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印度石化投資案破局,中油搞砸新南向指標性投資

2019-02-13 16:30

? 人氣

投資印度計畫出問題,中油員工喊聲要總統徹查。(林瑞慶攝)

投資印度計畫出問題,中油員工喊聲要總統徹查。(林瑞慶攝)

日前《新新聞》報導中油近兩年持續與印度阿達尼集團(Adani Group)洽談在印度古吉拉特邦(Gujarat)孟德拉港(Mundra)合作興建石化園區,卻被德國化學品生產大廠巴斯夫(BASF)攔胡,已於今年一月十八日跟阿達尼簽訂備忘錄(MOU),規畫在相同地點投資近七百億元新台幣興建石化廠。

原訂五輕遷往印度卻轉往印尼

由於中油在印度投資案被總統蔡英文欽點為新南向最具指標性投資案之一,中油在印度投資卡關形同新南向受挫。不過,中油一月二十日發布新聞澄清,印度投資案經專業評估,投資額高達四千億元,效益不佳所以未繼續。

但據本刊掌握資訊,中油去年四月內部評估印度案投資額近兩千億元,卻在八月委託國際顧問公司Axens以不同條件評估後,才增至四千億元。中油一系列針對印度投資案的作為有拖延及誤導之嫌,導致遲遲無法啟動建廠,台灣只能將大好機會拱手讓予巴斯夫。

二○一七年四月開始,經外貿協會董事長黃志芳牽線,中油及中下游廠商組建「台灣石化聯盟」,開始跟印度阿達尼集團洽商建立石化園區。雙方原訂於一七年十月六日簽署MOU,內容為中油五輕廠遷往孟德拉港。

據悉,同年十月二日,中油突告知五輕不去印度,改為興建新廠,雙方仍於六日上午簽訂MOU,下午中油卻又與印尼方簽署五輕遷往印尼。阿達尼原想放棄與中油合作,但經中下游業者及外貿協會游說,阿達尼台籍張姓大股東也向董事會爭取,阿達尼才願繼續與中油合作。經濟部長沈榮津同年十一月在立院證實,中油將以一七○○億元在印度投資新石化園區。

中油總經理李順欽去印度奧迪薩,居然遇到多次跳電。(陳品祐攝)
中油總經理李順欽去印度奧迪薩,居然遇到多次跳電。(陳品祐攝)

中油研擬投資優惠條件被指過分

一八年一月,台灣石化聯盟第三度造訪印度,第二次會見古吉拉特州長。據瞭解,中油當時表示投資金額稍增至六十億美元(合新台幣一八四九億元)。

《新新聞》取得一八年四月,中油為談定石化聯盟成員參股比例,針對印度投資案所做的內部專業評估報告,內容詳列石化園區上游輕油裂解、下游各式工場及周邊營運設施等支出,合計一九六五億元。最終確立中油、阿達尼及其他下游業者各參股四六%、二六%、二八%。下游業者包括中石化、詮達化學加中纖、聯超實業、久聯化工及台石合等。

但五月下旬,石化聯盟成員開始嗅到不尋常的氣息,包括中油希望透過阿達尼轉交「台灣石化聯盟投資印度石化園區所需投資優惠及政府協助事項」給古吉拉特州政府,做為商談州政府支持協定(SSA)的基礎,爭取投資優惠,但後來阿達尼並未轉交。

因為這份協助事項並未取得石化聯盟成員共識,成員認為中油研擬的過分要求恐不利與古邦達成共識。這份協助事項竟要求州政府提供建廠後前二十年營所稅、商品服務稅、電稅、地價稅及房屋稅等一○○%減免,以及設備進口關稅、原料進口關稅為零,還要提供一○%投資資本補貼及電費、員工薪資補貼等。

另外,中油以多方比較為由,在被告知地方政府在投資案扮演更關鍵角色的情況下,仍希望從印度中央切入,另覓投資點。經外交部駐印度代表處安排,在去年七月上旬會見印度石油部長官。但據瞭解,印度石油部表示,中油既已跟阿達尼集團合作,解決了最關鍵的用地問題,後續跟地方政府洽商即可。

印度兩邦因爭取中油投資互相攻訐

中油與聯盟成員也於七月初再度拜會古吉拉特州長洽談SSA,州長表示願將所得稅收支持園區興建海水淡化廠、道路等基礎建設,但希望聯盟提供更具體的補助內容。中油卻又於七月底拜會印度東岸奧迪薩邦(Odisha)州長,經在地媒體報導中油有意投資奧邦六十六億美元後,引發軒然大波,兩邦因爭取中油投資互相攻訐。

而且中油考察發現奧迪薩邦可用地小、缺港口。據悉,中油總經理李順欽在奧迪薩某晚下榻處還遭遇多次停電,顯示奧邦基礎建設不足,讓李順欽怒批下屬:「怎麼會帶我來這州?」

更關鍵的地方在於,中油依照程序委託Axens所做的印度案可行性評估報告十一月出爐,竟顯示投資金額倍增至四千億元。

這份報告缺乏印度當地數據做分析,也未實地考察,誤差值達到正負五○%至一○○%;而且中油疑默許Axens設定的評估條件,將石化園區用地從六百公頃擴增至一千二百公頃,並將石化案的正常營運評估期從三十年縮短至十五年,導致收益大幅減少,折舊攤提大增。

「報告是否蓄意灌水,總統應予以徹查。」參與投資評估的中油員工也表示,信實工業(Reliance)在孟德拉港對岸設置年產一五○萬噸乙烯的石化園區,近似中油生產規模,總投資為六十五億美元;印度任何新舊石化案也未有超過七十億美元者,中油做出四千億元(約一三○億美元)評估耐人尋味。

而且印度案並非如中油宣稱效益不佳,中油僅強調經評估投資額為四千億元,卻未揭示Axens計算印度案的投資報酬率(IRR)仍有一○.四%,並指出印度案值得投資。且若回歸兩千億元投資規模,中油更曾評估投報率高達二六%,意謂全案四年即可回本,此後中油每年可為國庫淨賺上百億元。

巴斯夫談不到一個月速簽MOU

去年五月《新新聞》記者隨外貿協會媒體團赴孟德拉港採訪,黃志芳還強調中油印度投資案有離原物料、市場近、電力及港埠設施等基礎建設完備等優點,而且阿達尼為印度大企業,有通路,大股東之一更為台灣人。
據悉,阿達尼早已和巴斯夫接觸洽談,與中油接上線後才暫停,但阿達尼獲悉中油估出天價投資額後,去年底重啟與巴斯夫談判,雙方不到一個月就速簽MOU。

中油員工慨嘆,能跟印度阿達尼接上線已經很幸運,原預期中油可成功在印度投資,不僅有助新南向獲致重大成功,增加台灣國際能見度,也肩負帶領中下游石化業者走出去,擁抱印度中產階級崛起的大商機。如今卻因中油一系列未能令人信服的作為,讓投資案胎死腹中。

中油五輕廠原將遷往孟德拉港。(翻攝自Adani Group臉書)
中油五輕廠原將遷往孟德拉港。(翻攝自Adani Group臉書)

中油:數家業者因投資風險高而退出

針對中油因拖延及誤導痛失印度石化園區投資案的質疑,中油對本刊做出回應如下:

中油當時考量五輕已操作約25年、年產50萬噸乙烯不具競爭力,以及印度石化市場潛力龐大,因此改以規畫在印度新建年產100萬噸乙烯之輕油裂解廠及10餘座石化下游工場之石化園區。

中油在與印度Adani集團及國內數家石化業者洽談MOU以合組台灣印度石化聯盟時,即說明擬在Mundra特別經濟區規畫包含輕油裂解廠之石化園區,該MOU內容在各方確認後於2017年10月6日簽署。

中油為向印度古吉拉特州政府爭取投資優惠,特別委請安永會計師事務所擔任顧問協助草擬。安永顧問考量本案資規模龐大,屬於古吉拉特州政府分類之Ultra Mega Project,依其投資優惠政策之規定,在一定條件最高得享投資金額100%稅務減免優惠,因此於2018年7月24日直接向古吉拉特州政府提出投資金額100%之稅務優惠要求,其項目涵蓋資本投資、電稅及員工薪資補貼等各項優惠。阿達尼集團及台灣印度石化聯盟成員並未對投資優惠清單提出反對意見。

中油粗估在印度投資石化園區約2,000億元,當時尚未取得印度政府對廢水零排放及廠址綠地面積等要求,經委託國際顧問公司Axens詳細評估,再考量印度超大型工程預備金及物價調整因素後,將投資金額調整為約4,000億元。且依據印度工業區土地使用規範,綠地須占廠區三分之一土地,因此Axens提出園區土地需求為1,200公頃。

中油是國營事業,依據相關規定,投資計畫正常營運期間皆訂為15年。一般國際大型石化投資報酬率門檻設定為10%~15%,本計畫所評估之10.4%僅達該門檻下限,且尚未納入各種外部風險因素。台印聯盟多數成員因投報率僅達門檻下限,認為投資風險相對較高,數家業者決議退出本案。(張家豪)

(中油公司來函聲明:本公司李總經理於107年7月底經印度政府招商機構Invest India安排於新德里拜會印度石油部長, 及前往Odisha州現勘及拜會州長,在新德里及Odisha州期間雖偶遭遇停電,但並無報導所述抱怨下屬之言。)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家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