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駿觀點:英國《茶館》賣中國茶

2019-07-27 06:20

? 人氣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大阪G20峰會(AP)

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大阪G20峰會(AP)

《茶館》是老舍於1956~1957年間創作的三幕話劇,內容以北京裕泰大茶館為背景,透過在清朝末年、民初軍閥割據、抗日戰爭勝利後三個歷史時期茶館中各色人物生活的變化反映社會的變遷。為紀念中國話劇110周年,2017年11月17日四川人民藝術劇院在忠於原著的基礎上大膽創新了一齣四川話版《茶館》。

老舍曾於1924年秋至1929年夏赴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華語學系任講師,教導英國人學習中國的官話和中國古典文學課餘則閱讀了大量英文作品並開始文學創作,1926年在《小說月》發表了第一部長篇小說老張的哲學》,他在倫敦的住所成為三幢獲贈藍牌的華人故居之一。或許因為這段經歷,2018年9月13日《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週刊開闢了「茶館」(Chaguan)專欄探討中國相關議題,首篇文章特別提到《茶館》牆上貼的「莫談國事」(No talk of state affairs)警語,應可視為對言論自由抗議的象徵。因此該專欄不但談國事,而且談和中國相關的國際大事。

蒼蠅壁上觀察美中情緣

以今年6月22日「茶館」為例,專欄文章指出中國領導階層正開始接受川普的貿易戰只是對美關係危機的一個元素,而且不是最危險的。據悉,習近平相信川普並不希望美國經濟和中國脫鉤,但習近平擔心的是川普被鷹派顧問群給挾持了。6月底川普在日本G20峰會期間暫停了美國企業向華為供應設備的禁令,證實「茶館」專欄精準的觀察。

有趣的是專欄標題使用了竊聽者/偷窺者(fly-on-the-wall)一詞,那隻牆上的蒼蠅看到和聽到的美中關係到底如何呢?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去年九月新開專欄,欄名引用老舍小說「茶館」。(取自專欄負責人 David Rennie 推特)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去年九月新開專欄,欄名引用老舍小說「茶館」。(取自專欄負責人 David Rennie 推特)

2008年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史教授弗格森(Niall Ferguson)提出「中美國」(Chimerica)一詞,形容中、美已走入共生時代,其主要概念指最大消費國(美國)和最大生產/儲蓄國(中國)構成的利益共同體,但匯豐商學院教授包丁(Christopher Balding)去年替美、中離婚繪製了路線圖,《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沃爾夫(Martin Wolf)則提供了離婚的重要原因:「美國的行徑是不折不扣的『流氓超級大國』(Rogue Superpower)」。弗格森認為「當『中美經濟共生體』時代結束後,中國會在20年內超越美國」。

弗格森指出「2019年與1949年的差異,其中一點就是現在中美兩國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這與70年前蘇聯與美國之間幾乎徹底脫鉤的情況非常不同。」儘管如此,當前美、中雙方劍拔奴張已出現以下兩個層面的脫鉤(decoupling)現象。

首先是經貿供應鏈脫鉤。針對美國在毫無證據情況下將多家中國大陸企業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中國商務部宣佈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對不遵守市場規則、背離契約精神、出於非商業目的對中國大陸企業實施封鎖和斷供,嚴重損害中國大陸企業正當權益的外國企業、組織或個人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

隨著全球前兩大經濟體間貿易緊張局勢的發展,美國製造業開始將生產轉移到中國以外的國家。生產Crocs鞋、Yeti啤酒冷卻器、Roomba吸塵器和GoPro相機的公司均已在其他國家生產,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也考慮將部分設備的末道裝配工序移出中國以避免美國關稅。

其次是科技生產鏈脫鉤。由於川普在國際供應鏈上堅持ABC (Anything but China),從關稅到華為的全面封殺,導致中美兩大產業鏈脫離。為因應美中科技競賽的緊繃,5月29日《人民日報》以「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為題的文章指出「中國大陸有關部門已經多次發表嚴正聲明,中美兩國產業鏈高度融合,互補性極強,正所謂合則兩利、鬥則俱傷,貿易戰沒有贏家。奉勸美方不要低估中方維護自身發展權益的能力,勿謂言之不預!」

「勿謂言之不預」此前曾被《人民日報》使用兩次,分別是1962年中印戰爭之前9月22日的社論「是可忍,孰不可忍」,以及1979年中越戰爭之前1978年12月25日社論「我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難怪稍後美國媒體CNBC的網站頭條出現了中方的「警告」:Don’t say we didn’t warn you。中國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甚至暗示將限制稀土出口作為報復美國的儲備政策。(註:勿謂言之不預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外交術語,是最嚴重的外交警告,被廣泛視為其動用武力,或者更廣泛意義上準備開戰的信號。)

為了降低脫鉤現象可能延伸到金融層面的損失,6月13日上海科創板在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上海市委書記李強、上海市長應勇共同見證下宣布正式開板,展示大陸積極推動以資本市場扶持科技創新企業發展的強烈意圖,也象徵中國資本市場將進入另一個新的階段。

《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史蒂芬斯(Philip Stephens)早在2013年就曾指出,中國面臨的最大威脅來自美國的角色轉換,即不再扮演基礎廣泛的多邊規則的擔保人,而是選擇與朋友結成小規模同盟。美國正在逐步退出其自二戰以後創立的自由秩序。川普就任以來不遺餘力地實踐李斯特(Fridrich List)所謂的「踢開梯子」(kicking away the ladder)政策,難怪沃爾夫憂心的表示,「儘管我感情上不願承認,但事實是,從許多方面來說中方立場都是正確的。美國抓住中美雙邊貿易失衡大做文章,這在經濟學角度看來屬於文盲行為。美方認為中國大陸盜竊知識產權給美國造成巨大破壞,這個觀點也很成問題。美國還指責中國嚴重違反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時的承諾,這種提法同樣屬於言過其實」,他認為「中美衝突可能持續百年」。

川習會,川普與習近平,中美貿易戰,G20大阪峰會。(美聯社)
中美衝突可能持續百年?圖為G20大阪峰會。(美聯社)

中拉關係的灰犀牛和黑天鵝

再以年11月1日「茶館」專欄為例,題為「中國儼然拉美主要次級借貸者」(Think of China as a giant sub-prime lender in Latin America)的文章中認為,北京既能容忍巴西總統的咆哮又可忽視委內瑞拉的諂媚,充分顯示中國在拉美驚人的影響力。但這兩國家可能成為中拉關係上的灰犀牛和黑天鵝

先看灰犀牛委內瑞拉。今年1月2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曾表示大陸經濟發展正面臨內、外環境條件變化所帶來的「七大風險」挑戰,既要警惕「黑天鵝」,也要防範「灰犀牛」。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認為,「馬杜羅和查韋斯不善經營經濟,以致中國在委內瑞拉的大量投資面臨滅頂之災,中國早已有所不滿」。

馬杜羅(Nicolás Maduro)自2013年3月接任總統後,委內瑞拉經歷了多年的經濟與政治動盪。今年1月10日馬杜羅宣誓就職第二任總統後因瓜伊多(Juan Quaidó)於1月23日自行宣布為臨時總統,情勢更急轉直下,中國至今並不承認新政府。倫敦國王學院國王政策研究所主席巴特勒(Nick Butler)認為「委內瑞拉經濟的殘餘部分所以還能運行,原因是俄羅斯提供了貸款以換取委內瑞拉允許建立軍事基地,以及委內瑞拉與中國簽署了石油換貸款的協議。」委內瑞拉是中國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國,但也因北京對其「慷慨借貸」助長了該國「不負責任的民粹主義開支」,成為「走出去」政策的失敗案例。

成立於1959年的「美洲開發銀行」(IDB)是成立最早和最大的區域性、多邊開發銀行,其宗旨為「集中各成員國的力量,對拉丁美洲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計畫提供資金和技術援助」,不僅對拉美地區在世界範圍內都有極大影響力。為慶祝中國加入10週年,IDB 2019年年會原本預訂於3月28~31日在成都舉行,但3月22日該行決定更換地點,理由是北京拒絕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的代表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發放簽證,豪斯曼曾於1994~2000年間擔任IDB的首席經濟學家。IDB執行董事會當天表決的80%票數支持年會撤出中國,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則在《邁阿密先驅報》(The Miami Herald)上撰文指責中國「支持腐敗的獨裁者」,並稱這將是IDB「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年會主辦國拒絕邀請一位代表的情況。」此一事件不僅證實委內瑞拉危機是「灰犀牛」,更顯示美、中、拉三邊關係已進入「短兵相接」的階段。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號召國民與軍方「起義」推翻馬杜洛政權(AP)
2019年4月30日,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號召國民與軍方「起義」推翻馬杜洛政權(AP)

次看黑天鵝巴西。去年選戰期間,總統候選人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曾將俄羅斯對委內瑞拉的援助視為「加劇地緣政治緊張」,將中國在巴西的投資視為「不是在巴西購買,而是在購買巴西」。今年元旦12位國家元首出席博索納羅的就職典禮,美國雖僅由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代表參加,但川普當天推文如下:「恭喜博索納羅總統,剛剛發表的就職演說很棒,美國與你同在!」

3月19日博索納羅訪問白宮,川普表示「將視巴西為重要的非北約盟國」,將支持巴西加入北約和「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訪美期間,博索納羅被問到如何看待中國在巴西的影響力時表示:「巴西將盡可能與更多的國家做更多的生意。商業活動不會跟以前那樣與意識形態混在一起。」4月7日巴西副總統莫勞(Hamilton Mourao)表示不認同華府擔心華為可能會把秘密資訊交給中國政府的立場,並強調「巴西把中國視為戰略夥伴,而非戰略威脅。」

然而隨著博索納羅「將巴西從所面臨的國際關係意識形態中解放出來」的承諾,其政府試圖使巴西擺脫「社會主義和政治正確」,並將巴西定位為美國在拉丁美洲的「最佳盟友」。在右翼勢力崛起、西方大國干涉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下,巴西極有可能從金磚國家「退群」成為國際社會的「黑天鵝」事件。

後記:

英國計有三塊華人故居藍牌。除老舍位於倫敦西城故居外,另一處是英格蘭北部赫特福德郡孫中山的故居。第三處是今(2019)年6月29日牛津市政府為華人藝術家蔣彝故居頒授的藍牌,紀念他對英國華人藝術與文學的貢獻。他以Silent Traveller (啞行者)為筆名出版過多本遊記,並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聘為終身教授。他最有名的翻譯之一是沿用至今的「可口可樂」(Coca Cola)。

*作者為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美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