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光35號演習》「戰備道起降」沒有那麼容易!帶你直擊這群無名英雄深夜在做什麼

2019-05-28 11:40

? 人氣

漢光35號演習實兵演練,彰化戰備道起降科目28日上午舉行,凌晨2時進行器材架設、跑道面雜物清除等作業。圖為地面人員凌晨在台中清泉崗基地內進行組合訓練的預演畫面。(蘇仲泓攝)

漢光35號演習實兵演練,彰化戰備道起降科目28日上午舉行,凌晨2時進行器材架設、跑道面雜物清除等作業。圖為地面人員凌晨在台中清泉崗基地內進行組合訓練的預演畫面。(蘇仲泓攝)

漢光35號演習實兵演練本周一登場,其中受到國人關注的彰化戰備道起降科目,今(28)日上午舉行。由於軍方無法事前在該段進行預演,因此是以移地組合訓練方式進行先期練習。據了解,相關練習是在台中清泉崗基地實施,且為讓官兵熟稔時序,特別選在凌晨2時進行包括器材架設、跑道面雜物清除等作業,相當辛苦。

演習前夕,記者來到深夜的清泉崗基地,了解官兵整備情況,採訪當日不僅氣溫低,雨勢亦未止歇,可是時間一到,負責戰備道起降的勤務人員,身著有紅藍警示燈的反光背心,走在漆黑的大坪;而頭燈照出的光亮,雖然不強但顯得堅毅,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攸關戰備道科目是否能夠「勝利成功」的關鍵,即便不在現地練習,但對安全的要求仍和戰備道一樣,不會有任何差異。

20190528-漢光35號演習實兵演練,彰化戰備道起降科目28日上午舉行,凌晨2時進行器材架設、跑道面雜物清除等作業。圖為地面人員凌晨在台中清泉崗基地內進行組合訓練的預演畫面。(蘇仲泓攝)
負責戰備道起降的勤務人員,身著有紅藍警示燈的反光背心,走在漆黑的大坪。(蘇仲泓攝)

今年漢光演習實兵演練,是本周一(27日)至周五(31日),上午的戰備道起降演練,是國軍5年來首度舉行,同一段更有超過10年未曾實施;包括空軍三型主力戰機F-16、幻象2000、IDF經國號等型機輪番降落在戰備道上進行整補,此次還納入經「鳳展專案」提升的F-16V戰機參與演練,相當特別。

20190528-漢光35號演習實兵演練,彰化戰備道起降科目28日上午舉行,凌晨2時進行器材架設、跑道面雜物清除等作業。圖為F-16V降落在戰備道上。(蘇仲泓攝)
漢光35號演習實兵演練,彰化戰備道起降科目28日上午舉行。圖為F-16V降落在戰備道上。(蘇仲泓攝)

戰備道雖然具有供戰機起降的特性,但承平時期同樣也是交通要道,實施戰備道起降必須經過跨部會協調,再配合高公局道面檢整、警方管制等,內容繁瑣複雜,軍方無法先期封閉高速公路實地預演,退而求其次就得在清泉崗基地模擬操演情況加以練習。

配合整體運作時間,記者午夜進入基地後,和操演官兵一樣待命預演啟動。清晨2時許,飄著細雨的清泉崗,載運人員、裝備的各型車輛緩緩行駛在道路上,開始一連串包括指揮所成立、交管人員就定位、器材設施架設、FO雜物清除等,一切都是為了最後能讓戰機順利完成起降所做的準備。

戰備道條件不比機場 跑道準備很「厚工」

戰備道條件不比機場跑道,長度及安全都有差異,因此許多設施需先期完成架設,例如飛機降落時仰賴的警示燈,就需要靠發電機供電;為避免戰機衝過頭,還得先在跑道兩旁架設具4000磅剎車壓力的「捲揚機」,拉出攔截鋼索後,每隔2至3公尺放置一個支撐塊,使其離地5至7.5公分,以利順利鉤接戰機,而其中支撐塊的圓型造型,官兵戲稱就像「甜甜圈」。

20190528-漢光35號演習實兵演練,彰化戰備道起降科目28日上午舉行,凌晨2時進行器材架設、跑道面雜物清除等作業。圖為地面人員凌晨在台中清泉崗基地內進行組合訓練的預演畫面。(蘇仲泓攝)
地面人員凌晨在台中清泉崗基地內進行組合訓練的預演畫面。(蘇仲泓攝)

在供電設施、安全防護裝置就緒後,官兵還需針對戰備道上的迴路進行測試,以確保屆時跑道燈都能作動。接著則是航空迷相當熟悉的FO階段。所謂FO,即是由地面人員在跑道上一字排開,以打掃工具將道面異物、碎石清除;若未清除完成,操演時雜物就有可能被戰機發動機吸入,對裝備或人員造成損傷,後果嚴重。

跑道部分就緒後,協助降落戰機加油、掛彈的特殊車輛也都會備便,人員要在相對狹長的空間替飛機進行再戰整補作業,載運飛彈、油料的車輛都得更加小心;正式操演有超過百輛各型車輛在戰備道面、周邊穿梭停留,考驗的不僅是空軍本身更是國軍團隊的默契。官兵私下透露,戰備道任務可能從前一天半夜就會動身準備,等到全般結束,回到營區已是中午,「空戰出英雄,地勤一半功」這句話,即是對這群無名英雄的絕佳詮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