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由裝甲車事件看獨特的中星關係

2016-12-04 06:30

? 人氣

中國與新加坡的「裝甲車事件」背後代表的意義除了政治問題,還有許多更深層的含意。(資料照,顏麟宇攝)

中國與新加坡的「裝甲車事件」背後代表的意義除了政治問題,還有許多更深層的含意。(資料照,顏麟宇攝)

兩個月前,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在9月21日報導:18日落幕的不結盟運動高峰會,在磋商成果宣言的過程中,新加坡曾執意要求放入為菲律賓南海仲裁案背書的內容,但在其他國家反對下「未能得逞」,最後還引發新加坡駐華大使與環球時報筆戰。

接著,英國BBC於11月24日的報導,一艘從台灣高雄開往新加坡的集裝箱輪停靠香港葵涌貨櫃碼頭期間被查出載有裝甲車,據相關消息指稱,由於香港海關接獲廈門的通報,遭海關以涉嫌走私軍火為由扣押,而後證明九輛裝甲車皆是來自新加坡軍方所擁有的AV-81運兵裝甲車,而新加坡陸軍的代表也正於香港處理後續事宜。接著,在大陸的相關論壇上面開始陸續出現各種「中國正在修理新加坡在南海問題的不當表態」的相關言論。

筆者甚至在鳳凰網上看到早先批評「新加坡對中國做了非常多缺德事」、「南海水深,新加坡不要挑事」等相關言論。

看到這裡不僅讓筆者想起最近因準備期末考而溫習的新加坡對中國政策。

「Riding the Chinese Dragon」

新加坡與中國大陸乃至於台灣的關係極其複雜,不僅官方交流、亦有私人交情,當然這裡我們僅用幾個與裝甲車事件相關的角度去探討中新關係。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新加坡作為華人為主體的小國家,四周卻圍繞著馬來人與穆斯林。如果新加坡在立國之時選擇讓自己成為華人國家(講中文並且試圖同化馬來人與印度人),而非多元種族國家的話,那會有兩個結果:第一個,族群鬥爭會無法停止,這個在建國之初就曾發生過種族衝突。第二個,他會被認為是成為「第三中國」,甚至是中國的代理人,而不僅如此,還會增加鄰國對自己的敵意,尤其周邊各國對於馬六甲海峽特別感興趣,即便是經濟起飛之後,馬、印兩國甚至還曾經在新加坡國慶當天到邊境進行軍事演習,或是馬來西亞藉由切斷水源的方式威脅新加坡當小老弟,新加坡所面臨的處境可想而知。

新加坡。(圖/Klook提供)
新加坡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新加坡作為華人為主體的小國家,四周卻圍繞著馬來人與穆斯林。(資料照,圖/Klook提供)

在看新加坡與中國大陸的關係,自1978年鄧小平訪中之後,逐步建立起與新加坡的關係,更確立了「向新加坡學習」的方向。事實上從整個經濟到政治制度乃至於大批年輕的中國學生在國中階段受雙方政府的補助被送來新加坡求學,甚至大批市長、官員的培訓,中國的崛起完全脫離不了新加坡的影子,新加坡甚至可以說就是中國大陸的市場經濟體制先行者、民主制度探路者;新加坡更是中國與東盟國家的引路人,在之中負責協調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的關係;而新加坡對於中國大陸的經濟更是到依賴的程度,而事實上,新加坡更與中國政府攜手投資了三個高科技園區:蘇州工業園、天津生態城、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其中在重慶的項目更在新加坡三大行的協助下與東南亞國家進行跨境融資;另外,基於政治體制的相似性,中新兩邊執政黨更是相互學習與觀摩。

那麼在看新加坡與美國的關係,且不說奧巴馬曾說新加坡與美國“had an extraordinary relationship”(擁有絕佳的關係),李光耀對美國的亞太政策更是具關鍵影響力,舉凡是「亞太再平衡」乃至於「南海議題」,皆可以看到新加坡的影子;而美軍軍艦軍機駐紮在新加坡的種種就更不必提了,甚至中國大陸網民以「美帝帶路黨」來形容新加坡。

長治久安與身為華人的困惑

那這個看起來兩邊討好的背後邏輯到底是做什麼?

首先如本文曾所提及的,新加坡基於地緣政治的考量,套用一個所有正常人都能想到的作法:唯有讓所有的勢力都保持平衡,新加坡才有可能得到長治久­安。

李光耀
對於中國熟知歷史的李光耀明白,一個強大的中國最後有可能讓天朝體系重現最後使得周邊國家都成為附庸國。(資料照)

更重要的是,儘管對李光耀而言,他做為華人,甚至在家他可能就說華語,對中國的立場他的決策一直是一種矛盾的作法;但對於中國熟知歷史的李光耀明白,一個強大的中國最後有可能讓天朝體系重現最後使得周邊國家都成為附庸國;而中國大陸有非常多人始終覺得新加坡是一個華人國家(儘管他從建國的時候就是多元種族社會),而新加坡的華人始終認為自己叫做“Singaporean Chinese”,而不是“Chinese Chinese”,也就是我們並非中國的華人(或是中國人),而是新加坡華人;儘管從中國大陸網民對於新加坡批評中徹底體現中國大陸網民的思想:「你也是中國人怎麼專門給中國搞事?」,又或是地緣處境的艱難、小國寡民的困局,但這些都不是新加坡可以去改變的事情,所以一個最現實也最實際的方式,就是與東盟國家團結一起,並且結合美國的力量讓這個地區一直處於平衡狀態,也唯有如此,才能確保新加坡的長治久安,畢竟如果新加坡真的要給中國搞事,他何必每年栽培乃至於大量補助數千名中國小留學生到新加坡來呢?他又何必協助中國經濟發展呢?

當然,在民族主義作祟之下、泰國克拉運河開鑿、中國大量投資馬來西亞柔佛新山(新加坡與新山的關係相當於香港與深圳),甚至是年輕一代對於人民行動黨政府長期執政的疑惑,面對種種挑戰,新加坡是否可以向過往一樣,玩弄大國於股掌之間,已經是一個問號了。

*作者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交換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