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沒在神奈川街頭的「道路魔」:關於令和第一起無差別殺人案,我們知道些什麼?

2019-05-29 16:30

? 人氣

川崎市28日傳出無差別殺人案,小學生死傷慘重。(美聯社)

川崎市28日傳出無差別殺人案,小學生死傷慘重。(美聯社)

所謂「道路魔」(通り魔)事件,指的是「在民眾可以自由通行的場所,針對不特定對象使用兇器加以殺傷、施以暴行及器物損壊的事件,行兇者犯案並沒有特定動機」。

日本警察廳《犯罪白皮書》,昭和57年版

2019年5月28日,這一天也是日本令和元年的第28天。神奈川縣的橫須賀市準備要迎接國賓川普總統到來,但就在川普抵達橫須賀軍港之前,同在神奈川的川崎市卻發生了令和年代的第一起「道路魔」事件,連川普稍晚在橫須賀基地的加賀艦上致詞時,都表示為死傷者感到難過。

神奈川隨機殺人事件發生後,日本民眾在案發地點供奉鮮花飲料,為死難者祈求冥福。(美聯社)
神奈川隨機殺人事件發生後,日本民眾在案發地點供奉鮮花飲料,為死難者祈求冥福。(美聯社)
神奈川隨機殺人事件發生後,日本民眾在案發地點供奉鮮花飲料,為死難者祈求冥福。(美聯社)
神奈川隨機殺人事件發生後,日本民眾在案發地點供奉鮮花飲料,為死難者祈求冥福。(美聯社)

所謂「道路魔」(通り魔),原本是江戶時代小說裡的妖怪,以神出鬼沒、隨意迷惑人類犯下錯事著稱。但從昭和末年開始,這個詞卻成為媒體對隨機無差別殺人犯的代稱,而且從其字面義來說,毋寧更為猙獰恐怖—道路上的惡魔。連日本警察廳都在昭和年代尾聲的《犯罪白皮書》中,試圖給出官方定義,並且開始統計「道路魔」的案件類型與數字。

通り悪魔,出自《世事百談》。(維基百科/公用領域)
通り悪魔,出自《世事百談》。(維基百科/公用領域)

隨著都市化與經濟發展,這個「出沒在道路上的惡魔」不但沒有消聲匿跡,反倒在平成年代大幅增生。或許是某個繁華街、或許是哪個車站前,甚至連秋葉原的步行者天堂(平成20年、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收容智能障礙者的設施內(平成28年、相模原智能障礙者收容設施屠殺案),都出現了某個男性或女性,對根本不認識、也毫無恩怨的人們大開殺戒。

【延伸閱讀】秋葉原殺人事件7周年 日民眾獻花悼念

【延伸閱讀】「殘障不存在最好!」日本照顧智能障礙者設施傳屠殺慘劇 釀19死26傷

根據日本警察廳在平成30年出版的《犯罪白皮書》中說明,日本民眾對於犯罪的不安感首推闖空門(63.5%)、其次就是「隨機無差別殺人」(通り魔的犯罪)(33.4%),可見「道路魔」給日本民眾帶來多大的心理威脅與恐懼。

川崎市28日傳出無差別殺人案,警方在蒐證完畢後正在清理現場。(美聯社)
川崎市28日傳出無差別殺人案,警方在蒐證完畢後正在清理現場。(美聯社)

至於發生在2019年5月28日的這起無差別殺人案,幾乎一整天都佔據了日本媒體的頭條位置。由於情況混亂,在多次修正受害者數字之後,最後確定一共造成2死17傷。至於行兇者也在犯案後持刀刺向自己的頭部(一說是割頸)、與被害者一同倒在血泊之中,3小時後在醫院宣告不治。截至當地時間晚間8時的日媒報導,這起事件大致可以整理出以下輪廓:

Q.行兇者是誰?

家住川崎市麻生區的51歳男性,岩崎隆一。

日本警方根據目擊者證言與監視器影像,確認一身黑衣的岩崎隆一在28日上午7時40分左右,先於Caritas私立小學校車的乘車處(位於川崎市多摩區登戶新町的公園旁)附近開始動手,從背後刺殺了兩名大人之後,再朝校車方向走去,逐一殺害正在等車的小朋友,監視器甚至錄下了十多秒他連續殺人的影像。

日本神奈川縣的川崎市28日上午驚傳無差別殺人事件。(美聯社)
日本神奈川縣的川崎市28日上午驚傳無差別殺人事件。(美聯社)

《產經新聞》引述目擊者說法,稱岩崎隆一雙手持生魚片刀揮舞行兇時,曾經一邊興奮高喊「殺死你們」,不知所措的小朋友們則大叫「好恐怖」,也有小朋友完全嚇呆、連逃跑都沒辦法。但《朝日新聞》則有完全相反的報導,稱岩崎隆一從開始行兇到自戕的50公尺範圍內,始終不發一語。

小學校車的司機原本在車上待命,見到岩崎隆一的暴行後立刻下車對他怒斥「你在做什麼」,兩人追逐約20公尺左右,這位51歲的行兇者隨即持刀往自己的腦袋刺下,倒在血海當中。根據《朝日新聞》報導,受害者多半是頭部與上半身軀幹受創,而且傷口都既大又深,《每日新聞》則說由此可見岩崎抱持強烈殺意。

神奈川隨機殺人事件。
神奈川隨機殺人事件。

警方趕到後,確認岩崎隆一的兇器是兩把刀刃長達30公分的生魚片刀,而且還從他遺留的背包裡,找到另外兩把用T恤包好的刀具。《讀賣新聞》稱,神奈川警方派出10多名幹員,29日一早趕赴岩崎隆一的住處搜索,希望能找到更多犯案動機的蛛絲馬跡。

日本神奈川縣的川崎市28日上午驚傳無差別殺人事件。(美聯社)
日本神奈川縣的川崎市28日上午驚傳無差別殺人事件。(美聯社)

由於岩崎隆一在犯案後自殘身亡,他為何要對路上行人、乃至正在等車的小學生動手,也許永遠都會成為一個謎。但神奈川警方根據目前線索,仍舊往預謀殺害兒童的方向偵辦。《每日新聞》指出,岩崎隆一的住處離犯案地點僅有5公里左右,當地住戶對他的印象不深。不過有鄰居當天早上看見兇手穿著一身黑出門,也有鄰居說,他現在的樣子「頭髮白了很多、背也弓了,看起來跟以前完全不一樣」。

《產經新聞》與TBS則說,岩崎隆一跟超過80歲的伯父伯母同住,但平常根本不跟家人說話、也不出門,有「繭居族」的傾象。命案發生後,許多媒體都趕到川崎市麻生區想要採訪他的家人,但沒有成功。不過一位40多歲的女性對媒體表示,大概一年前岩崎隆一因為一件小事大發雷霆,早上六點按了她們家的對講機破口大罵半個小時,就為了「你家院子的草從欄杆裡伸出來,擋到我的眼睛」,讓她現在想來不寒而慄。

Q.兩名死者是誰?

28日的無差別殺人案,最後造成三人死亡。除了自殺的行兇者岩崎隆一之外,還有11歲的小學女生栗林華子,以及39歲的外務省職員小山智史。收治這兩名死者的日本醫科大武藏小杉病院表示,栗林華子與小山智史到院時都已心肺停止,在急救無效後,栗林華子於上午10時30分宣告死亡,小山智史則是上午11時30分。栗林華子的致命傷在頭部,小山則是背後的4處刺傷。

Caritas私立小學校車。(美聯社)
Caritas私立小學校車。(美聯社)

根據《朝日新聞》報導,小山智史曾在緬甸的日本大使館任職三年,曾經擔任翁山蘇姬的口譯官,是日本外務省的緬甸語專家。小山智史目前在外務省的廣報文化外交戰略課任職,負責新聞交流與文化政策等業務,同事稱讚他是「一流的優秀事務官」。

對於小山智史不幸在送小孩上學途中撞見死神,他的太太透過律師表示「過於哀傷、不便受訪」,鄰居則說「他是個假日會陪伴女兒的好爸爸,不能相信會有這種事」。《產經新聞》則認為,也許是保護孩子到最後一刻,小山智史的傷才都會集中在背部。至於家住多摩市的栗林華子,鄰居說她是個愛笑的孩子、雙親也都有禮親切,到現在仍無法相信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小山智史曾登上2014年的外務省徵才說明刊物。
小山智史曾登上2014年的外務省徵才說明刊物。

在這次事件中收治5名傷者的新百合丘綜合醫院,29日也召開記者會說明傷者恢復情況。院長笹沼仁一表示,5名患者復原的情況不錯,他們的傷勢大部分集中在頸部、顏面與手腕,不過身上的外傷康復之後,心理照顧與建設的工作才正要開始。

Q.政府反應與校方態度

《朝日新聞》稱,除了警方與消防隊在第一時間接獲民眾報案,神奈川縣私立學校推廣部的負責人也很快得到消息,並且致電Caritas私立小學,但電話要到9時30分左右才終於打通。校方當時表示,已經知道學生遭到殺傷的消息,目前家長的詢問電話不斷,因此才會佔線。

Caritas私立小學。(美聯社)
Caritas私立小學。(美聯社)

《朝日新聞》指出,Caritas小學是一間天主教學校,學生共有600多人。Caritas的校車每天早上共有6班,車上都會有隨車老師,但28日發生兇殺案後,該校的小學部與幼稚園都決定停課到月底。Caritas小學也在28日傍晚召開記者會,除了對死傷學生表達哀痛與遺憾,校長内藤貞子也對政府喊話,希望公部門支援兒童心理治療工作。至於如何預防再有類似憾事發生,《每日新聞》認為現實上就算增加照顧人手,依舊難以防範28日這樣的隨機殺人。

川崎市28日傳出無差別殺人案,當地家長紛紛接送自家孩子上下學。(美聯社)
川崎市28日傳出無差別殺人案,當地家長紛紛接送自家孩子上下學。(美聯社)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則在28日上午的記者會上表示,這起案件令人十分哀痛,他當時強調疑兇已被逮捕,警方正在全力調查案件真相。文部科學相(相當於教育部長)柴山昌彦則說,政府將會加強學童上學所經處的安全檢查,也會對校方與公眾分享可疑人物的情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