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導演會受這種折磨嗎?」中國導演哽咽談審查,這段在電視也被消音了

2015-09-22 10:03

? 人氣

2013年的四月,在第四屆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年度表彰大會上,導演馮小剛談到二十年電影路上的艱辛時,不禁哽咽了。他說,「過去的二十年間,中國的每個導演都倍受煎熬,這種煎熬就是審查」,而為了讓審查過關,卻還要把作品往不好的方向改,他忍不住要問「好萊塢導演會受這種折磨嗎?」

就在他致詞時,副控室裡有隻不知名的手,以具體行動示範了馮小剛這些藝術工作者受到的壓迫——因為當馮談到審查行為的時候,連這一段也在電視上被消音了;觀眾只聽到馮小剛說,「這種煎熬就是——(嗶)。」

馮小剛之後又對BBC記者表示,中國的導演「戴著腳鐐在舞台上跳舞」。「政府不想你把民族的陰暗、黑暗的東西拍出來」,但是在他的作品《1942》裡,講的卻是1942年中國抗日戰爭背景下的一場悲劇:當時河南大旱,戰爭正處於僵持階段,數百萬民眾忍受飢荒的痛苦,展開背井離鄉逃荒的旅程。他說,政府希望他們拍一些能讓民族自豪的東西,但是像《1942》肯定無法讓民族自豪。

導演馮小剛(圖/百度)
導演馮小剛(圖/百度)

那其他的電影工作者,又是怎麼看待電影審查?

陳可辛:不要把審查當作敵人

香港導演陳可辛的作品「親愛的」也是一部在批判中國社會問題的電影,但他對於電影審查制度的看法,倒也不是完全負面的。他說,沒有人知道審查制度是怎麼樣的,也不太可能應付得游刃有餘,因為它本身也不是白紙黑字的;不同時候的審查標凖可能也不是100%一樣,因為中國的社會、政治等方面會不停地影響審查標凖。他認為,不要把審查當作敵人,大家應該盡量去把值得拍或者有意義的東西拍出來,並且能夠去跟觀眾溝通。

他也認為,很多時候電影局也希望電影能夠過審,他們也是用經驗來預估現在的政治環境能不能允許這樣的細節表現出來。

導演陳可辛(圖/百度)
導演陳可辛(圖/百度)

賈樟柯:我得把共產黨人描繪成超級英雄

導演賈樟柯的作品《天注定》,深刻地反映了中國當代社會的黑暗面,即使在國際獲得好評,但是在中國境內上映的日子卻是遙遙無期。他曾說,為了在中國發片,「我得把所有的共產黨人描繪成超級英雄。」他接受媒體訪問時認為,應該盡快去著手實施電影分級制度。電影分級制度一方面可以保護青少年的權益,另一方面也能夠保證作者、導演的創作自由。

謝飛:自我約束會導致退步

在1993年以《香魂女》獲得柏林電影節金熊獎的謝飛,曾在微博發表《呼籲以電影分級制代替電影審查的公開信》,盼當局改革電影審查制度。他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韓國人把電影當作一種榮譽,而中國則總是要宣傳自己的革命思想,「有的電影在國外拿了獎之後在國內被剪得面目全非,因為有關部門認為這種電影丟臉。」

他也認為,多年以來,很多創作人養成了自我束縛的習慣,「我為什麼說張藝謀的電影為什麼越來越退步,就是因為他自我約束。」

關於中國對創作的審查,《紐約客》(The New Yorker)記者歐逸文(Evan Osnos)也在他的著作《野心時代》有生動的描述。如果讀者想要有更深入的認識,即將在9月29日開跑的「輕鬆讀中國」系列讀書會,將會邀請葉言都、楊志宏、李政亮等專家,帶領讀者一起用多元的視角,看見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國。

詳細資訊:https://goo.gl/pD47nk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