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印巴衝突,中國未力挺「全天候戰略夥伴」卻含蓄支持印度

2019-03-14 19:00

? 人氣

2019年2月28日,巴基斯坦民眾在伊斯蘭瑪巴德舉行示威遊行,抗議印度的空襲。(AP)

2019年2月28日,巴基斯坦民眾在伊斯蘭瑪巴德舉行示威遊行,抗議印度的空襲。(AP)

從二月中開始,印度與巴基斯坦在克什米爾(Kashmir)的衝突驟然上升。二月十四日,印度克什米爾地區發生針對印度軍人的自殺式汽車襲擊,造成四十多人死亡,數十人受傷。這是克什米爾幾十年來最嚴重的襲擊。基地在巴基斯坦的伊斯蘭激進組織穆罕默德軍(Jaish-e-Mohammad)宣稱是他們做的。

克什米爾主權歸屬未定逾七十載

印度群情激昂,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第一時間宣布要報復;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則否認巴基斯坦與這次襲擊有任何關聯。

二月二十六日,印度空軍進入巴基斯坦,襲擊默罕默德軍的一個據點,印巴雙方展開空戰;二十七日,巴基斯坦宣布擊落兩架印度戰機,俘虜了一名印度飛行員。巴基斯坦隨即宣布關閉空域,大批國際航班不得不臨時繞道,雙方位於交戰地區附近的多座民航機場也關閉。更大規模的衝突一觸即發。幸好此時巴基斯坦釋出善意,在三月一日釋放被俘虜的印度空軍聯隊指揮官,局勢才稍有緩和。

印巴矛盾由來已久。二戰後英國要撤出印度讓印度獨立,這時伊斯蘭教與印度教(其實是所有非伊斯蘭教信徒)衝突加劇。穆斯林聯盟領袖真納(Muhammad Ali Jinnah)提出「二民族論」,主張在南亞建立一個獨立的穆斯林國家。印度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與印度國民大會黨則反對分裂,倡導成立統一的「大印度」。分裂與統一的衝突愈發激烈。

英國末代印度總督蒙巴頓(Louis Mountbatten)在推銷印度聯邦無效後,一九四七年提出「蒙巴頓方案」(Mountbatten Plan)讓印巴分治。各邦可以選擇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在最富庶、宗教人口接近對半分、人口混居的西部旁遮普地區(Punjab)和東部孟加拉(Bengal)地區(當時兩地總人口達八八○○萬),則以一條人為設立的「雷德克里夫線」(Radcliffe Line)各自劃分為兩半,而且在獨立當天才公布。這引起大規模的人員遷徙混亂與暴力,至少幾十萬人死亡。

中印領土爭議也與克什米爾有關

蒙巴頓方案的懸而未決問題是克什米爾。克什米爾在英治時期主要屬於查謨─喀什米爾土邦(Jammu and Kashmir),印度獨立前後,土邦國王辛格(Hari Singh)曾想獨立為一國,國王自己是印度教徒,但土邦大部分人口是穆斯林,因此該地區歸屬不定。蒙巴頓勸說辛格加入印度,但巴基斯坦想吞併整個克什米爾。最後辛格逃亡印度,印巴均進軍克什米爾,形成各自實控區至今。四七年和六五年爆發的第一次及第二次印巴戰爭,均以克什米爾為戰場。

克什米爾主權歸屬未定,印巴雙方都宣布擁有整個地區主權。在很多國家出版的地圖上(包括中國出版的地圖),該地區都畫為白色,以示主權未定。所以從中國出版的地圖看,容易錯認中國與巴基斯坦並不接壤,其實中巴接壤之處就是克什米爾北部。

克什米爾除了印巴爭議之外,還存在中印的領土爭議。中印領土爭議主要有三部分:南部的藏南地區,印度稱為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中部印藏邊境三塊相對較小的地區;北部位於新疆、西藏與克什米爾交界的阿克賽欽地區(Aksai Chin),此區由中國實控,印度管轄的地區稱拉達克邦(Arunachal Pradesh)。二○一三、一四年間,中印在這個地區發生數次「帳篷對峙」,雙方各自指責對方越過邊境巡邏和架設帳篷。

至於中印之間的第四個領土爭議,在中國比較少提及。一九六三年,中國與巴基斯坦簽署邊界條約,巴基斯坦把原先爭議的喀喇崑崙山口狹長地區給了中國。印度從來不承認這個條約,也不承認這個地區屬於中國,而此區又是中國陸路通往巴基斯坦必經之地。

巴基斯坦裝備有核武器的F-16,可抵達印度中央地區,如果能够穿越印度防空系统的話。(美聯社)
巴基斯坦裝備有核武器的F-16,可抵達印度中央地區,如果能够穿越印度防空系统的話。(美聯社)

中國帶路出海口需經爭議地區

中國從二○一三年開始推進「 一帶一路」戰略,其中重點工程就是修建從新疆喀什地區通過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爾地區,到巴基斯坦印度洋出海口瓜達爾港(Gwadar Port)的中巴鐵路。這個鐵路對印度有三個敏感之處:

第一是鐵路經過喀喇崑崙山口與巴基斯坦占領的克什米爾地區,在印度看來都屬於印度;第二;瓜達爾港位於印度洋西部,中國若在該港建立軍事基地,在印度看來就是繞到印度背後,令印度腹背受敵,比中國在印度洋東部控制的港口(如緬甸的兩個港口)威脅更大;第三,中巴鐵路實質性地提升了中國對巴基斯坦的支持,隨著鐵路建設,中巴關係一直上升到最高等級的「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關係」。

在形容詞已經不足以再加強的情況下,二○一八年十一月《中巴聯合聲明》更提出「打造新時代更緊密中巴命運共同體」,讓外界覺得中國一面倒支持巴基斯坦。由於這樣複雜的關係,印度是少數一直拒絕支持一帶一路的國家,更何況中印之間一直有「龍象之爭」情結。

中對巴國的軍事、國安支持很有限

因此,這次克什米爾的衝突在中印關係中非常敏感。反而對印巴雙方而言,類似的邊境衝突在雙方關係史上並非罕見,雙方有足夠的渠道管控危機的升級,印巴雙方雖都擁有核武器,卻不必擔憂發生核大戰。

由於這次事件起因是恐怖主義襲擊,巴國的「領土」又被印度侵犯,更盛傳擊落印度飛機的是中巴聯合開發的梟龍戰機(FC-1),中國如何選邊非常尷尬。

按理中國應支持巴基斯坦,但中國一直反對恐怖主義襲擊,也一直用防止恐怖主義為由,為其在新疆設立大規模的再教育營及規模空前的社會監控辯護。因此,中國也很難拋開這個考慮站在巴基斯坦一方。

於是二月二十七日在中國義烏舉行的中俄印三國外長會議發表第十六次會晤聯合公告:「強烈譴責一切形式和表現的恐怖主義」,這被視為「含蓄地支持印度」。在一系列中國外交部的發言中,也沒有指責印度空襲巴基斯坦領土,且對巴基斯坦的公開支持只限於讚揚其「克制」。

這對巴基斯坦是一個苦澀的消息。巴基斯坦長期以來以「與印度對等的大國」定位自己;印度擁有核武器,巴基斯坦也要擁有。但隨著印度的崛起,且量體始終存在巨大差距,巴基斯坦逐漸力不從心,它需要大國支持才能繼續與印度對抗。中印矛盾和中巴友誼本為巴基斯坦抗衡印度的本錢,但從此事看來,中國對巴基斯坦的支持並非一面倒。中國的支持是出於經濟利益和地緣政治利益,但在軍事與國安上的支持很有限。

引美方勢力進入平衡區域勢力?

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在選舉時已顯露對中國的不信任,此事會如何影響中巴關係?而巴基斯坦會不會進一步引入美國平衡區域勢力值得關注──從○四年開始,巴基斯坦成為美國十七個「主要的非北約盟國」之一,為巴基斯坦提供大量軍援及軍售。

此外,今年將進行印度總理選舉。莫迪在此事表現強硬,被認為是出於選舉考慮,但是否真的能幫助他連任也值得關注。若外交上成績斐然的莫迪不能連任,南亞地緣政治亦必將改寫。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