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自己和解?牛津大學教授:暫停那沒完沒了的自我霸凌就是種慈悲!

2016-12-04 07:30

? 人氣

對我來說,修習正念最難之處,在於要努力對自己慈悲。但這也是正念的基石。我甚至不喜歡討論「慈悲」這兩個字,因為當想法偏向負面時,慈悲會是你最不想對自己做的事。

你會氣自己為什麼要難過或焦慮。世上明明還有人在戰區為求生存而奮戰,你卻要什麼有什麼,還可以在大清早四點訂購瑞典肉丸外帶。你會覺得自己最不配得到的就是仁慈。

而且每次聽到有人對自己仁慈,我都會想到有人在浴室點香氛蠟燭,再用喜馬拉雅山小犛牛奶泡澡的畫面。

我在牛津研讀正念時,曾請教我的老師馬克.威廉斯教授,為什麼我會那麼討厭對自己仁慈。

他說只要坐下來修習正念,就算只有一分鐘,也是對自己仁慈。只要能對自己仁慈,就有了健全的心態,也能將這份仁慈傳遞給他人。他說,只要暫停那沒完沒了的編列清單和自我霸凌,就是一種慈悲。

我知道我說的話聽起來很空泛,但我真的很努力想與自己的悲觀和解。即使是年幼的我,也未曾有過可愛溫暖的想法,反倒是無法原諒自己或別人的念頭居多。

我知道我是對自己最殘忍的人,總是在朝自己扔手榴彈。越想停止那些念頭,反而越揮之不去。為了解除這種情況,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修習正念。

如今我已修習正念多年。在修習正念時,我感覺自己正在做心的仰臥起坐,在呼吸與思緒之間來回,這樣比較容易讓自己變成旁觀者。有時在二十分鐘內,我只注意到一次吸氣或吐氣。就在我開始樂在其中時,我的心卻破壞了我的注意力,於是我又聽到平常腦子裡那些聲音:你忘記訂購浴室踏墊了,你這個白癡。

每個人都有一位旁觀者。當你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思緒或行為時,這個旁觀者就出現了。「喔!你看,我正在咬指甲」或「我正在吃東西,沒有狼吞虎嚥」正念是我知道做了之後,唯一能脫離絕望情緒的方式,甚至還能暫時脫離自己幾秒鐘。

如何修習正念

稍安勿躁。我會在書中介紹我設計的六週訓練課程,把修習正念的方法灌輸到你那未開發的腦子裡。

你將學習到如何知道自己的心已開始散亂,然後把心帶回平靜澄淨的狀態,以便做出更好的決定。另外還有個附帶的好處是,你能到「現在」一遊。對我來說,能讓自己的思緒平靜下來,不再紛亂,是我能為自己做、也是最值得做的一件事。我相信對你來說也是如此。

學習正念跟學習任何需要練習的技巧一樣,不可能只要祈求好運就能做到。練習正念這件事本身並不困難,過程通常也很愉快,但困難之處在於若想受益於正念,一定要天天做,即使只做幾分鐘也好。

在你翻白眼之前,請容我提個醒:在生活中學到的一切,都是透過反覆練習而習得的,包括讀這幾個字的能力。所以,為了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有需要時使用正念,你必須先鍛鍊某塊肌肉,才能強化自己專注的能力。

一開始要先注意自己內心的狀態。平常你會查看外面的天氣,而現在你是在查看心裡的天氣。如果心裡的天氣晴朗、微風徐徐,那就繼續做你正在做的事,並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如果你注意到批評想法的陣陣強風,或壓力的暴雨正在逼近,就刻意把焦點轉移到某種感官─視、味、嗅、聽、觸等五感知覺

最重要的是,只要專注於某種感官知覺,紛亂的心就會自動轉變成背景聲,因為人腦無法同時思考又專注於感官。只能擇一為之。專注於感官知覺,能讓你在思緒襲來時保持理性。只要勤加練習,定能鍛鍊出當妄念紛至沓來時刻意轉念的能力。

我認為心存正念是刻意為之的結果。只要努力、刻意切換自己的焦點,就能立刻活於當下。你不可能聽見明天或昨天的聲音,一切都發生在現在。活在「此時此刻」,就只會有所感覺,而不會有評判的念頭。這種專注於一種感官的能力,對你以及對你修習正念來說,就跟心錨一樣。

作者|茹比‧韋克斯(Ruby Wax)

喜劇演員、電視作家。牛津大學正念認知療法碩士,也是《精神問題有什麼可笑的》(Sane New World)作者,最近因其奉獻於心理健康領域而獲頒大英帝國勳章。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全新六週正念練習法:全球最熱潮流,人人都在追求的內在整理,讓你進入最佳工作狀態,活出愉悅人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