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現場/新新聞直擊六四》歷史浩劫目擊證言之四:坦克來了,我們不能再留下來了

2019-06-17 08:30

? 人氣

坦克佔據北京東面的要道。(資料照,美聯社)

坦克佔據北京東面的要道。(資料照,美聯社)

香港記者在這次運動中介入的程度,遠甚於包括台灣在內的其他地區記者,對於四日凌晨學生們與共軍戒嚴指揮官的談判過程、撤退過程,許多記者親身參與目睹,我們特別轉載香港《星島日報》記者的歷史見證。

──撤離天安門廣場前的那一刻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完整的30年前六四現場報導,請見 歷史現場/直擊六四》看見歷史的傷口 專題!

三時十七分,四名知識界絕食代表在廣場上的廣播台發出了緊急呼籲,希望解放軍能立刻放下武器,不要開槍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代表說,他們採取絕食,靜坐的方式都是和平抗議及請願,想向政府表達同學的意願,及抗議政府實行軍管。

燈熄槍響國際歌起

廣場呼籲解放軍派代表來紀念碑談判,由他們四人勸服同學和平和有秩序地撤離廣場。又希望解放軍千萬別向人民開槍屠殺,現在便進行談判,他們不想再流血了 。最後廣播台的絕食代表又表示,如果有需要,他們也會願意到解放軍的指揮部去談。他們強調,現在流的血實在太多了 ,這是歷史的罪證。

四時正,天安門廣場上的燈全都被截斷電源,整個廣場漆黑一通,充滿了恐怖氣氛和隨時都有突襲的可能。

天安門四周再有槍聲,廣播台呼籲同學堅守廣場,原地靜坐。又叫在營幕及廣場四周的同學們都集中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随後便播放國際歌。

在這時刻,我已忘記了自己,我只知道我這個多月來在北京的日日夜夜,都是和學生一起經歷這場悲壯的歷史時刻,到底要做歷史的見證,抑或跟随他們一起犧牲,在我而言,已經無可選擇。我亮起電筒,匆匆忙忙的寫下遺書,個體的我早已消失在國家興亡的大時代、大潮流中了 。

1989年5月,六四事件之前的天安門(AP)
1989年5月,六四事件之前的天安門。(資料照,美聯社)

四時二十五分,大多數的同學都是集中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有一大群市民、工人在廣場南面走過來,他們大喊:「中國人站起來!」

廣播傳出侯氏聲音

廣播台傳出侯德健的聲音,他說:「工人們、同學們、市民們,我是侯德健,我們已經不能再流血了 ,我們不能再留下來了 ,同學們、市民們,在場的全體公民們,我敢說,現在我們已經取得了這場運動的勝利了,直到今天。取得了相當大的勝利了,同學們,我們相信在廣場上所有的人,都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精英,我們都不怕死。但是我們要死得有價值,我代表我們四位絕食的朋友同仁,沒有經過同學的同意,我們做了一件事情,不論同學對我們做這事情有什麼態度,我要把這事情告訴大家,我們剛剛到了紀念碑的北側,天安門前面的部隊裡面,我們找到了部隊的領導同志,我們希望不要再流血了 。部隊團中尉屬五一六四八部隊,當中尉與我們接觸以後,他請示了戒嚴總指揮部,同意全場所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們,平安的撤離現場。」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