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把日本人全部殺掉!」中國小學生這樣喊,但他們學的南京大屠殺是真相嗎?

2015-12-09 15:01

? 人氣

南京大屠殺是中國孩子都要學的歷史。小學生在南京的紀念館看完日軍如何虐殺中國人的描述後,在留言本上簽了「把日本人全部殺掉!」,走出廣場開心地吃便當聊天,就像遠足一般……問題是,他們學到的有多少是真實呢?(編輯引言)

二○○六年,當時我女兒在中國南京市留學,在她的帶領之下,我第一次去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我的太太也一起,和女兒在南京市市中心新街口坐計程車到紀念館在搭上計程車之前,女兒就交代我們:「絕對不可以講日文。」二○○五年中國發生首次的大規模反日抗爭,而南京的反日情結又特別強烈。

我女兒在二○○一年到美國的大學留學,當時有半年時間選修海外授課,因此在中國度過。在海外授課期間,她感受到中國的魅力,因此在大學畢業之後,又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SAIS研究所,並且以南京中心(中美文化研究中心,約翰.霍普金斯與南京大學所共同創辦的中國研究所)派遣留學生身分,再度前往中國留學。

剛開始到南京留學時,女兒曾經說:「在大學裡面還好,但要是到街上去,一定要裝作不是日本人,不然會發生很恐怖的事。雖然沒有人跑來搭話,但只要他們一知道我是日本人,就會用白眼瞪我,這種狀況我已經遇過好幾次。」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南京中心裡,有一半是從美國來的留學生,另一半是當地的中國學生,他們一起學習中國的經濟、文化和歷史。這個中心設立於一九八七年,在美國大學與亞洲共同合作的課程中,歷史最悠久。

據說約翰.霍普金斯一開始找亞洲合作對象時,最先考慮的是日本,不過遭到日本大學拒絕,因而轉往南京大學。南京大學在中國是次於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復旦大學,位居第五的學府。南京昔日稱為金陵,自古以來就被許多王朝設為首都,因此保有文教都市的一面。

女兒的室友是一位南京大學職員的獨生女,既有留學日本的經驗,也會說日文。所以她便成為女兒唯一一位日本留學生室友,但兩人卻完全不用日文交談。在學校外面,也只用英文或中文溝通。如果和室友說中文,女兒通常會被看成中國人。除此之外,跟其他美國學生在一起時說英文,一般人頂多也會認為她是日裔的美國人,這就是女兒學到的處世之道。

我去過南京幾次後,了解到一件事。事實上,在南京念書的美國學生,就算會說中文,他們也會刻意使用英文,這也是他們的處世之道。因為這樣,無論去街上哪一種店,都會受到最好的待遇。中國人最無法抗拒美國人,這也是所有亞洲人都逃不了的白人情結,日本人也一樣。

問題是,在中國說英語,很多時候無法溝通。這時候,他們就會像終於等到機會一般,切換成中文。如此一來,中國人就會說:「哎呀,原來你會說中文啊!」加倍親切的對待他們。

我女兒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的賣票口,用英文買了票。一進入館內,映入眼簾的是「犧牲者三十萬人」的標識。說實話,真的令人非常驚訝。該紀念館在二○○七年進行大幅整修,所以下面敘述也許和現在狀況有所不同。不過進到資料館後,可以看見一個玻璃展示櫃,展示著萬人坑遺址的遺骨。他們說,這就是遭受大屠殺受害者的骨骸,不過全都是仿製品。接著便綿延不絕的展示舊日本軍的殘虐行為,以及與抗日戰爭有關的介紹和資料。

在這當中,有許多只要是日本人,立刻能察覺的捏造照片,光明正大的擺在那裡。甚至還有百人斬的相關展示。看到這些陳列,女兒用英文說:「真是過分。這些都是騙人的。」我也漸漸覺得不太舒服。

紀念館裡除了許多中國觀光客外,還有老師帶著一群附近的小學生來參觀。在展示物前,老師正在對孩子們解說。我問女兒他們在說什麼,女兒告訴我,老師正在說:「你們的爺爺奶奶當中,就有很多人像這樣被日軍給殺害了。」接著,有些參觀人會在簽名留念的筆記本上寫東西,後來一看,他們寫的是「日本鬼子」、「把日本人全部殺掉」。

在這篇文章,我並不想討論南京大屠殺究竟是不是捏造的。我不知道歷史學家們掌握了多少程度的史實,但這當中的確存在著史實無法解決的問題。換句話說,只要像這樣的展示存在,南京大屠殺在中國,就會變成教導給孩子們的歷史,並且已經根深柢固。如果我會說中文,一定更不舒服。但是當地的孩子們在資料館聽完解說後,仍然天真無邪;他們走出廣場,在那裡吃便當和拍照,看起來非常開心。如果這對他們來說是遠足,那自然愉悅,但至少我在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國立大屠殺遇難者紀念館,沒見過這樣的光景。

歷史是這樣製造出來的……

這就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參觀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的經驗。隔年的二○○七年,發生一件令人訝異的事。這年是南京大屠殺的七十週年,美國竟然製作了電影紀錄片《被遺忘的一九三七》(NANKING)。

這部電影是AOL(美國線上,為美國時代華納子公司)的副總裁泰德.萊昂西斯(Ted Leonsis)所投資,並且事前宣稱是蒐集過去的資料和證人,一切忠於史實呈現。

但萊昂西斯之所以想拍攝這部電影,是因為得知作家張純如自殺,很明顯的,她的著作《被遺忘的大屠殺》,便成為這部電影的藍本。

實際上,日軍在進駐南京市後,設立了一個安全區,而保護當地人免於虐殺的歐美人,特別是德國人約翰.拉貝(John Rabe),更被推崇為「中國的辛德勒」。也就是說,在中國南京也有一位像辛德勒一樣,把猶太人從大屠殺中救出來的人。

製作這部電影的美國紫山公司,拍攝團隊到達南京時,我女兒因為會英語、日文和中文,因此被找去當拍攝助理。他們帶著當時的日本資料(雜誌和報紙等),問我女兒:「這個報導的內容是什麼?」、「這個照片呢?」

我女兒正確的翻譯並傳達意思後,對方卻表示不可能這樣,而不願意採信。他們帶來的其他東西,有些像是在別的戰爭時於中國前線拍到的照片;他們會捏造一個標題,把它變成南京大屠殺的照片。但是電影企劃書的前言卻寫著:「日軍虐殺了二十萬以上的平民,強暴了數萬中國女性。」

二○○七年一月,電影《被遺忘的一九三七》完成後,在美國日舞影展(世界最大的獨立製片電影展)首次放映。之後,又在北京舉辦了首映會。同時,女兒將自己室友是中國學生的事實、南京大屠殺紀念館訪問記,以及個人意見投稿到南京的地方雜誌《城市指南》,一面說明日本人的主張,一面訴諸中日兩國應該友好的關係。身處反日情感強烈的南京,我認為女兒做到一個身為日本留學生該做的事。

又過了一陣子,據我所知,日本衛星電視櫻頻道的社長水島總,看了這部電影後提議:「既然對方這樣認為,那麼我們就來製作一部『南京大屠殺是幻想』的電影吧。」於是,開始徹底調查關於南京的第一手資料。

二○○七年十月,水島社長透過我的友人國際政治學家藤井嚴喜,委託我女兒去了一趟馬里蘭州馬里蘭大學學院公園。這裡有美國國家檔案和記錄管理署二館(The National Archives at College Park,Archives II),東京大審和南京的相關資料,全都完整收藏於此;美軍對從軍慰安婦進行偵訊調查的資料,也都沉睡在這裡。女兒每天都到這個地方,一張一張的查詢記載資料微縮膠片概要的檢索卡。她把關於松井石根(南京大屠殺主要責任人之一)、傳教士約翰.馬吉(John Magee)等相關人物的卡片,從各角落找出來,再委託承包商將記載在卡片上的微縮膠片複製出來。

事後我聽女兒說,資料的數量相當龐大,當初她實在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做完。女兒重複這樣的作業,進行了一個星期,幾乎將所有資料都影印之後,才帶回日本。

話說回來,講到描述南京大屠殺的電影,除了前面的紀錄片《被遺忘的一九三七》之外,還有之後製作的《南京!南京!》。而這部《南京!南京!》還比前者更忠於史實,並且敘述得相當真實。不過這是中國第六代、陸川導演的電影,並非紀錄片。

《南京!南京!》是一部黑白片,從日本士兵的角度描寫南京保衛戰,並且編織出日本士兵身為一個人的苦惱及中國的糾葛。這部電影在二○○九年於中國上映,二○一○年開始在世界各地上映,不過在日本卻只上映了一次。導演陸川提到,在製作這部電影時徹底讀遍了日本士兵的日記等資料,比起那些帶著刻板印象的美國人,反倒是年輕的中國人,更能柔軟而彈性的捕捉歷史,這實在相當諷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中國,失控中:大陸的機會和危險都失控,有人套利、也有人心血落空,你得先認清哪些現實》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