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加坡老闆驚呼:「台灣人實在太愛學英文了!」

2015-09-21 18:32

? 人氣

很多人從小就上美語補習班(圖/PROPan .@flickr)

很多人從小就上美語補習班(圖/PROPan .@flickr)

我的部落格成立至今,粉絲或朋友比較會好奇的是我與那群如此年輕就成功的新加坡老闆的互動,多數都是想知道平常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談話內容:「或是他們對於台灣的看法,甚至八卦都可以!」可惜的是,在星國的同事與老闆間,總少了台灣才有的人情味,所以也鮮少有工作之外的深入談天。

現在回想起來,倒是有個唯一一個話題我會避著跟新加坡人和我老闆不談,就是我在台灣念的大學與科系。畢業於實踐大學的應用英文系,讓我在新加坡的第一天闖蕩至今都備受困擾,這雖是個在我父母眼裡驕傲的里程碑,在異鄉卻鮮少提起,因為每當我一講完科系名稱,老闆總會皺著眉,用異常納悶的語氣問:「Elsa,我不懂耶,英文不就是拿來應用的,什麼叫做『應用』英文?」我通常都選擇傻笑、含糊帶過,因為實在回答不出個所以然。

在我這個七年級的年代裡,應該有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樣,從小就去上美語補習班,而我在國中和高中時,也都在台北車站的南陽補習街上為了考試度過每晚背單字與文法公式的日子。對於我背後的那位金主老媽來說,高分的段考考卷是她最好的投資報酬。可是,直到現在,我到了一個需要用英語討生活、溝通談判的世界裡,才驚覺短短的26年在地球活著的日子,我花了20年在「學」的英文,沒有辦法派上用場。看著我的表弟表妹還是背著厚厚的英文書去上美語學校,我不禁冒起冷汗,究竟有多少人還要到十、二十年後,跟我面對一樣的窘境呢?姑且先不談我們的教育制度發生了什麼事,光是一個語言背後的意義我們都搞錯了,如何去談一直被不肖業者的廣告文宣誤導的競爭力與國際觀?

這些痛苦不是抱怨完就能解決的,因為在我真正需要對新加坡的客戶與老闆溝通時,語言障礙我都過不了,何況是文化障礙?剛開始工作,每天都要見很多客戶,除了新加坡人,各種種族幾乎都會遇到,歐美人或印度人也不少,而當我這菜鳥業務很努力地用還算勉強過關的英文跟他們攀關係談天時,自以為用油嘴滑舌的業務技巧可以打遍世界,但當有些人會很開心地回覆我,繼續跟我暢聊,一段時間後總會打住,因為氛圍總會陷入一點尷尬外加冷場,無法再更深入聊下去,因為我的英文程度只學到這裡。這裡是哪裡?就是基本的生活應對與寒暄再多一些些商用英語罷了,而若談及各國娛樂與政治教育等時,雖有再大的心得,卻也常常只能「言不及義」,這實在是莫大的悲哀。

還有次在會議上,我老闆對客戶說:「我們Elsa是台灣人,你要講中文,不要講英文,不然我怕她做不好會議記錄。」當對方笑著說:「Elsa,那我講福建話可以嗎?」我羞紅著臉說:「啊......我在台灣算是外省人,家人都講台灣話,所以我聽不懂。但是,我會學啦!」這時我老闆直接嘲諷我說:「嗯......Elsa又要學了喔!很好學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