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有這樣的立法院,能不心臟病發嗎?

2016-04-01 06:30

? 人氣

環保署長魏國彥在衛環委員會備詢心臟不適緊急送醫。(資料照/顏麟宇攝)

環保署長魏國彥在衛環委員會備詢心臟不適緊急送醫。(資料照/顏麟宇攝)

「民進黨需要正直與進步的大學當後盾;如果民進黨沒有看到這一點,會是個災難。我曾在民進黨『大開大闔時期』做過政務官,現在不得已以辭職『權當遙遠的示警』。」─黃榮村。

二0一三年五月,時任中國醫藥大學校長的黃榮村,儘管人遠在中台灣,但聽聞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在立法院質詢時,點名包括他在內的私立大學校長「月領雙薪當門神」,憤而請辭,並以五百字短信致函朋友,痛陳以辭職對民進黨「示警」

遙遠的示警,民進黨充耳不聞

被民進黨逼下台的不只黃榮村,二00九年十一月,中研院副院長劉翠溶在立法院備詢,接連遭到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和陳陳亭妃「砲轟」:「沒權力站在這裡幹嘛?」「你乾脆走算了!你給我出去!」最後淚灑會場,直言早在上半年的四月就因心臟病兩度請辭了。管碧玲質詢是為了中研院採購網路監控器,認為這是「學術白色恐怖」,劉翠溶解釋是監控網路流量,但管的意見會轉達院長翁啟惠卻不被接受;陳亭妃則要中研院研究美牛基因,劉翠溶還是答不出來依例表示,「回去會建議。」又被臭罵一頓,劉翠溶委屈解釋,「我是人文科學副院長,不是生命科學副院長,只能轉達意見。」

立委大概不懂中研院做為最高學術機關,各學門既專又深,不論是院士和研究員都不是名嘴或立委,提槍上陣什麼話都能說得出口。然而,劉翠溶與黃榮村一樣,在扁政府執政時期就出任中研院副院長,沒受到「在野」(國民黨)太多刁難,沒想到政黨才輪替一年,在立法院就坐立難安。劉翠溶說辭就辭,兩個月後,中研院人文科學副院長由王汎森接任。

類似情境這兩天又發生了,這一回倒楣的是環保署長魏國彥,為了德翔台北擱淺漏油事件焦頭爛額,在立法院被民進黨立委劉建國罵到滿頭包,左一句「做不好就下台」,右一句「我沒要你下台」,還補一槍,「我不要你下台,你都拍謝做下去。」讓魏國彥脫口而出,「我辭職!」行政院長張善政傻眼慰留,只差沒脫口而出:都什麼時候了,五二0眼看著快挨過去,誰敢給我提前走人?

魏國彥沈痛之言:我質疑這個國家

魏國彥和劉翠溶、黃榮村情境不同,後二者是馬政府第一任,民進黨做為少數在野黨,聲量不大不顯「虎威」,魏國彥則是立委暨總統大選敗選後「看守內閣」的「留任閣員」,看守也者謂之萬事難為,只能做最低限度的看守,政策不能推,人事不能動,有災有難非得救,魏國彥拚了命救,卻卡在:「環保署沒有船、沒有機具,政府組織再造的時候把工作放到海洋委員會,有船的是海巡署,但這個組織再造一直未能完成,這是我們遭遇的困難…。」這個解釋當然不被立委接受,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和賴瑞隆接續質疑環保署對德翔台北的處置,認為魏不該把責任推給海洋事務委員會,魏國彥只能幽幽的說,「法明明去年已通過,卻至今不打算執行,『這是我質疑這個國家的地方』。」

魏國彥是書生,說話向例不輕不重,然而,政務官「質疑」國家,其言之重,不言可喻。劉翠溶的委屈是她不清楚立委質詢之事,魏國彥的委屈則是他太清楚怎麼回事。

海洋事務推動委員會,是在二00四年扁政府任內成立,響應當時副總統呂秀蓮的「海洋立國」,一推就推到了政黨輪替之後的馬政府,二0一0年納入行政院組織改造,卻直到二0一五年才通過包括海洋委員會組織法在內的「海洋四法」,主導推動此案的民進黨立委田秋堇還在臉書貼文詳述她闖進朝野協商會場爭取的經過:

「我們的領海『藍色國土』是陸地的5倍大,我要一個機關『海洋保育署』,還要一個機構『海洋國家研究院』,否則他們(朝野)現在正在協商的『科技部』,我一定要求柯建銘總召不可以簽字!」

簡言之,海洋委員會就這麼以綁架科技部為代價,生下來了,組織法去年六月三讀,原定今年七月掛牌,結果兩周前被民進黨立委段宜康痛批為「無非是落實馬英九政見的糊塗大立法」,硬生生擋下來,段宜康可能罵對了,這或許是個糊塗大立法,但不是馬英九的政見,而是他的同僚(傳聞中環保署人選之一)田秋堇的主張。馬英九的糊塗是不知海洋委員會為何物,放任組織法修訂,修了又掛不了牌,原訂七月掛牌時程已是新(蔡)政府,這個民進黨立委要求的機關,被民進黨立委自己擋下,卻讓國民黨政務官挨罵回不了嘴,套用魏國彥的質疑:這個國家怎麼了?

看守內閣非俘虜,只想拋官求自由

段宜康痛罵糊塗大立法的時候,田秋堇一句話不吭,魏國彥挨罵的時候,沒有人理解組織法通過了,機關還沒掛牌,事權已經分散,汙染是環保署要處理,處理的船與機具卻在海巡署,夾處於看守內閣的魏國彥,左不能罵處境與己同的內閣同僚(海巡署)怎麼跟沒事人一樣,右不能罵準執政立委:有本事你們自己搞。

所謂「經此世變,義無再辱」,要多數黨提前組閣不依,要少罵人不肯,難怪看守內閣火氣也愈來愈大,最後兩個月不到的時間,他們最不怕的就是「拋官求自由」。

部會首長不是政黨輪替的人質、俘虜,他們是中華民國位列一品的政務官,踩扁了政務官又不能墊高立委,何必呢?莫怪捲入浩鼎案的中研院長翁啟惠不敢回台,話還說不清楚大概就被罵歪了,當然,民進黨立委可能看顏色罵人,面對與黨主席、總統當選人蔡英文交好的翁啟惠,或許罵人留三分,不過,此時彼刻,立委開口罵人前還是多想想自己五二0後的嘴臉會是什麼模樣?否則兩相對照,還是難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