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特戰男神」吳怡農:用經濟學觀點看國防是我的強項

2019-09-18 15:50

? 人氣

放棄高盛執行董事職涯回台從軍,「特戰男神」吳怡農要守護台灣國防安全。(郭晉瑋攝)

放棄高盛執行董事職涯回台從軍,「特戰男神」吳怡農要守護台灣國防安全。(郭晉瑋攝)

「其實一個月前幾乎沒什麼人認識我,也沒人關心我跟誰握手……。」

近日爆紅的「特戰男神」吳怡農接受《新新聞》專訪,談到自己突如其來的高人氣,露出招牌靦腆笑容。九月四日,民進黨正式提名他參選台北市第三選區立委,挑戰尋求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

人生中最受歡迎的時刻就是現在

吳怡農一身結實肌肉、外型帥氣,特戰隊退伍又是耶魯大學經濟系畢業的高學歷,未被正式提名前就備受矚目,被徵召參選的選區更對上有「立院男神」稱號的蔣萬安,這場選戰還沒正式開打,討論度就已經在網路炸鍋。

距離選戰倒數四個月才正式投入參選的他,接受專訪當天,一上午行程滿檔,連午餐都是邊受訪邊狼吞虎嚥。提到網路上出現一幫「吳太太」、「農夫」、「農婦」,媒體人王時齊還自封「農會總幹事」,他有點不好意思地笑著說:「以前認識我的人都覺得莫名其妙……完全沒想過我會這樣(爆紅)。」

「剝柚子那個影片超多人看,我其實有點被嚇到!」吳怡農說起自己爆紅的奇幻旅程,滿臉疑惑,沒想到自己會引發這麼大的熱潮,一邊受訪一邊不斷問身邊助理:「你覺得我有那麼帥嗎?」他也坦言,人生中最受歡迎的時刻就是現在。

民進黨正式提名吳怡農,挑戰尋求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翻攝自吳怡農臉書)
民進黨正式提名吳怡農,挑戰尋求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翻攝自吳怡農臉書)

相較一個月前根本沒人認識他,也沒上過媒體,連成立多年的臉書粉絲專頁「壯闊臺灣吳怡農」凍了好久,只有一千多個讚,沒想到因為參選新聞被媒體提前曝光,一下子人氣暴漲,短短一個月暴增到四萬兩千多個讚。

日前中秋節挑戰三十秒剝柚子影片瘋傳的程度,連他自己都始料未及。還有一張他與蔣萬安握手的照片,也因為吳怡農結實的手臂線條,在「農友」間瘋傳。

請他認真分析自己為何會爆紅,吳怡農也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過他坦言,畢竟不可能只看照片就這樣,可能還綜合他的背景跟經歷,最後歪樓歪到「農會」都出來了。外界總愛稱他是學霸,吳怡農連忙否認,他認為自己根本一點也不學霸,其實高中時都在玩社團,成績普通,申請十一所大學只上四所。

吳乃仁提點:政治這條路會很難走

吳怡農還自曝大學差點畢不了業,因為怕父母發現成績不好,只要有些課快被當掉就趕快退掉,退到最後差點學分不夠。自己會拿經濟系學位,是因為當時修的是跨科系學位,哲學、經濟、政治三合一,結果玩社團玩太瘋,哲學與政治課程一門門退掉,退到只剩經濟,還好經濟不用寫論文,只要修學分,才讓他驚險畢業,與學霸完全沾不上邊。

吳怡農除了帥氣外表,家世背景也引發熱議。他的父親是中研院學者吳乃德,民進黨新潮流創流大老吳乃仁是他的二伯,爸爸與伯父從解嚴前就從事黨外運動。吳乃德早期幫美麗島雜誌社寫專欄「芝加哥通訊」,用的筆名就是吳怡農,後來成了他的名字。儘管台灣民主化以後,吳乃德選擇走學者路線,不參與政治,但吳怡農從小就與許多參與社會運動的長輩接觸,也影響他對政治的想法。

「其實我們家族過年聚會的飯桌上完全不談政治。」吳怡農說,台灣民主化後,伯父與父親走上不同路線,但對於公眾事務的想法與熱情都滿一致的。對於他的參選,兩人都認同卻不會插手選務,父親只要求他謹記不管到哪個位置都要「說實話」;決定參選後,吳乃仁也只輕描淡寫提點了他:「這條路會很難走。」

吳乃德(前)選擇走學者路線,不參與政治。(柯承惠攝)
吳乃德(前)選擇走學者路線,不參與政治。(柯承惠攝)

參選原因之一,推動國防安全

其實辭掉金融業工作從香港回台灣那一刻開始,吳怡農就在走難走的路了。耶魯大學畢業後,他進入美商高盛集團(The Goldman Sachs Group),在香港工作十年;二○一三年他辭職回台灣,當完兵後一心想投入公共事務工作,但過去沒有相關經驗,如何投入公共政策?沒有門路,他決定創辦國防雜誌,從當記者開始,以前在高盛的前輩免費借他一間三坪不到的辦公室,他找來兩個工讀生,投入國防工業調查報導。

不過,一個人辦媒體難度實在太高,加上國防政策是高門檻,往往工讀生寫完的稿子,他都得一修再修,常常一個人處理稿件到三更半夜,撐了幾個月只能放棄,只留下一個部落格就是「壯闊台灣」。不過因為有這段經歷,讓他認識不少國防產業、國安會人脈,甚至當時的行政院長林全還找他去當幕僚,負責國安專案。

吳怡農解釋,蔡英文政府上任推國防自主,政府有很多機會與外國廠商合作接觸國防事務,他當時負責在合作機制下有效保護國防機密,就是「安全及背景查核」(security clearance)。我國從一九九○年代就開始研究國防安全領域,卻始終沒有安全到位,二○一六年推國防自主,台灣為了建立國防產業自主,需要跟其他國家國防廠商密切合作,若少了機制,外界對我國國家安全會有質疑,後續更多國防自主都很難推進,因此建立完善的防護網成為當時首要任務。

「台灣沒有一個人會不關心自己的安全,只是安全的範疇界定到哪,可以大到整個國家。」吳怡農直言,國防重要性與大家關心程度落差很大,每年政府總預算中,國防預算占比逼近四分之一,關心的人卻最少,連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都被視為冷門委員會。對於因為國防的高門檻形成只有少數人參與、關心的情況,讓他相當焦急,更是間接促成他出來參選的原因。

選戰不到四個月,咬緊牙關衝鋒

從經濟學跨界到國防領域,吳怡農說,除了本身興趣,他認為經濟與國防很類似,「學經濟做的是選擇,在資源有限之下排列優先順序、取捨;國防也是,也有戰略上的選擇,在有限資源下,解決問題、發現新的問題,也是經濟學的一種。」況且台灣最大的對手就在對岸,如果哪天不幸真的要打仗了,「我不希望到時候才開始學習(打仗),我能用經濟學觀點、投資者觀點看國防,這是我們現在需要的東西,也是我爭取進入立法院的最大優勢。」

談起喜愛的國防領域,吳怡農表情嚴肅,眼神散發出堅定光芒。不過,既然打仗都有戰略,帶著雄心壯志投入選戰,又有什麼戰略目標?這個問題讓吳怡農搖頭直說:「很不幸,這個真的沒捷徑。」

距離選戰不到一二○天,比起對手扎實經營基層給他的壓力,時間才是初入選戰的菜鳥最大敵人。每天清晨從公園、路口出發掃街拜票,晚上到晚會、里民活動牢牢緊握每一雙手,就連上台唱情歌的第一次,都獻給了中山區選民,這場選舉真的是把他操翻天。

但在民進黨艱困選區的中山、松山區,民眾無心給的否定往往來得猝不及防。

吳怡農將上台唱情歌的第一次,獻給了中山區選民。(翻攝自吳怡農臉書)
吳怡農將上台唱情歌的第一次,獻給了中山區選民。(翻攝自吳怡農臉書)

挑戰艱困選區,挫折、感動皆備

「有遇過民眾直接對我說『民進黨的人我不會投』,但不至於受傷啦。」吳怡農說,自己是新人,「民眾願意跟你說話已經要很感謝了。」除此之外,更多人表示願意挺他、選人不選政黨,比起那些挫折,這些小感動更讓他銘記。

吳乃德在《百年追求》一書自序中提到,台灣民主化運動與其他民族相比之下,不特別壯烈,他用滿園玫瑰花與一朵玫瑰花相比:「你們很漂亮,可是你們卻是空虛的。沒有人願意為你犧牲生命,我的花看起來和你們一模一樣,可是她是我灌溉的,她是我放在花盆中保護的,她身上的蟲也是我除的。我聽過她的哀怨,我也聽過她的驕傲⋯⋯。」對於從小看著父執輩為民主努力足跡長大的吳怡農而言,台灣政治迷人又獨特,不只是因為有共同的故事、共享的記憶,也有不同世代台灣人對它的灌溉。

吳怡農小檔案
出生:1980年
現職:台北市第三選區(中山、北松山區)民進黨立委參選人
經歷: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執行董事、York Capital Management副總裁、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國安會專門委員、行政院參議
學歷:耶魯大學經濟系學士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