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選戰開打》「左派」淪為骯髒字眼 連中間派也要爭相秀出染血雙手

2019-02-03 15:00

? 人氣

以色列國會改選,總理納坦雅胡所屬政黨為右派代表(AP)

以色列國會改選,總理納坦雅胡所屬政黨為右派代表(AP)

2018年12月,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領導的聯合政府宣布解散國會,將於2019年4月9日改選,傳統立場偏左的在野黨「以色列工黨」,原本可以針對納坦雅胡的貪腐醜聞猛打,但卻一直遭到右派猛攻,難以招架。這是因為近來在以色列政壇,「左派」已成為「軟弱」的代名詞,加上以色列工黨黨魁加貝曾是納坦雅胡政府閣員,更被年輕工黨成員質疑立場,也凸顯以色列政壇只會更加向右靠攏。

巴勒斯坦問題無解 左派難推和談

以色列為內閣制,即由國會最大黨組閣,而國會選舉採比例代表制,選黨不選人,等於台灣/ 不分區立委產生模式,因此難以有單獨政黨取得過半席次,而在多黨林立情況下,右派與左派通常由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領導的「聯合黨」(Likud)及以色列工黨(Israeli Labor Party)為代表,而民調顯示,工黨恐怕只會取得8、9個席次,比現有的19席還少。

以巴會談已經停滯2年,和平遙遙無期。圖為4名在衝突中失去一隻腳的巴勒斯坦青年。(美聯社)
以巴和談已經停滯數年,和平遙遙無期。圖為4名在衝突中失去一隻腳的巴勒斯坦青年。(美聯社)

以色列媒體《耶路撒冷郵報》(Jerusalem Post)首席政治記者霍夫曼(Gil Hoffman)直言:「在美國,左派有多種定義,在英國也是如此,但在以色列,左右派的劃分則是依據對巴勒斯坦的立場決定,且在和談之後發生巴勒斯坦大起義(Intifada),以及以色列商業大城特拉維夫(Tel Aviv)遭受(巴勒斯坦)火箭炮攻擊,長期下來促使左派和中間派向右靠攏。」

左派成髒字 納坦雅胡忙把對手「抹左」

以色列民主研究院(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2018年夏季發布的調查發現,猶太裔以色列人不再認為,以色列社會的最大衝突是猶太裔與阿拉伯裔的對立,而是「右派」與「左派」。赫茲利亞跨學科中心(IDC Herzliya)政治心理學家希爾施伯格(Gilad Hirschberger)說:「今日『左派』一詞在希伯來語中,等於是髒字,對於妖魔化某人事物很有效果。」

59歲的以色列國防軍(IDF)前參謀長甘茨(Benny Gantz)被視為納坦雅胡的主要競爭者,他在2018年12月成立新政黨「以色列復興黨」(Israel Resilience Party),並在2019年1月29日正式啟動選戰,納坦雅胡立刻把甘茨「抹左」,在甘茨發表首場競選演說的前1小時,聯合黨推文直批:「甘茨是左派,懦弱的左派。」甘茨則是努力把自己定位為中間派。

喊出以色列絕對優先 甘茨立場仍偏右

「左右派之間的鬥爭分裂我們,宗教和世俗的衝突也分裂我們」,甘茨在競選演說中表示,「猶太裔與非猶太裔之間的緊張關係使我們感到威脅,社會共享的多元保障正在崩解,政治很醜陋,公共領域正被毒害,一個強大的政府是治理團結,不是為了分化而執政」。甘茨主張擁有完整的耶路撒冷、延伸屯墾區、繼續占有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並以約旦河谷地為國界,這些都不是左派會說的話。

甘茨的競選影片,則是宣傳他2014年當IDF參謀長時,轟炸加薩走廊並「消滅1364名恐怖分子」的事蹟,不過聯合國的調查指出,當時的轟炸奪走約2200巴勒斯坦人性命,其中半數是平民,而甘茨的競選口號強調:「沒有左右之分,只有以色列,以色列絕對優先。」口號聽起來與美國總統川普狂喊的「美國優先」相似,但仍難緩和被貼上左派標籤的情況。

以色列國會改選,中間派的前參謀長甘茨是納坦雅胡主要對手(AP)
以色列國會改選,中間派的前參謀長甘茨是納坦雅胡主要對手(AP)

拒絕與左派為伍 中間派搶保守派選票

相較之下,立場鷹派的以色列前教育部長班奈特(Naftali Bennett)組成的新政黨「新右黨」(New Right),直接喊出「讓以色列再度勝利」(Making Israel Win Again),而班奈特要大眾二選一:他領導的右派,還是軟弱的左派甘茨。過去主導以巴和談的以色列工黨更是難以重振,希伯來大學政治外交教授哈贊(Reuven Hazan)直言,比起經濟和社會議題,以色列選民更在乎國安問題。

「過去10年,愈來愈難告訴以色列大眾,有個和平的鄰居(巴勒斯坦),或是有個和平談判,以說服選民投給左派,才能擁有安全的以色列」,哈贊還說,「事實上中間派正在增加,這類政黨變多是因為吸到右派和宗教人士的票,而且完全不與左派沾上邊」。此外,以色列工黨黨魁加貝(Avi Gabbay)2015年創立中間偏右政黨「全民黨」(Kulanu),之後加入納坦雅胡內閣,也被年輕黨員批評。

政治矛盾!支持以巴和談 卻不投給左派

以色列工黨黨員派恩斯(Tomer Pines)說:「他(加貝)是一間大企業的執行長,創立一個偏右政黨,接著來當以色列工黨領導人,這有夠荒謬。」以色列工黨籍的國會議員納米亞斯-維爾賓(Ayelet Nahmias-Verbin)更直言:「我們只是他(加貝)的個人秀附屬品,顯然他想把以色列工黨變成『加貝黨』。」《衛報》指出,自2000年爆發第2次巴勒斯坦大起義後,以色列就穩定逐漸向右走。

不過前軍方高層組成的機構「以色列安全司令部」(Commanders for Israel's Security)民調顯示,儘管只有16%至18%的以色列人認為自己立場偏左或中間偏左,但有45%的民眾支持「兩國方案」,即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為共存的國家,且有30%的人支持把以色列占領的約旦河西岸土地還給巴勒斯坦,赫爾施伯格說:「這反映以色列的政治矛盾,民意偏左,卻又不力挺左派的政黨和政治人物。」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決定提前改選,可能是為了反制被起訴(AP)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決定提前改選,可能是為了反制被起訴(AP)

對於自稱中間派的甘茨,拿轟炸加薩走廊事蹟來打選戰,赫爾施伯格稱:「左派有些人為了獲勝,必須證明自己雙手沾滿鮮血,證明有為以色列戰鬥。」當各黨向右轉時,「力量黨」(Meretz)則持續堅持左派立場,該黨領袖贊德柏格(Tamar Zandberg)強調:「左派被右派妖魔化,中間派也怕被妖魔化,這就是為何要投給左派,而力量黨就是左派。」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