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林全救危必修課,先抓幾隻肥貓祭旗

2016-07-02 07:00

? 人氣

行政院長林全、交通部長賀陳旦1日出席院會備詢。(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林全、交通部長賀陳旦1日出席院會備詢。(顏麟宇攝)

警告,這是一篇討論權謀的文章,有政治潔癖者慎入。

再者,本文主要是寫給閣揆林全和副院長林錫耀看的,為避免被視同密件傳遞,故公開發表(假設他會有閱讀拙文習慣),是以稱之為陽謀。

當最新出爐的民調顯示,林全內閣已來到死亡交叉點,即使小英總統隔海發言力挺,人民聲音似仍顯示得很無奈和懊惱氣憤!關鍵是,林全內閣究竟是否知道民調之所以直落的原因嗎?

套一句最通俗的俚語吧:下廚房豈怕手弄髒呢!

既號稱是「改革的政府」理當揮舞大刀登場,就算只是抓幾隻高調招搖的肥貓出來當祭旗,也都還能顯示「改革決心」。可惜,林全顯然在「和解」的夢幻中逐漸遺忘了小英對人民所承諾的那整套改革翻轉的「價值觀」和政見綱領,以致呈現出不可理解的「無改革」等諸多亂象。

接著,請容我吊個書袋,援用小英總統的金句作為引言:

「人民選擇了新總統、新政府,所期待的就是四個字:解決問題。此時此刻,台灣的處境很困難,迫切需要執政者義無反顧的承擔。」(0520就職演說)

「改變年輕人的處境,就是改變國家的處境。一個國家的年輕人沒有未來,這個國家必定沒有未來。幫助年輕人突破困境,實現世代正義,把一個更好的國家交到下一代手上,就是新政府重大的責任。」(0520就職演說)

「一個不一樣的執政黨,才能讓台灣不一樣。」(0525就任黨主席致詞)

華航空服員罷工為新政府大改革開響第一槍

話說,6月底一隻黑天鵝飛越英國上空,然後英國公投脫歐確定,幾乎就是對全球金融體系爆出一顆核子彈。台灣也難以躲避流彈所傷。

同時間,台灣飛來一群小型黑天鵝,華航空服員突襲式罷工;勞工7天假引發勞資雙方互嗆,不惜關閉協商大門,之後又端出「一例一休」迷霧陣;林全善意接受郝明義所建議大膽破例「公開台電資訊」,台電工會為「電業法」吵嚷著要包圍經濟部;接著是國民黨鐵了心揮刀砍向楊偉忠(玄機在時間點);再加阿兵哥們惹出來的「虐狗事件」外一章;續場演出「華航企業工會」以「請假」爭著要糖吃;華信跟進要求比照辦理;長榮主動調高空服員待遇;郵政、台鐵工會都振勢欲起;一切一切就像工潮潘朵拉盒子被打開般,霎時間好似勞工權益意識醒過來了,台灣社會一片亂象......

 

華航空服員罷工,本來可以單純看作是勞資權益的爭執問題,可是由於華航是國營企業,資方即是仲裁者的政府,無論其結果如何,政府自己都會成為暴風眼。而且一旦將問題延伸後,就會擴張為浪費公帑「全民買單」的深度疑慮,更嚴重的是有樣學樣,此一看似無關藍綠的罷工行動,實則隱含著國家機器影武者權貴幫們集體的不安與焦慮感,因此極可能延燒為全面性的「貴族」工潮熱。

華航新任董事長何煖軒臨危受命單槍匹馬馳赴火線,可憐的他自知並無談判籌碼也別無選項:如果長時間談判就只能讓罷工膠著,華航每天就得要流血幾億損失;但如果盡快溝通且接受空服員工會訴求,則會增加華航營運人事成本,被譏為「要5毛給1塊」;孰輕孰重都一樣會招來嚴厲批評,也即是他所自嘲的難堪處境:「把刀架在脖子上」的悲壯感。

阿嬤級空姐們何以甘為權貴們發聲不惜自毀形象?

何煖軒很自信的選擇了「先止血再籌謀未來營運之道」,也就是以時間換取空間。

這是場勞資利益之爭,套用空服員們的罷工喊出的口號:「這是一場休息時間的戰爭」,只要資方能稍稍滿足抗爭者們所需要的多一點點「休息」時間,或稍微好一點點的待遇,其實是可以立刻圓滿劃下句點的。更何況還有英全層峰力挺的打氣加持:

小英總統在飛機上廣播說,她能充分理解空服員們「為爭取權益、尊嚴」正在做的努力,然後小英補上一句:「這條路上,會跟各位一起度過,不會讓他們、你們感到孤單」。此無異就是對何煖軒空中授權的意味了;閣揆林全在立法院公開陳述「要尊重勞方意思,希望新任董事長何煖軒能儘快處理、協商,顯現他們的誠意。」也是力挺得坦然表態;空服員罷工看似很快就畫下了完滿句點,其實何煖軒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20160624-SMG0045-028-華航罷工-現場持續有空服加入抗爭。(曾原信攝).jpg
華航罷工現場。(曾原信攝)

結束罷工的隔天,原本親資方而跟空服員工會採取對立態度,並百般阻擾抹黑的「華航企業工會」,由於面子上掛不下來,即以極端憤怒之態,聲言要以類罷工的「請假」方式,威脅新資方代表何煖軒同意給予等同待遇。

以客為尊的阿嬤級空姐們不惜自毀形象突然反臉為「惡婆娘」,演了一場不給糖就惡整的粗暴大戲。才新到任的董事長與總經理依然採用先洩洪再堵漏防弊的「照單全收」策略,又一次化解了對立局面。

果然,「華航企業工會」理事長葛作亮(也是華航肥貓董事之一),在與資方代表謝世謙簽訂協議書後發言,表示對近日華航勞資雙方所造成的紛紛擾擾道歉,隨即鞠躬宣布辭去企業工會理事長一職。肥貓眼看大勢已去,遂自走先溜為上。

另外,我們要注意到,在何煖軒24日奉派到任時第一時間裡,已先行撤換華航資深副總董孝行(兼任華航轉投資的「台灣虎航」董事長),據傳聞是上意叮嚀要辦的(消息指出:虎航年虧損高達8億,有太多人謀不臧內情,卻深受原任董事會支撐,故上級單位極感頭痛),何大董事長只能說「內情不便透露」,其實是你知我知的心照不宣。

據某周刊報導說:

「過去就是砍人不手軟的何煖軒在台鐵局長任內,曾在半年內撤換掉五十多位段長以上的主管,他也放話在華航會比照辦理,由上而下,由各副總經理、處長等各單位主管會一一檢討。而他上任的第一天先撤換了營運部資深副總董孝行,至於此次惹出風波的另一位資深副總,何煖軒也預告,在階段性任務完成後,就會將他立即撤換,且如果公司內的人不行,他就會從外面找好手來,一定要讓華航重振雄風。」

貧富嚴重不均,其實都源於「劫貧濟富」

華航單純的勞資問題何以會演成劍拔弩張的罷工事件?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華航幾十年沉疴已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言盡。特別是華航從軍方背景起家,所已深植的企業文化尤其不利於全球性大型企業做國際競爭條件。

也就是說,縱使年輕世代的華航空服員們,這次仍然遵循過往「共體時艱、忍氣吞聲」的接受資方剝削勞力,甘願用自己該得的權利(休息時間)被轉換成管理高層肥貓們的盈餘私享,終究這個企業還是會在市場激烈競爭中落敗,乃至被淘汰出局。若是真等到華航因經營不善或根本招不到員工而不得不宣布倒閉時,是不是也該是「全民買單」呢?

所以,質疑華航新資方止息罷工而增加營運人事成本的「全民買單」根本就是本末倒置的問句。

華航違法榨取員工休息時間藉以壓低人事支出成本的做法,又豈是正常企業應有的競爭優勢?

罷工事件既已暫告一段落,如何重振華航雄風,或如小英總統所期許的「擦亮華航招牌」,乃是新政府派任的新管理層們理該操心的艱鉅任務,非本文討論重心。

我比較在意的是:因華航空服員們罷工所開出的這第一槍,對台灣的社會及新政府所承諾要吹起大改革號角聲中,究竟提供了多少啟示?

國民黨威權體制所建立的「恩庇侍從系統」

首先我們先理解,傳言中「台灣交通幫」就是長年啃蝕交通資源的權貴集團。華航只是其禁孿名單之一而已。大家只要肉搜交通部所屬機構及基金會等董監事名單,絕不難發現這群人,幾十年來盤踞在高薪高酬位置上一起輪流搬風做庄(當然還有教育幫、台電幫、電信幫等等等都是由少數人壟斷資源控制分配權的)。

這是從國民黨威權體制所建立的「恩庇侍從系統」,所必然自生的一種既得利益集團。他們普遍寄生於政府中的各部會裡。易言之,國家機器實質就都由這群人所掌控著,過去其共主就是國民黨,黨國不分的體制創造了他們成長為難以擊倒的大怪獸。國營事業和各財團法人正是他們利益共生取之不盡的金山銀礦。

所以這次在空服員職業工會罷工投票前四天,即六月十七日時,何煖軒已接到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的電話,被告知院長林全希望由他接任華航董事長。這事的看點在:為何不是由主管的部長賀陳旦下達人事派令?而且在原總經理張有恆對何煖軒所發出要求「協助解決罷工問題」的簡訊「已讀不回」後,行政院也疾如星火及時逕行指派新任總經理謝世謙?

何與謝的出身背景顯然不是「交通幫」的血統。何煖軒是警大畢業,曾任交通部次長,在任職於桃園大眾捷運公司董事長時即吃足所謂「交通幫」的抹黑潑糞苦頭,平白承擔很多委屈,以致毀譽參半。

謝世謙則來自基層,30年來歷任華航各部門,算是老華航內升總經理。

這裡就出現另一個觀察點了:行政院長林全核定何煖軒,接任中華航空董事長的同時,被戲稱閹雞工會的「華航企業工會」在當日23日下午緊急發表聲明,表示反對。

他們反對什麼?就因為被派來的何煖軒和謝世謙血統不對吧?突然來這麼一個非「交通幫」的異類人物,自此交通幫在華航內還能再頤指氣使嗎?還能再牽親引戚進行近親繁殖嗎?還能再吃香喝辣嗎?還能再遂行五鬼搬運嗎?還能再輪番做庄嗎?

如果,只是如果,何、謝兩人真能「不計毀譽」手持大砍刀,巧妙運用目前大力叫好支持的民氣,徹底將所謂「交通幫」勢力一掃而光,讓華航徹徹底底翻轉為正常現代企業的經營典範,讓年輕世代得以在華航系統正常流動,將不僅是大功德一件,更諭示了一個新政府可以操作的漂亮示範。

20160624-SMG0045-037-華航罷工-勞動部勞資協調談判-華航總經理謝世謙-左-勞動部次長郭國文-右。(顏麟宇攝).jpg
勞動部勞資協調談判,華航總經理謝世謙(左)與勞動部次長郭國文(右)。(顏麟宇攝)

果若華航高層成功翻轉了的案例,必然會驚動各國營事業的「權貴幫」們。

幾十年來,這些權貴幫們打著「專業」的旗號,在各自圈下的領域內集結成很難打破的「專業勢力」。其共主國民黨總其大成。因此任憑政黨怎麼輪替,執政者都難以撼動他們各自盤據圈養的領地。各級首長不管怎麼換,都不得不在他們利益共生體的牽引下低頭妥協。所以涉及台電的任何事都只能他們說了算;電信如此、教育亦復如是。

老K跨台,國家機器的權貴幫們都成了自走砲

單以華航員工結構分析,上層的年齡都偏老,所奉行的理念和行為仍不脫威權體制管理下的意識形態血統論。基層員工的快速換血速度使之年齡自然偏輕,而且體制內的層層剝削下,其實日子也是苦哈哈的(雖然看似比民間企業勞工更優渥些些),尤其長時間積累的冗員現象和工時超限等等不平積怨,早已接近滿溢狀態。

所以為何這次從華航「企業工會」獨立出來的「空服員職業工會」都是較年輕的世代,而華航「企業工會」出現在鏡頭前的幾位頭頭卻都是LKK,這已明顯區分出進步和守舊的既定印象;年輕新世代們不再被罷工負面認知所限縮,積極轉為認定「是勞工團結權」的合法手段,即使夜宿街頭也要抗爭到底。記得有位空服員在罷工現場報到時還對媒體很豪氣表示「即使殺了頭也要來抗爭」。

試問,這樣的年齡結構是否依然適用在各國營事業單位中?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華航的罷工能否看作是世代正義之爭?小蝦米鬥大恐龍之爭?貧賤基層對權貴霸凌之爭?

再看看,假使這次桃園市政府沒有更換為綠旗幟,市長鄭文燦不是站在勞工立場看待問題而給予適當合法的支持,桃園市勞工局自始即拒絕進行仲裁,意欲逼使華航資方出面跟勞方自行協商,則華航空服員工會合法爭取勞動權益的行為,就極可能會陷入資方遊戲圈套了。

華航交通幫權貴們過去仰賴的是國民黨政府的恩庇,而今當國民黨已自顧不暇了,國民黨權力已完全被繳了械,龐大黨產也面臨被清算命運,這些權貴們的焦慮不安與徬徨應該不難想像。一旦有個風吹草動,這些一向自外於台灣社會的權貴們,很容易都會轉為自走砲(找不到主子了),到處煽風點火形成社會動亂之表象。只消看看立院老K黨團的荒誕不經即可了然於胸!

所以,我們才會看到,當罷工已經宣布啟動時,這些肥貓權貴們居然還是大餐照吃、歌照唱、舞照跳,他們心中還有員工的身影嗎?事後還硬拗說一切皆無所悉?

也所以前總經理張有恆才敢不接何煖軒董事長、賀陳旦部長、甚至林全院長等上級長官的電話,你奈我何!其傲慢豈非其來有自麼?倒回國民黨執政時期他敢嗎?

這個案例,不是應該也適用在每一個國營事業單位麼?

清理死抱專業神主牌的「權貴幫」此其時矣!

我姑且這樣假設吧:各機構的權貴幫們,因為看到華航肥貓一一倒下而心生兔死狐悲之恐慌,再也找不到主子的庇護下,只好奮力一搏,拚最後一口氣搞出點動靜,讓自己擺出可以對上位者需索談判的架式。

其實很清楚,任何在這時候急欲蠢動的權貴幫們,政院都可以援用華航的案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逕行斬首----連夜撤換諸大頭領,將董事長總經理都一併換人,然後大刀闊斧清理董事會和管理高層,就像打地鼠遊戲一樣的,誰冒出頭就即時給予重擊割喉。專挑頭頭去砍,而且全還都砍他個措手不及。

當然的,基層的積怨絕不可偏廢,都要同步加以疏導並盡速改善工作條件和環境,大踏步朝向世代正義目標邁進。

這也是轉型正義很重要的一環。

全民集氣一起玩「打地鼠的斬首行動」

從歷史和人性觀察,既得利益者們通常不會自己撤退,要大力改革就一定會帶來陣痛,否則新生命如何降臨?

正如華航經過大力整頓極可能帶來風雨飄搖,一旦轉型成功,必有甚多後進會被提攜,也可能採取公開對社會招募引進各式能人才俊。算一算,當打地鼠的斬首行動吹響號角,將會釋出成千上萬的就業機會。

而由國營事業來帶頭轉型,不也是天經地義的麼?若是轉型之後的國營事業單位都能確實汰除沉疴,都能真正步上正常營運軌道,都能繳出一張亮麗成績單,政府何愁無人投資?勞動部還需要為了爭取區區幾天假而天天看資本家們的嘴臉嗎?

轉頭瞧瞧中國保障勞動的規範都比台灣更酷了,那些大小台商們誰敢在中國地盤上隨意嗆聲?還不都只會乖乖悶聲應承!

台灣政府究竟要被某些不良資本家綁架到何時能了?

照顧基層勞工,是民進黨一路走來「不變的心」,是新政府對人民的一項承諾,是林全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然而,據說林全是名士派,不喜歡搞這類「打地鼠抓肥貓的權謀遊戲」,沒關係,從選戰中站起來的林錫耀總該會很有興趣吧?改革何懼陣痛?改革豈能憂讒畏譏?改革還怕撩下去嗎?

抓肥貓打權貴向來都會是大快人心的政治績效,要改革就先從這個點出擊,新政府加油。本文顯然是「反諷」,此話係仿照某位老K高人說的,不禮貌請包涵!

*作者曾任第二、第四屆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