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三周年》她燒傷後「全家都讀護理系」一場災難,讓遍體鱗傷的女孩得到無微不至愛

2018-07-01 06:30

? 人氣

戴著壓力頭套,依欣只能用不求人止癢。(圖/時報出版提供)

戴著壓力頭套,依欣只能用不求人止癢。(圖/時報出版提供)

有位高中生網友看見八仙事件新聞報導後,留言指責傷友都是因為貪玩、愛玩,才無端招惹意外上身。這則留言使專心等待傷口穩定、復健的依欣,按捺不住滿腔情緒:「如果換做是你參加畢旅,你還會說是因為『貪玩』嗎?」看到依欣的留言,網友立即噤聲。

網路輿論給八仙事件傷友與至親再一次的傷害,誰會想到一次盡興的出遊,竟造成如此嚴重而深遠的傷;誤解也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八仙事件的燒燙傷友因身體不適坐博愛座休息,卻引來民眾誤會,指責年輕人不要無端占用博愛座,讓傷友滿腹委屈而落淚。

「如果是我遇上了,我會向對方解釋清楚,如果對方不相信我需要坐下休息,我會請他看看我的傷口。」依欣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

這些日子以來,他有著對燒傷的釋然,也衷心期望社會大眾能夠接受燒燙傷友,在日常生活中,他們的確有許多需要被體諒之處。

「社會需要多了解這群孩子的處境,他們不屈不饒的意志力,相當值得我們學習。」陳爸爸的語氣既是心疼,又滿是驕傲。

女兒多次在媒體上發聲,為的是挺身而出,持續面對社會上不公義的聲浪,燒燙傷友不僅得忍受身上無比疼痛、刺癢,未來更有一條漫漫復健長路。

陳爸爸感慨,生命無常,不知災害什麼時候會無情的降臨。學會同理,無疑是給自己最好的祝福。

一家人共讀護理系、復健科

自轉回故鄉花蓮慈濟醫院後,全天候照顧女兒的陳爸爸、陳媽媽已練就俐落身手,熟稔的為女兒替換紗布,更親自嗅聞傷口狀況,推敲是否該換藥。

「以前跟這孩子的接觸很少,但他承受痛苦所展現的意志力,改變了我一輩子的想法,也改變家庭相處方式。」陳爸爸以前對喜歡人際互動的依欣態度頗淡漠,八仙事件徹底改變他的想法,同時緩下腳步,省思除了生意,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眼看同期八仙傷友早已步上復健之路,並且一直進步,難免心生壓力,但依欣仍有偶發性的細菌感染,只能靜待傷口穩定。在慈濟就醫時,每日上、下午復健時段,職能治療師總會主動延長復健時間,耐心陪伴依欣上、下樓梯。但依欣還是希望轉換環境:「在醫院復健,會永遠覺得自己還是一個病人,只有換一個環境,才可以往下個階段前進。」

戴著壓力頭套,依欣只能用不求人止癢。(圖/洪佳如攝影|時報出版提供)
戴著壓力頭套,依欣只能用不求人止癢。(圖/時報出版提供)

傷口狀況穩定後,依欣在農曆前夕回家過年。熟悉的環境、親朋好友熱絡相聚以及溫馨的年節氣氛,讓一家人轉換在醫院的苦悶。更令人欣慰的是,依欣大幅降低服用止痛藥,在年節過後,順利於二月十六日北上復健。

「我們當作一家人去學習,別人上大學,我們是讀護理系、復健科,痛苦無價,學分無價。」陳爸爸豁達笑說。

用幽默,抵抗人生無盡苦痛。

又哭又笑,才是真實人生

八仙事發當晚,依欣從臺北亞東醫院轉至高雄長庚急救,為了保全性命,醫療團隊緊急將四肢割開,手腳全用頭皮進行植皮,右腳更面臨截肢命運,團隊在死神面前硬是搶回依欣完整四肢,為此,陳家滿是感激。

但進行水療時,陳爸爸看到女兒皮開肉綻的破碎肢體,眼淚還是不禁落下,護理師一句:「你哭了,依欣會難過。」陳爸爸馬上擦去淚水,陪伴女兒一次次進行水療、復健。

每天到換藥時間,當四肢傷口全被打開,依欣痛到流淚,哭得無聲、無助。上藥時更是全身痛到顫抖,無數次心生:「為什麼會是我?我好想放棄……」

回想事發當晚,在慌亂的現場他曾被推倒兩次,被人踩踏。但依欣知道,好朋友比他更怕痛,當下只想為他找到水源,根本沒有時間考慮自己的傷。

「哪怕只是一點點都好,就是沒有人給我們水……」事故位置距離漂漂河還有好一段距離,現場尖叫聲四起,哀號聲不斷,依欣在生死關頭表現特別沉著,忍著腳底板傳來的劇痛,勇敢前行。

「你不痛嗎?」旁人問他。
「我好痛啊!可是叫也沒用,冷靜,才能讓別人發現你、看見你。」

依欣悠悠表示,可能是過去練跆拳道的經驗告訴他,痛不能只是大喊,那解決不了事情,必須在第一時間冷靜,看看自己正面臨什麼處境。

矽膠材質的壓力面膜雖然較不透氣,但能將疤痕壓得更加平穩、美麗。(圖/李賢霖攝影|時報出版提供).jpg
矽膠材質的壓力面膜雖然較不透氣,但能將疤痕壓得更加平穩、美麗。
(圖/時報出版提供)

一心為好朋友找水的意志支撐著他,度過最難捱的生死關頭。但依欣漸漸失溫,陷入極度疲憊狀態,在即將失去意識之際,身旁一直有個陌生人呼喚著,要他不要入睡。「我一直好想跟他說聲謝謝。」是茫茫人海中的緣分,救回依欣寶貴性命。

當晚送往高雄長庚醫院,搶救第一天即意識清醒,開口第一句話是:「對不起……」許許多多的第一,是與時間拔河,是超乎常人的意志,是身為女兒的滿心愧疚。

纖細的他,身上多處三度深層燒傷,至今傷口仍反覆感染,癒合不如預期,拖延復健速度,仍是一次次考驗。依欣總笑著對朋友說:「記得吃胖一點,不然遇到火災沒得燒。」玩笑背後,是生命換來的深沉無奈。

「他高興,我就高興;他掉淚,我就跟著掉淚。」淚要流多久才會停?陳爸爸與陳媽媽帶著泛紅的眼眶與黑眼圈,時而為女兒受的傷不捨哭泣,又為他的堅持敞開笑顏。

對陳家而言,又哭又笑,才是最真實的人生。

受傷前的依欣身材姣好(左為依欣)。(圖/陳依欣提供|時報出版)
受傷前的依欣身材姣好(左)。(圖/陳依欣|時報出版提供)

採訪/洪佳如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結痂週記:八仙事件 他們的生命經驗,我們不該遺忘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