小王國。(資料照,美聯社)

桃色陷阱?

要求加臉書的人,大部分是真誠與你「交往」的,當然也有的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為了擴大個人FB版圖,或「打探軍情,掌握情資」。另有一類特殊族群可能設有桃色陷阱。最近一年,常有年輕美艷具明星臉,看起來二十出頭的青春玉女,要求加為臉友,每個人裝扮、穿著都很像同一家經紀公司製作出來的傳播妹或模特兒,她們自稱居住港九深圳或江浙,當地的大學畢業,但甚麼資訊都沒有,既無圖片,也無貼文,「朋友」極少,有些甚至掛零,像是FB剛開張的樣子。

何以致此?反求諸己,懷疑是不是哪裡露了破綻,或某個環節出了問題?有些美女在簡介上直接了當表明她的「性」趣,實在太性急,我不知道女性朋友臉書上會不會經常出現突如其來的小鮮肉或這類年輕美女的加友邀請?我曾好奇的加了一位自稱香港大學畢業,正在財經界任職的年輕美女,她的臉友只有四、五位,幾天之後覺得不對勁,趕緊把她刪掉,以免賤名出現在艷照下寥寥無幾的「朋友」名單,讓人有白髮怪叔叔把妹的遐想。其實,我根本不太相信這些美照是她們(或他們)本尊,眾所周知的0204情色電話,照片上的「明麗女師」很可能是一方面以柔美、嬌嗔的聲音,毫無保留的跟你大談性事,一方面在打毛線的某位大嬸。誰知道這些「美女」背後是否還有虎視眈眈的藏鏡人?難怪現在的少年人多對FB嗤之以鼻,認為它是被用來騙老人家的,他們流行的是IG,IG又是甚麼?我要弄清楚,鬍鬚得打結啦!

波及無辜?

前幾天又看到有人用英文小名,要求加為臉友,可是沒有其他圖片或文字,唯一的大頭貼也不是正面照,而是位身材修長,穿無袖緊身上衣短褲的長髮姑娘背影。因為曾經有過經驗,所以沒打算加她,然而瞥見她「朋友」欄6個「共同朋友」,有男有女,我不禁哈哈大笑,很想知道這幾位行事正派的老友,是如何在對方全無資料,不見其他朋友名單的情況下被對方背影迷住?

不過,事關老友「名節」,覺得還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於是以欺敵的策略加了她,察看是否有其他朋友,確認有無「性」目的?呵!好險,仙人打鼓有時錯,差點錯怪老友了,臉書裡面的照片與貼文很多,而且看得出來,這可是有理想有熱情的文學青年!原來很多人為了保護隱私,在還沒加臉友前,會設定只能讓對方看到「共同朋友」當聯名推薦。

我突然想起,刪掉香港、江浙美女行動中,是否波及無辜?

再想一想,不管她了。使用臉書如同行走江湖,總要有「兩步七」,以前偉人不是說「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嗎?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