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順境逆境都要微笑--第二馬神戶馬教我的事

2020-01-03 09:00

? 人氣

跑到汗水曬成鹽(圖/謝幸吟提供)

跑到汗水曬成鹽(圖/謝幸吟提供)

和邊跑邊哭的名古屋初馬完全不同,我的第二場馬拉松全程帶著笑容完成。42.195公里,一路照相歡樂跑,以「左右逢源的6:19:16」慢速完賽。向跑步學習的事很多,第二馬神戶馬教我的是,順境逆境,都記得微笑面對。

(圖/謝幸吟提供)
花了6小時19分16秒跑完全程(圖/謝幸吟提供)

2019年11月17日星期日清晨6點,我們路跑三兄妹專屬的兩人應援團,早就準備好前一天博覽會拿到的加油棒、台灣帶來的國旗、以及神戶馬特有的黃色手套,從下榻飯店誓師出發。黃色手套象徵向日葵,花語是信念與光輝的向日葵,又稱為太陽花。1995年1月17日神戶、淡路島、以及神戶與大阪之間的都市,遭遇了規模7.3的強震,受災嚴重,各界對於災後重建伸出援手,神戶馬拉松特別以黃色手套,表達對於當年應援的感謝。友情與感謝,正是神戶馬要傳遞的價值。

(圖/謝幸吟提供)
(圖/謝幸吟提供)

9點25分,16度天氣晴。起跑前有簡短的祝福儀式,再分批由神戸市役所起跑。黃色手套向空中揮舞,或握拳或伸直手掌,都充滿能量。而隨著跑者前進擺動,更是動態的難以言喻的美。

(圖/謝幸吟提供)
黃色手套向空中揮舞,或握拳或伸直手掌,都充滿能量。(圖/謝幸吟提供)

起跑的當下,真是蠻舒適的天氣,沒多久有人叫我,原來是金門好朋友,我們在台灣約好跑完當天一起吃大餐,沒想到在2萬零320人參加的比賽,竟會如此巧遇!趁著剛起跑體力還不錯,邊跑邊聊,經過3公里處,有人用日文高喊一句話,跑者全都笑了,朋友把那句日文翻譯給我聽,原來是:「只剩30幾公里了,加油!」,慢了好幾秒但我跟著大笑。同行了一小段,我們放飛彼此,依著自己的速度和節奏往前跑。

(圖/謝幸吟提供)
(圖/謝幸吟提供)

天氣愈來愈熱,體力快速流失,抹去汗水的同時,感覺得到肩、頸、手臂有細砂,原來是鹽,我看見陽光下一顆顆鹽粒閃閃發亮。就在這時,和初馬一樣最感動的媽媽的聲音出現了,她在21公里處的明石大橋等我。2016年我和媽媽妹妹的日本行,其中一站就是明石大橋,時隔三年,跑過的那個瞬間,很多舊畫面湧上心頭。拍照後,帶著充滿回憶的感恩心情和甜甜的(其實是鹹鹹的)笑,繼續跑。

依照神戶馬主辦單位的公布的資料,沿途加油人數多達61萬人;而參賽者有1萬9,488人完賽,完賽率95.7%,雖然跑得慢,但我是其中之一。29.1至34.1這5公里,簡直是地獄試煉,這時我想起專屬應援團的加油,想起沿路的小學生、銀髮族、身障者、年輕父母牽著孩子推著嬰兒車全家出動、樂團、高中生等,都用自己的方式,或高分貝吶喊或盡情表演或一個笑容一次擊掌,幫每一個跑者加油,我擦擦汗,沒有放棄,雖然又餓又累,但繼續堅持著,而且記得微笑。

(圖/謝幸吟提供)
(圖/謝幸吟提供)

地獄試煉不是只有一個,最後的3、4公里,一路上坡,跑上神戶大橋,這時體力已經到達極限,只能靠著意志力往前「走」,幾乎跑不動但還可以走,當我勉強跑幾步時,加油志工對著我大喊:「good run! good run!」這一句跑得好,並不符合實情,但無疑是強心劑。拿著最後笑顏加油板的志工,我們開心合照,就這樣,笑著跑進終點。

(圖/謝幸吟提供)
拿著最後笑顏加油板的志工,我們開心合照,就這樣,笑著跑進終點。(圖/謝幸吟提供)

神戶馬是日本馬拉松發源地,源於1909年,日本馬拉松已經110年了。我用雙腳與汗水,體驗了這場歷史悠久的比賽,參與了對阪神地震重建的祝福。

(圖/謝幸吟提供)
(圖/謝幸吟提供)

第三馬,2020一開年就要跑了,1月5日廈門馬。寫下第二馬神戶馬拉松教我的事--「順境逆境都要微笑」,在每一個覺得累的時候,知道有人為我加油打氣,也期待今年11月跑向雅典--世界馬拉松的起源。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