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方言不會再自卑」從日語流變看平成:方言地位大翻轉、敬語不再是「絕對上下關係」

2019-04-26 13:10

? 人氣

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的小淵惠三31年前公布新年號「平成」的歷史畫面。(美聯社)

時任日本內閣官房長官的小淵惠三31年前公布新年號「平成」的歷史畫面。(美聯社)

日本明仁天皇即將在4月30日退位,改由皇太子德仁繼位,開啟嶄新的「令和時代」。回顧平成至今30年的日文演變過程,《讀賣新聞》專訪來自東京外國語大學名譽教授井上史雄,講述平穩的「平成時期」中,各地方言、敬語變化與日本社會、職場間的關聯。

「進擊的方言」

井上教授指出,日本政府進入明治時期後,為統一國語,一直將方言視為應該「撲滅」的語言,甚至在二戰結束後,也還有許多民眾有所謂的「方言自卑情結」,凡是以方言為主題的研究,或是包裝上寫有方言的伴手禮,皆會被投以「異樣的眼光」;與此相對,進入平成時期後,日本民眾開始樂於講方言,將方言視為重要的文化,方言的社會地位明顯上升。

日本、日本國旗。(美聯社)
(美聯社)

隨國民對方言的重視日益上升,日本國內也開始出現許多使用方言的廣告標語、流行語,像是山口縣觀光聯盟就以「おいでませ山口へ」(「おいでませ」為山口當地方言,意思同「いらっしゃいませ」,即「歡迎」,故整句標語翻譯為「歡迎來到山口縣」)為標語;日本知名電視連續劇《小海女》中出現的「じぇじぇじぇ」(岩手縣北三陸地區方言,為當地表驚嘆時的發語詞,翻譯為「咦咦咦」或「欸欸欸」,可因驚訝程度不同增減「じぇ」的數量)甚至獲選為2013年的流行語。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國民對於方言的接受度、重視度開始上升,但從平成時期總體來看,方言的發展有稍微衰退的趨勢。受通用日文普及影響,即使是在自豪於自身方言的關西地區,年輕人說通用日文的比率也比說方言的比率高。從統計資料來看,關西地區年輕族群在二戰結束後,約有1成民眾改說通用日文,昭和後期則成長至5成,到了平成時期,已有高達9成的民眾日常生活較常使用通用日文。

和服,東京根津神社的千本鳥居。(美聯社)
東京根津神社的千本鳥居。(美聯社)

相對於關西等方言變化繁多的地區開始使用通用日文,東京地區則出現各地方言傳入該地,而後透過民眾在日常生活使用,進而發展至全國的例子,例如日文學習者、常看動漫的民眾耳熟能詳的「うざい」(東京多摩地區的方言,為「うざったい」的簡略說法,意思同「うるさい」,即「煩死了、吵死了」),或常見於句子語尾的「じゃん」(有人說是神奈川縣的方言,但也有人認為是關東地區至中部地區都會使用的方言,還有一說是橫濱的方言。意思同「ではないか」,帶有強烈的斷定語氣)。

敬語不再是絕對的「上下關係」

除方言出現變化外,日本的敬語也在這30年間出現了變化。井上教授表示,所謂的敬語或謙詞,原本是基於說話者雙方(或雙方以上)間的上下關係,而產生的語言,但進入平成時期後,敬語開始轉變成在雙方(或雙方以上)平等的關係下,說話者對於接收者表示禮貌時所使用。其中最典型的例子便是「○○せていただく」(例如:以下開始報告的「始めさせていただく」,中文直譯為「請讓我開始……」、「請容我開始……」)等等。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