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球縫17針、眼皮縫4針!失明黃背心示威者重返街頭,控訴法國鎮暴警察執法過當

2019-07-15 17:13

? 人氣

法國黃背心示威:警方逮捕200多名滋事分子(AP)

法國黃背心示威:警方逮捕200多名滋事分子(AP)

法國14日在香榭麗舍大道舉行例行國慶閱兵儀式,部分「黃背心」示威群眾再次上街抗議。多名在先前黃背心示威潮時遭打瞎眼的抗議者重返街頭,控訴法國警方不當使用武力。

今年3月,當部分激進黃背心示威者朝知名的老牌餐廳Le Fouquet's縱火時,參與示威但沒縱火的布萊登斯坦(David Breidenstein)雖意識到要離開以免惹禍上身,但仍遭鎮暴警察宛若高球大小的橡膠子彈擊中左眼。

他說:「當時感覺就像一塊水泥打來,我倒地後就想說:完了,我的眼睛沒了。」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布萊登斯坦是24名在黃背心示威潮裡失明的抗議人士之一;法國自去年11月起引發連串黃背心示威潮。24人失明這個數字是由專門協助在示威中致殘人士組織解除武裝(Desarmons-Les)所提供。

法國內政部今年3月給出的黃背心示威者受傷人數為2200人,警方受傷人數為1500人;法國內政部沒提供眼部受傷的人數。

布萊登斯坦花了2個月才能打開家中百葉窗,以免眼睛對強光不適。他今天重新加入已延續35週的黃背心示威,不過示威人數已遠不如數月前,現在每週六的示威只剩不到100人。

今天重返街頭的還有侯德瑞格斯(Jerome Rodrigues)。他是今年1月在示威現場直播時受傷,當時石塊與催淚瓦斯齊飛,示威者與鎮暴警察上演官兵捉強盜,人群四竄,一枚催淚彈就落在侯德瑞格斯左腳邊,橡膠子彈打中他右眼。

在眼球縫了17針、眼皮縫了4針後,侯德瑞格斯說現在連基本的日常活動都很難,「有時只要有人突然出現在我旁邊,我都會嚇到,這已成了我的日常」。

曾任職軍中與警員的佛斯提耶(Olivier Fostier)也是失明傷者,他的右眼當時被一陣催淚瓦斯所薰,破片隨即插入眼窩,現在都帶著墨鏡遮眼,指控鎮暴警察當日動武過當。

聯合國與歐洲議會都譴責法國警方在黃背心示威潮期間過當使用武力。法國內政部長卡斯塔納(Christophe Castaner)先前不斷為鎮暴警察處理集會時的手段辯護,但上月他下令檢討警方處理群眾事件的方式。

另一失明者勒華(Gwendal Leroy)失業,他相信只要找工作,眼傷會成為一大絆腳石,「這已非我能做什麼工作的問題,而是誰會想僱用我。到處都有反黃背心的資方,你覺得他們會選我還是別人?這已成了我終生的標籤」。

勒華等人已就警方不當使用武力對法國政府興訟,但法國政府至今仍無回應。

2019年3月16日,法國「黃背心運動」第18個抗議周末,暴力再度肆虐巴黎香榭麗舍大道(AP)
2019年3月16日,法國「黃背心運動」第18個抗議周末,暴力再度肆虐巴黎香榭麗舍大道(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