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韓國瑜延遲表態有這麼嚴重嗎?

2019-06-18 06:10

? 人氣

作者認為,高雄市長韓國瑜飽受池魚之殃,成最大受災戶,他既不是國家元首,也非香港特首,外地立法關他底事。(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高雄市長韓國瑜飽受池魚之殃,成最大受災戶,他既不是國家元首,也非香港特首,外地立法關他底事。(資料照,盧逸峰攝)

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提立法會審議,引爆百萬人上街頭抗議反送中,好多團體發起罷工、罷課、罷市行動並包圍議會,1997年主權移交分界,早期曾發生大規模的「六七暴動」,筆者記得國中教務主任是「老竽仔」轉任,他從大陸經香港輾轉逃亡來台,身歷其事件,課堂上津津樂道談香港大暴動,把地理當歷史教,也不管學生是否聽膩了,有回班長拍馬屁主動要求講該段暴動故事,主任「受寵若驚」迫不及待高談闊論起來。

群情激憤誓死阻撓修法,當局則強硬以對,港警強勢鎮暴,沒絲毫讓步跡象,北京方面也不見有介入或態度軟硬說詞,倒是處境尷尬「半個局外人」的台灣一片熱議,高雄市長韓國瑜尤飽受池魚之殃,成最大受災戶,真不知他招誰惹誰,既不是國家元首,也非香港特首,外地立法關他底事,人口屈居老三的直轄市長,媒體及執政黨急於逼他表這種態究竟有什麼了不得意義呢?還有「中華民國地區」根本沒有語弊竟也被抹黑,又不是講「地方」,大陸地區、美國地區、日本地區,有問題嗎?

第一,香港決策由它去,小市長管不著也影響不了,外來和尚唸經就能超度法案升天,叫港府回心轉意嗎?如果真聽韓國瑜的而懸崖勒馬,豈不更被綠營抓到「賣台」證據,增添抹紅題材可信度;第二,類似挺同與反同,一定得罪一方,甚至兩面不討好,市長要把貨賣出去高雄發大財,不能得罪市場,要遊客人進來,大陸及港客也開罪不得,這是韓市長須深思熟慮問題,第一時間不敢妄語原因,況且該當時市長確實頭昏腦脹,那幾天忙龍舟賽不可開交,搞不清狀況真的不宜亂發言。

有人會質疑韓市長在民主與專制間猶豫抉擇,誠如王世堅議會名言「流氓也可以喝水」,民進黨就算把對岸當地痞,流氓也可以經商吧!既然跟黑道大哥有生意往來,能嗆他魚肉鄉民之不是而不屑賺他錢嗎,在商言商,做生意認錢不認人,混混上門光顧商家不會拒絕的,因為看「孫中山」面子,韓市長不諱言,北韓金正恩要買高雄水果照賣,就因考量新台幣發財,市長有市長吭聲難處,何況陸方又沒調派武警或解放軍血腥鎮壓,釣魚台主權鬧爭議時,親日的蔡英文和陳菊更軟弱,連咳嗽都比「大姨媽」不方便。

不違規就不怕取締,不犯法怕什麼重刑,逃犯條例針對七年以上重犯移交,排除宗教及政治犯,所以法輪功學員沒威脅,主張台獨則恐灰色地帶虞犯,擔心「被害客體」適用,難怪民進黨兔死狐悲般物傷其類,不過政績打折打到骨折的蔡政府,用刀片拒馬擋民怨,逃犯條例跟著窮嚷嚷,龜笑鱉無尾,有點秦始皇罵桀紂殘暴之精神分裂,妓女怎笑紅杏出牆不貞矣!有民眾要蔡總統發佈緊急命令,更是不懂憲法,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時機地域要件全牛頭不對馬嘴也。

*作者為退休公務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