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進東京貧民窟,驚見室友一拳打穿超薄牆壁…過來人經驗分享,赴日求職這幾件事不可不知!

2019-09-18 15:38

? 人氣

在日本找工作這段期間,他有時一天只花五十日圓,全身上下最「花錢」的東西是出發日本前買下的西裝(示意圖/Unsplash)

在日本找工作這段期間,他有時一天只花五十日圓,全身上下最「花錢」的東西是出發日本前買下的西裝(示意圖/Unsplash)

有一句浮誇的話叫做「選擇比努力重要」,

前一篇文章講述了我意外走進東京就業博覽會會場、拿到了一些二面, 這一篇文章我將會講述我如何努力再努力,卻接近徒勞無功的故事, 而這兩篇文章的結合,恰好很經典得詮釋了「選擇比努力重要」。

這篇文章的最後,我會分享給「想去日本的新鮮人、有工作經驗想去日本的工作者」, 哪些選擇是 CP 值較高的作法。

不用害怕選擇做對還是做錯,你可以挑一個先做

承接上集,我決定要去日本公司的二階段面試之後, 我開始著手兩件事情:

1. 日本住宿要住哪?花費應該要怎麼規劃? 2. 還要應徵哪些公司?該怎麼應徵?

首先第一件事情來說,我從預算開始抓。當時因為沒有求職經驗(連台灣都沒有), 傻裡傻氣地認為一個月到兩個月之間應該可以結束所有面試, 因此我只帶了價值五萬台幣的日幣就出發了。

以結果論來說,我完全錯估求職的時程,我最後花了三個月才離開日本, 而令人驚訝的是,我竟然只用了十七萬日幣就在日本待了三個月, 這是包含所有的住宿、吃飯與交通。 (其實以一般日本新鮮人就業,期間大概會花十個月)

第二件事情,要應徵哪些公司的部分。目標是大商社、投銀、大外商與本土銀行與知名公司, 因為完全沒有資源,就是上網看別人怎麼寫。以前樂天(Rakuten)下面有個服務叫做「就活揭示板」, 看一下大概有什麼內容,整體來說,就是看大家針對每間公司有什麼評價。

因為是新鮮人就活,所以企業研究要研究到非常誇張, 舉例來說,會有所謂的「適性檢查」,有名的有「玉手箱」跟「SPI」, 你要研究你目標的公司喜歡什麼樣的人,舉例來說,每年大商社的申請人數都是近萬, 但錄取人數只有 100~150 人左右,在這樣大規模的,前面通常會有兩個「測驗」, 一個是線上測驗、一個就是適性測驗(玉手箱、SPI),通過這兩個測驗後,才會有真正的「面試」。

當時我投的有七大商社母公司的總合職、投銀、本土銀行、知名品牌(富士通總研、NTT 等),基本上就是對自己要求高的日本畢業生,會投的公司。

東京貧民窟的奇幻旅程:住宿

回到比較偏生活面的部分, 因為一開始就知道自己預算不高,所以住宿的方面,鎖定了 airbnb , 想辦法挑裡面最便宜的,最後找到一個月四萬在上野的住宿。

一般來說,住長久再怎麼便宜也都要六萬, 而短租便宜都要八萬以上,去了以後才知道,天啊這簡直聚集了全東京的魯蛇, 甚至我還因此知道東京哪裡可以買到毒品,因為我當時的室友就在吸毒。

而空間來說,大約是一個 20 坪的房子裡面塞了超過 30 個人, 想當然爾,睡覺的地方不會是一般的床,而是類似膠囊旅館,但又比一般膠囊旅館更差, 原因是膠囊旅館大多你都可以在裡面以正常的姿勢坐著,但我住的 airbnb 並不行, 而且一般的膠囊旅館頂多兩層,而我住的 airbnb 垂直來說高達四層, 且因為第四層實在是太難爬了,只住了兩個人,據說一個月費用是兩萬日幣。

我第一眼看到的時候非常傻眼,一間四五坪的房間,塞了 16 個「膠囊」(4x4), 而與其說是「膠囊」,我都稱之為「牙膏盒」,而我就是那條牙膏; 但因為沒什麼預算,加上我個人吃苦能力還不錯,所以就待了下來。

另外,因為我住的比較久,中期以後有換到比較好的床位,也就是「最下面那層」; 但有一好沒兩好,這個位置也是整個房間十多人的唯一電源線插頭來源, 上面插滿著延長線,我那時候的直覺是,如果電線走火,我就死定了。

另一個特點是:可以說是沒有冷氣, 基本上夏天的時候就是超熱,擠著日本人、外國人、台灣人(最開始只有我,但後來來了另一個台灣人) 很常有人沒穿上衣就睡覺,甚至因為太熱了沒辦法睡在「牙膏盒」裡, 所以直接睡在地板上,而我起床的時候我都要非常小心不要踩到在睡覺的大家。

後來我才知道,整間牙膏盒們根本就有消防安全危險, 會知道的原因是一個新加坡的新住宿者,但當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 他就說他要搬離這個地方,因為他是學建築的,這個在學建築的人眼中, 根本不能住人,以消防安檢來說,結構實在太危險了。

當時我剛聽到的時候非常不以為然,直到他說早上在跟房東吵架的時候, 為了示範這棟建築物有多危險,他一拳把牆壁打穿了,所以,原本男生有兩個房間, 在被他一拳打穿之後,就只剩下一個房間,兩邊就打通了,很不方便。 (雖然牆壁結構與消防安全關係的連結我不太懂,但視覺上實在很震驚)

東京貧民窟的奇幻旅程:生活

講完了住宿硬體,講講軟體的部分,也就是:生活。 回頭來看,其實很慶幸人生有這段經歷,因爲認識了許多有趣的人, 例如在裡面認識了一個日本 DJ、一個美國 DJ,還有認識一些作特種行業的女生。

談完了住宿費,雖然在 airbnb 網站上當時三個月的費用是 12 萬, 但因為發生了許多奇怪的事情包含牆壁被打穿事件之後,討價還價下, 最後付給房東 10 萬出頭,那我的生活費,其實只剩下 7 萬塊錢, 這包含了我 90 天的吃飯費用與面試通勤費用。

因為實在太窮,所以研發出了許多神奇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可以很自豪地說,我一天在日本的生活費是 50 塊日幣,就是吃得非常便宜。 舉例來說,有一陣子我的攻略是到附近的業務超市,趁 yakisoba 日式炒麵有便宜的出清, 一大包裡面有五包,只要 108 塊,那我一次吃一包的話就要 22 塊附近(含稅), 但因為只有澱粉實在太不健康了,所以要補一點青菜,所以就買了豆芽菜, 一個巴掌大大概只要 30 塊日幣,可以分三次吃。

極端的時候一天只吃一餐,這樣就只要 32 塊日幣,有時候覺得要奢侈一點, 就會去買小香腸,一天大約就是 50 塊日幣。而這樣的經歷,讓我至今再也沒吃過 yakisoba...。

所以當有人問我:「日本的物價是不是很貴」 我都會回答:「這其實決定於你怎麼生活」

我自己在當觀光客的時候也是會花到一天一萬日幣的生活費, 但當我自己在日本找工作的三個月以及後來在日本工作的一年多來, 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自己煮,所以跟台灣自己煮相比,我個人花費是比台灣低, 因為,業務超市裡面的菜肉牛奶跟台灣全聯的菜肉牛奶比起來,價格是比較低的。

但無論我怎麼省,有些該花的錢還是少不掉,例如:電車費 去面試的時候一定得要做車去,而電車費對生活花費是非常大的考驗, 因為坐一次電車來回就會花掉我一個禮拜的開銷

值得一提的是,相對於一開始就節省開支的我來說, 有另一個台灣人也住進了上野貧民窟,但因為他一開始沒有控制預算, 原本是預計十萬塊錢的生活費玩兩個半月,結果因為提早把錢花完,我還借了他兩萬日幣。 (重點是我不記得有沒有還,如果你是那位朋友且沒有還我錢,請把錢拿去捐給有意義的機構,謝謝)

總之,在這段時間我體驗到了極致節省的生活, 例如我買一杯飲料都要斤斤計較,因為我的單位不是用「杯」來算, 而是用「cc」來算。鑫鑫腸也是,一餐大概是使用三根,然後切片, 這樣可以有比較豐盛的錯覺。

結束了貧民窟的住宿與生活,接著是極大的反差。

由於我在日本求職的過程,目標的都是大商社、投資銀行、顧問等等的企業, 所以面試的時候氣勢不能輸,出發來日本前,我還買了一套對窮學生來說天價的西裝(一萬五) 是那種偏時尚浮誇型的,其實不是很適合日本面試,但當時沒有想這麼多。

待了三個月的過程當中,整個貧民窟,我是唯一一個會穿西裝的人; 如果側拍看過去當時的畫面,就會是一整排人躺在地上沒穿衣服倒在底上, 而一個穿著貼身浮誇西裝的人準備要去面試。

把自己變成日本人的形狀、跟日本人競爭

エントリー 來自英文的 Entry sheet , 是透過網路求職時,幾乎是 100% 要寫的文件,基本上就是回答: 「為什麼要申請這間公司、自己三、五年十年後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之類的話,每一天公司大概會寫三篇、所以當時我的電腦裡面,有一份 30 多頁的全日文文件, 就是累積了 50 幾間公司的 Entry sheet 。

而這 50 多間的投遞、13 間面試、2 間終面放棄、1 個 offer。

商社 筆試 3 家,一面 1 家

保險公司 筆試 2 家,一面 1 家

IT 公司 一面 3 家,二面後放棄 2 家,終面放棄 1 家

化學商社 / 工程技術顧問 一面 2 家,拿到 1 家

顧問業 / 總研 一面 3 家,二面 2 家,終面放棄 1 家

有趣的是,在面試富士通總研的時候,所有日本人都是乖乖正裝坐著, 而我超隨性的去拿了架上的雜誌,當我看到身邊人的眼神的那一瞬間, 我就知道,富士通總研我應該是沒希望了....果不其然,無聲卡一張。

再過了一兩年後,身邊有更多朋友、學弟妹們到日本求職後, 我才知道,如果你選擇「日本人形狀」風格的求職,就是要做到極致。

舉例來說,我身邊數十位到日本求職的朋友, 只有一個女生是走這路線最後順利拿到日本電通的工作, 他當時的狀態是大四(或大五)下在日本交換, 使用著學校的求職資源,包含上一屆的學長姐、學校求職中心, 例如他的 entry sheet 是寫了好幾個版本,給無數日本人精修, 跟我坐在貧民窟的餐桌上,給隔壁 hiphop 日本人修兩下,是完全不同等級的。

再來是「線上測驗」這件事情,很多外商公司、大商社會有網路測驗, 這部分就是考智商、考數學等等,很多應屆畢業生是會集體租一間會議室, 一起打開「線上測驗」,然後互相照應通過考試, 於是乎,坐在 airbnb 餐桌獨立奮戰的我,相對起這些人的線上測驗分數, 應該是智商低到一個無以復加。

富麗堂皇的虎之門之丘

浮誇的標題配上浮誇的建築,標題「600萬年薪」的公司,就位於虎之門之丘, 虎之門之丘當時是日本第二高的辦公大樓,比 101 豪華數倍, 整間公司走進去是白色的木質牆壁,很像是走進日劇最浮誇的辦公室, 非常像皇宮,而且年薪非常高,以網路上查得到的公開數據來看,底薪是 500 萬日幣以上, 而加上不成文的加班費加整體 bonus 是絕對超過 600 萬的。

產業是金融 IT 顧問,非常特別的是,這間公司與我所有面試的經歷都不同, 是屬於「實力至上」的公司。

什麼意思?意思是,公司不太看你的適性測驗、人格特質, 只要你「實力」夠,基本上就有非常高的機會會拿到 offer。

公司的面試分成三關, 第一關與大部分的公司相同,基本上就是把 entry sheet 的內容再寫一次, 而第二關是「上機測驗」,因為我投遞的職缺是「金融 IT 顧問」, 因此需要有一點點程式基礎,「上機測驗」的執行方式,就是給你一本程式語言的教學書, 然後請你在三小時內,寫出一個簡單的應用程式。

或許幸運女神是站在我這邊的吧,非常幸運與取巧的是, 當時面試人員問我:「你會 Java 嗎?」

我心裡的想法是,我寫過半年的 Python ,但我完全不會 Java , 所以我回答了:「恩,我不會 Java 。」

可能因此被分配到了「不會寫程式的組別」, 之後坐到座位上後,我拿到一本大概 400 多頁的 Java 入門課程, 跟我們說:「你現在有三個小時,完成一個包含 error handling 的剪刀石頭布程式」。

雖然我不會寫 Java ,但對於有半年 Python 經驗的我來說, 這個測驗是非常簡單的,只要搞清楚 Java 的語法就可以了。

不過因為 Java 的「顯示」跟 Python 有點不同, 且我沒有網路可以查,所以只能拼命地翻書,去找到「顯示」該怎麼做, 所以當下的表現非常像一個初學者,當我搞定「顯示」的時候,時間剩下半個小時。

而整份作業大概有七八題,兩個多小時過去只完成一兩題,其實進度是偏後段的, 但本質上來說,我是會寫這個程式的,所以就花了 30 分把剩下的六七題作業一次做完, 並且一次繳交(可以寫一題就交一題)。

而當我交卷的時候,面試官用了幾乎全考場都聽得到的分貝說:「你是天才!」 「你是天才!」 「你是天才!」

我自己很傻眼,而我相信在場的所有求職者也都非常傻眼。

但最後非常可惜得,最後要終面的時候,我因為兵役的關係卡在台灣,無法出境。不然根據該公司在網路上相關的討論,以及大部分公司的新卒終面來說,是不會刷人的; 所以嚴格來說,我是拿到了「接近 100% 錄取的終面,但因為兵役失去了」。

日本企業的人才培訓

說來好笑,我一直認為我不算是個會寫程式的人, 因為我就是修了一個線上課程、寫了半年的 Python , 再加上大一的時候考過日文 N1 ,當這兩個單獨存在都不算太有用的技能, 在日本的求職旅程上,居然幫我拿到了兩個工作機會。

該公司的事業體內容經過四年,其實我已經忘了差不多了, 但是是一間文化上一直聊得來的公司,最後接近進到終面的時候, 人資的意思就是「已經確定會發錄取通知,終面要談薪水,是否願意談下去。」

而我一直是一個沒有什麼藝術天分的人, 我怎麼樣也無法想像自己跑去做網頁前端工程師, 因此就拒絕了(公開資訊,年薪大約是 450 左右)。

但會提到這間公司,是因為有跟面試官聊得比較深入, 問他為何會願意錄取一個「不太會寫程式」的畢業生, 他給我的回答很有趣:

「你也知道,日本大學生基本上都在打工、玩耍跟喝酒,所有技能都要重新培訓。」 「如果都要重新培訓,我們在乎的就是人格特質,而不是原本已經會的能力。」

這段話後來在「日本人我朋友」身上也得到驗證, 他剛踏入三井的總合職的時候,就開始從初級會計學開始學, 且是邊參與併購專案,一邊學初級會計學。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有些工作他們願意找外國人, 因為他們認為只要透過他們的培訓,有潛力的人都能成為人才吧!

有效率的赴日求職管道

我想這段應該是整篇文章最乾貨, 而這方面的資訊我也幾乎沒有在網路上找到, 也是我寫這一系列文章最想分享的部分(笑)。

如果你是應屆畢業生,想去日本工作,基本上有兩個方向:

1. 走日本人管道,參加為期一年的就業活動 2. 走海外求職管道

我們先談第一點,走日本人管道這塊, 我身邊走「日本人管道」這條路的,如前面所說, 只有一個「最後一學期待在日本交換」的人,運用了大量學校資源, 再加上比日本人還要努力的意志力,才能拿到不錯的結果。

且當你一但把自己當成日本人,你就會很自然而然得去投「大商社總合職」, 但我現在回頭看,以 www.goodfind.jp 來看,絕大多數的名額, 其實應該都是留給日本國內的學校,甚至你不是早慶東的學生,根本沒機會。 

接著我們談談海外求職管道。其實我第一次去參加 Career Forum .NET 的時候,並不知道 CFN 是偏海外人才的途徑, CFN 最有名的是每年辦在波士頓的那場,對海外人才友善的最頂尖日本職缺,基本上都會在那邊招募, 且因為目標是海外人士,招募的流程並不冗長。

就算沒有參加線下的 CFN ,也可以透過官方網站,去找尋對外國人才友善的公司, 以我有拿到工作機會、或是接近拿到工作機會的三間公司來說,都有參加 CFN 的活動。

以我身邊的朋友來看,第一份工作就在日本就職的人, 不是最後一學習期在日本,就是透過 CFN 或是台灣的獵頭過去日本。 如果已經離開學校,或許念個專門學校,並透過專門學校最後一學期的時間找工作, 也是許多已經工作過一段時間的人,想去日本找工作的低風險路徑。

如果你是有經驗的工作者, 我認為有效率的作法,是透過獵頭公司在網路上先面試過, 如果有合適的機會,第一關與公司的面試通常也會是「線上」的面試, 有機會往下一步的話,許多公司是願意出機票讓求職者飛過去面試的。

管道的話, Linkedin 是個不錯的選擇, 因為會使用 Linkedin 的獵頭,基本上就是偏向國際化的獵頭, 且以日本中途轉職來說,是非常需要獵頭的。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東京工程師圖鑑(原標題:畢業到日本找工作,年薪 600 萬 — 面試地獄)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