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變成高樓大廈,是福還是禍?紐約市長的新嘗試:把監獄融入社區

2020-01-03 09:30

? 人氣

東河的里克斯島(Rikers Island)舊型大監獄,夾在布朗克斯及皇后區中間,曾是軍事訓練基地,後成為垃圾堆填區,更於 1932 年開放第一座監獄。(圖/*cup提供)

東河的里克斯島(Rikers Island)舊型大監獄,夾在布朗克斯及皇后區中間,曾是軍事訓練基地,後成為垃圾堆填區,更於 1932 年開放第一座監獄。(圖/*cup提供)

紐約貴為國際大都會,到處都是聳立的高樓大廈。但這些摩天大樓背後,還有一個凡人無法觸及的島嶼,裡面住著上千名囚犯。今年 10 月,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為改善囚犯的居住環境,決定重新構建能夠融入社區,佇立高樓之中的監獄大廈。然而,為何該計劃推出後,迎來了巨大爭議及反響?

散落在城市裡的新型監獄

現有位於東河的里克斯島(Rikers Island)舊型大監獄,夾在布朗克斯及皇后區中間,曾是軍事訓練基地,後成為垃圾堆填區,更於 1932 年開放第一座監獄。起初該監獄只關押 2,200 人,後不斷擴建,90 年代更一度關押多達 20,000 人,現容納 7,000 人。前州首席法官 Jonathan Lippman 曾於 2017 年帶領獨立委員會調查該市的司法系統,他形容大型監獄為「一座集體監禁的模型,沾污所有觸及的東西」。

白思豪早前表示,欲全面改革紐約的刑事司法系統。他計劃於紐約 4 大地區:曼克頓、布魯克林、皇后區及布朗克斯(Bronx)分別建造 4 座新監獄大樓。項目非常龐大,首先須將囚犯人數降低至 3,300 人,再耗資 87 億美元(約 680 億港元)建造新監獄,估計於 2026 年完工後,方可完全關閉舊監獄。

刑事司法部門主任 Elizabeth Glazer 形容:「這是一個去監禁化(decarceration)的計劃。我們對於懲罰目的、對待人的方式、警官及監禁之間關係的看法有所改變。」她表示過去 6 年,紐約監獄人口減少 40%,犯罪率亦有所降低,成為美國最安全且囚犯最少的城市。

(圖/*cup提供)
左圖為曼克頓現時的樣貌,右圖為監獄大廈的示意圖。政府根據該範圍各個建築的空間,估算並設計出能夠容納最大面積的高樓。樓頂將作為公共開放空間。 圖片來源:Neighbors United Below Canal/Twitter(圖/*cup提供)

居民拒絕為新監獄買單

居民反而認為廢除島上的舊監獄便可,無需特意建造新的監獄。非政府組織 No New Jails 成員 Sophia Gurulé 說:「你無法重新定義監獄。因為監獄本身就是為了去人性化(dehumanise)而建。」唐人街組織聯成公所(Lin Sing Association)則提議,將里克斯島改造成綜合設施,包括醫護設施、運動場所、工作培訓中心、耕種區等等。

巴斯大學(University of Bath)犯罪學系教授 Yvonne Jewkes 亦提出憂慮:「對囚犯來說,私隱和活動自由是最重要的兩件事。」她表示,高樓的佔地面積小,囚犯沒有足夠活動空間,且生活空間密集,帶來私隱問題。她以芝加哥都市懲教中心(Metropolitan Correctional Center)為例,該中心 28 層高,呈三角形,聳立於城市中間,窗口只得 5 吋闊,開放空間則只有樓頂的運動場,突顯出在現代城市裡堆疊囚犯的殘暴性。

目前,非牟利建築和城市規劃組織 Van Alen Institute 負責設計更健康且人性化的監獄基礎設施。組織主任 Jessica Lax 解釋:「里克斯島在設計上並不方便,律師和家人難以前往之餘,好些拘留者甚至因為進出島嶼非常麻煩而不願上庭。」加上河流飄來陣陣腐爛和尿臭味,夜晚又從隔壁傳來嘈雜聲音,居住環境極不理想。

該組織認同「去監獄化」的構思,但認為應該側重於靠近法庭、簡化司法程序、更容易與律師接觸及更完善的釋囚服務。另外,此類設施應同為囚犯和當地居民使用,以增加社區聯繫和減少對監獄的排擠。Jewkes 說:「社會傾向將囚犯變成危險的『其他人』,監獄充滿神秘感。我們應該將監獄變成社區的一部分,通過與其他設施合併,有助打破迷思。」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監獄變成高樓大廈,是福還是禍?)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