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房想出租,卻怕來路不明怪客上門?韓國小資族當房東,初體驗就碰上這神人!

2016-12-13 15:45

? 人氣

一個韓國Airbnb屋主,透過租屋看見世界。(圖/Airbnb, Backpacker

一個韓國Airbnb屋主,透過租屋看見世界。(圖/Airbnb, Backpacker's room@Hongdae提供)

我從BnBHero首位訪客那得到了勇氣,於是決定將房間上線到最大的短租平台airbnb,但房間介紹那欄還是只有幾張沒什麼看頭的照片。雖然小房間才不過250平方公分左右,卻怎麼也沒法一次拍出整體樣貌。而且我還想將房間裡唯一值得驕傲的大窗,以及從窗戶灑進來的陽光拍進相片中,所以我只好走出房門,從走道往內拍,結果本來就小的房間,這下看起來更小了。但是又如何?雖然房間簡陋,但既然要秀出來,就要讓人看到最自豪的一面。

如果仔細觀察細節,簡陋感會更明顯。地板鋪著大概已經用 了7年的泛黃炕油紙(註1),壁紙連接處像滾燙的豆醬湯裡開著口的蛤蜊。牆壁上一道道深深的刮痕,讓人懷疑這房間是不是養了隻 猛獸。由於房間裡也沒有足以遮掩這些缺點的家具,我只能把這所有一切坦率地收進照片裡。只有占了房間四分之一空間的一張深色木質書桌,彰顯這裡的確有人居住。

有了BnBHero 的經驗做後盾,我開始以霸氣十足的句子,洋洋灑灑寫下房間描述:

〈一個乾淨、愜意的房間〉 位於最棒地點的民宿, 徒步10分鐘,就能抵達弘大和漢江, 家具不多,但該有的都有。 房東在弘大附近的小唱片公司上班,如果您喜歡音樂,一定能相處愉快。而且還能推薦首爾的好玩之處!要說哪裡好玩,房東敢保證自己是達人!

另外,在您走進前往民宿的巷弄時,就能感受真正的韓國風情。這裡,讓您融入在地生活!

從一開始下的標題就有問題,什麼叫做「乾淨、愜意」啊?雖然用這兩個詞來形容房間沒什麼問題,但內文描述卻一點也沒有表達出房間的特徵或優點,可說是最糟糕的民宿介紹。現在回過頭去看,每一句描述都讓我覺得尷尬,但那時確實盡了最大努力,發自內心寫下這篇介紹文。

寫完之後,其他項目也一一填寫完畢。當時 airbnb 規定最低住宿費是一天韓幣15,000元(約台幣450元),我想總不能以最低價格出租吧,就訂了一個比最低住宿費稍微高一點點的價格。然後其餘換匯之類的事項,就隨房客的方便。有了一次填寫的經驗,這次很快就完成了。

完成之後,我隨便瀏覽了首爾的其他民宿,結果讓我深受打擊。竟然有人把高級辦公套房整個出租,也有各國人匯聚的熱鬧宿舍,還有房東夫婦提供精緻早餐的家庭住宿,各種類型應有盡有。沒想到首爾竟然有這麼多任誰看了都想住一晚的漂亮民宿,再看看我這間又小又簡陋,可憐兮兮的小房間,根本無法立足其間。要說與其他民宿有什麼差別,大概就只有霸氣吧!

然而,就在房間上線之後不過兩天,「叮咚」一聲,airbnb的 App傳來了通知。起初以為是airbnb總部歡迎我加入,或告知平台規定之類的訊息。

怎麼回事?竟然是某個人想入住的訊息。我瞄了一眼發問者的暱稱,出乎意料飛來的訊息,讓我的心開始劇烈跳動。小心地通過系統驗證,短暫遲疑之後打開訊息,緊張兮兮的我正準備仔細拜讀訊息時,卻發現訊息十分簡單明瞭。

「我要去韓國,想住你家,時間上沒問題吧?」

(圖/天下文化提供)
(圖/Airbnb, Backpacker's room@Hongdae提供)

我的天啊!房間才掛上網站不過兩天,就有人來詢問了,沒搞錯吧?為了搞清楚這到底是夢是真,還是跨國詐騙,我雙手顫抖給了一句充滿懷疑的回答。

啊……,時間沒問題。不過你真的要住我家嗎?「是啊,怎麼了,不行嗎?」

第一位訪客和我一樣,是個霸氣十足的人,名叫華倫提諾,來自有點陌生的國家──克羅埃西亞。從照片來看,他的長相會讓人忍不住聯想到電影「暮光之城」裡的狼人。濃眉下深邃的雙眼,挺直的古銅色大鼻子,薄薄的雙唇,帶著一抹悠閒的笑容,有點像是粗獷版的C羅,懷裡抱著一隻與他粗獷形象十分不搭的小白狗,而他的職業竟然是工程師。從各方面來看,是個充滿魅力但難以捉摸的男人。

他第一次來韓國,竟要住在沒有任何評價的房間!反觀我因為第一次接到預約,所以不厭其煩又開心地回答他所有疑問。在見面之前,我們已經來來回回傳了將近20封訊息。

你會和失散已久的老朋友這樣傳訊息嗎?還是會對遠赴國外留學的女朋友這樣呢?不,他們都比不上,因為華倫提諾是要來我這裡花錢的客人!他住兩天的房租是韓幣32,000元(約台幣960元),除了華倫提諾之外,誰會來拜訪我,還要付我錢?我滿腦子只盼著他趕緊出現。我一整天心情都很好,感覺這天工作效率也比平常提高很多。

就這樣,訪客來了

但是,不安讓我一夜輾轉難眠,我到底在做什麼啊?竟敢用 那間跟倉庫沒兩樣的房間接待「房客」?是不是瘋了?

華倫提諾會怎麼看待這個房間?如果他只是抱怨房間太小、太簡陋,那他還算是君子。可是他說不定會把我房間的照片放到臉書,大肆批評韓國竟然有這麼沒良心的人(那我可就丟臉丟到國外了)。搞不好他還會向airbnb總部提出抗議,說自己被騙了。可能會發生的情況太多,我連猜都不敢猜。

當初將房間掛上平台時的勇氣,一下子全縮了回來,只剩下一個膽小的合井洞上班族因為不安而直發抖。早知道認真工作就好了,何必為了多賺一點錢,沒事找事做!

4月8日上午10點,華倫提諾來電說他抵達仁川機場了,我教他機場地鐵的搭乘方法。語氣雖然鎮靜,但心裡卻很緊張,我想他應該聽不出來吧!

中午休息時間,我偷偷摸摸地出了公司,往地鐵合井站走去。他說他在合井站附近的餐廳吃中飯,那是一間隨處可見、白天賣炸雞或漢堡套餐之類的連鎖餐廳。那裡是個非常平凡的小食堂,在合井洞混的潮人是絕對不會去的;但想到一個來自克羅埃西亞的大男人,竟然坐在那裡等我,原本滿心不安,這下也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不過,這樣的想法只短暫紓解了我的緊張,當我透過玻璃窗看見一個可能是華倫提諾的外國人時,突然嚇了一跳。一個身材魁梧的異國身影,彷彿在探究韓國食物似地,正小心翼翼地品嚐炸薯條。(呼!這下真的要開始了!我該怎麼開口呢?)

走進店裡,我故意在華倫提諾的餐桌附近繞來繞去,再裝作無意間對上他的眼光。他抬頭望向我,露出「看我幹嘛?」的表情。我冷汗直流,努力裝出泰然自若的樣子,卻掩飾不住聲音裡的顫抖。

「請問⋯⋯你是華倫提諾吧?」原本冷漠的臉一下子散發出愉悅的光采,他突然站了起來,伸出大手,來個美式握手禮。我糊里糊塗握住他的手,還來不及致意,肩膀就砰地一聲撞上他的寬肩。在他強大的握力之下,我不由自主地被帶了過去。這突發情況,讓我腦袋一時還轉不過來,就被他毫不客氣地按下來坐在餐桌旁。他一臉開心的要我一起吃,大大的微笑裡充滿天真爛漫的誠意,但一聽到我說自己可能沒時間吃飯,華倫提諾又趕緊吃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說英文的緣故,我的英語沒有想像中的流利,而且來自四面八方的視線讓我臉紅心跳。大白天坐在炸雞店裡,一對韓國上班族與外國青年的怪異組合,充分吸引了周圍的注目。

華倫提諾快速吃光了盤子裡的食物,走到櫃檯結帳之後,又慎重地走回我身邊。

「宰源,這裡不用付小費嗎?」

「嗯,韓國沒有那種習慣。」

「哇!韓國真是個好地方!」 我對著睜大眼睛,一臉幸福的華倫提諾說:「回家吧」,指指回家的方向,他愉快地點點頭。(我旁邊竟然有一個從地球另一頭過來的克羅埃西亞陌生青年。)

一股還無法適應的尷尬氣氛包圍著我倆,上下班常走的熟悉街道和風景,看上去全都灰濛濛一片。

不知道華倫提諾是否知道我的心情,因為他只是忙著四下張望。(我這樣做沒錯吧?不過這傢伙怎麼這麼開心啊?)

不知道該說什麼,東南西北瞎聊一陣後便到家了。10分鐘的距離,像是走了30分鐘似的。天氣不熱,我卻滿身大汗,襯衫都濕了。(管他的,先進去再說。)

我豁出去了,帶著他走進家門。映在眼前的房間是我心愛的家,不過或許對華倫提諾來說,是一個狹窄、簡陋,一點也不舒服的落腳處。我拉著正在觀察天藍色壁紙和雅致廚房的華倫提諾,走到小房間前。

呼!深呼吸之後,用力打開房門。

「有點小,也有點舊吧?不好意思,這是你的房間。」

除了書桌,一無所有的房間裡,孤零零地放著一張昨晚才緊急從大賣場花了40,000韓元(約台幣1,200元)買的彈簧床。陽光從大窗戶灑進來,早晨還能聽見啁啾的鳥叫聲,原本是我覺得最棒的房間,這時卻顯得如此寒酸。而且對於體格有韓國高中生兩倍壯碩的華倫提諾來說,這房間顯然太小了。我忐忑不安地等待他的反應。

然而,華倫提諾卻給了我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

「好美啊!」 我一時說不出話來,他說好美,我沒聽錯吧?

「真的嗎?華倫提諾!你說好美?是指這房間嗎?!」

華倫提諾一臉悠哉的說,房間雖然不大,但睡覺沒問題,價格又便宜,對他來說是個非常好的地方。然後便要求改以現金結帳,他熟練的數了韓幣32,000元給我。這是我賺到的第一筆外快,紙幣在我手中的觸感,有點陌生。

我後來才知道,如果不經過 airbnb 的線上結帳系統,直接以現金交易的話,會面臨無法得到airbnb所提供各類保障的危險。 但就算當時知道,大概也覺得無所謂吧!這可是我生平直接賺到月薪之外的收入。在「這就是共享經濟的力量」想法下,我的野心漸漸大了起來,心也劇烈跳動。如今我終於有了可乘之機,不用靠薪水賺錢了。呀呼!

(圖/天下文化提供)
(圖/Airbnb, Backpacker's room@Hongdae提供)

原本華倫提諾只打算住兩天,後來又多住了兩天。不過比起之後借宿的其他房客,他在我家停留的時間其實不算長。因為他是第一位房客,基於好奇心,我們之間應該有很多話題可以分享,但卻一直到華倫提諾離開的前一天晚上,我們才約了聊天。我們沒精力再到外面,只從冰箱拿出啤酒,一面喝一面聊。

「華倫提諾,你不是工程師嗎?是哪類型的工程師?」

「嗯,我設計F1賽車引擎。」

我以為我聽錯了。F1賽車引擎?世上還有這種職業嗎?好奇心一被挑起,我開始不停地發問。

「F1不就是指那種極速競賽的車種嗎?引擎要怎麼設計?不會是要設計得漂亮吧?不過那種車貴得要死,是吧?」

華倫提諾以手勢安撫興奮的我,要我等一下,接著秀出他設計的作品。然而文件上充斥著外星文資料,我實在看不懂。哎呀!先不管這些深奧的文件,我馬上又提出問題。

「那你現在休假?」

「不是,我沒有什麼休假,我一年只工作兩次。」 我是不是又聽錯了,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華倫提諾說,平常他會和客戶見面,代為設計引擎,其餘的日子就像現在這樣環遊世界、和朋友見面。這次來韓國,是來拜訪去年在克羅埃西亞認識的韓國朋友,接下來他還要去釜山,然後再去英國。

天啊!竟然有人是這樣過日子的!這讓一直認真工作的我情何以堪。難道說只要一技在身,就能一年只工作兩次,過著環遊世界的生活嗎?早知道高中的時候,我就是啃也要把數理課本給啃下去,走理工科路線才對。

同時,我也無比尊敬華倫提諾,因為他懂得如何安排生活。 他聊著自己的工作、愛情、旅行,一問一答之間,這一夜就這麼過去了。我想連天方夜譚也未必比他的故事有趣吧!與華倫提諾的促膝長談,讓我分不清這裡是韓國的 airbnb,還是克羅埃西亞的小酒館。

與第一位房客道別

感受著巨大的疲倦,我勉強睜開眼睛,華倫提諾正忙碌地收拾著。

「華倫提諾,你不累嗎?這麼早起來做什麼?」

「宰源,你醒了嗎?我還好,一點也不累。不過有點晚了,我得趕緊出門才行。」

「一大早你要去哪裡?」

「還能去哪裡,我要去機場啊!今天是我退房的日子。」

「啊⋯⋯嗯?退房?」一瞬間的驚慌讓我的笑容從臉上消失,我真是個粗心大意的房東,連房客何時退房都沒注意,昨晚還拉著今天一早就得離開的華倫提諾聊到凌晨,把人家搞得這麼累,真是太不應該了。依依不捨之際,也深感抱歉。有別於我的擔心,華倫提諾反而神采奕奕,面帶笑容。

一面說著沒多少時間了,一面把行李箱拖到鞋櫃旁。突如其來的道別,讓我有點不知所措,腳上的襪子多次穿了又脫。釜山太遠了,我到底該送到哪裡,心裡一點譜都沒有。華倫提諾或許感受到我的心情,他要我待在家裡就好,按著我的肩不讓我動。明明年紀比我小,卻像個大哥哥一樣。

「託你的福,我玩得很開心。我要去釜山了,抵達倫敦之後再跟你聯絡。」

「嗯,謝謝你,一路平安!無論如何,真羨慕你能去英國。」

「是啊,我也無比期待這次的旅行。」他穿上鞋子,調整了一下行李箱的手把高度,臨別前又附帶一句話。

「對了,如果有機會來克羅埃西亞的話,不要花錢找地方住,我在克羅埃西亞到處都有朋友!」

他果然是一個「酷斃了」的男人。

懷著顫抖的心情開始了第一次airbnb經驗,就在又激動又不捨的情況下結束。看著華倫提諾離開之後這空蕩蕩的家,我突然感到一陣空虛,但內心深處卻似乎闖進了某種溫暖。

我的房客付給我第一筆收入是64,000韓元(約台幣1,920元)。然而華倫提諾其實付出的比那更多。首先,他讓我知道我的小房間比我所想的更具競爭力。沒錯,今後這房間想必也有更光明的未來。如果預約滿檔的話,我的手頭也會寬裕一點。

但更重要的是,他讓我知道這個世界如此寬廣,有著各式各樣的生活方式。我的第一位房客華倫提諾,讓一個在首爾這塊小小的土地上,如今才30歲,老愛不懂裝懂的我,學會放下身段,不再自以為是。(是不是當了airbnb的房東,以後就能和外國朋友們住在同一個家中,盡情傾聽世間的故事?)

住在同一個地方,認識五花八門的職業和多采多姿的世界,真的沒有比這個更令人興奮的事了。未來可能還會認識無數的房客,見識他們的人生故事,這一切都令我期待。既能賺錢,又能累積經驗,一舉兩得的單人房民宿,現在正要開始!

註1 | 韓國住宅中常用的一種油質地板紙,熱傳導性強,自古便沿用至今。
註2 | 葡萄牙足球選手羅納度(Cristiano Ronaldo)。

作者介紹|崔宰源(小崔)

2015年airbnb巴黎全球大會的韓國房東代表,從韓國知名廣告公司轉職到唱片公司擔任企劃,生活曾一度陷入山窮水盡,他靈機一動,將自己當倉庫用的小單人房整理之後,放上全球民宿網站airbnb,從此開啟了小資上班族的副業——民宿房東。

原本抱著開拓財源的心態出租房間,沒想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們,反而帶給他意想不到的收穫。目前以都市旅遊和生涯規劃為主題受邀演講,作者也正準備邁向另一個人生新方向。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天下文化《airbnb教我懂得人生是一場分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