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表態文化絕非「自由民主」,兩岸都是法西斯?

2018-11-21 06:10

? 人氣

作者認為,文化部長鄭麗君日前在臉書上表示「台灣是亞洲最自由、民主、多元、熱情的國家。台灣的金馬獎為所有電影工作者打造一個尊重電影藝術及創作自由的國際獎項。「但請記得:這裡是台灣,不是『中國台灣』」;但簡言之,台灣再怎麼「自由民主」,仍有一個更高的前提,一個絕對不可以挑戰的政治正確。(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文化部長鄭麗君日前在臉書上表示「台灣是亞洲最自由、民主、多元、熱情的國家。台灣的金馬獎為所有電影工作者打造一個尊重電影藝術及創作自由的國際獎項。「但請記得:這裡是台灣,不是『中國台灣』」;但簡言之,台灣再怎麼「自由民主」,仍有一個更高的前提,一個絕對不可以挑戰的政治正確。(顏麟宇攝)

今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因為最佳紀錄片獎得主傅榆的一句「我希望我們的國家能夠被當作獨立的個體來看待」,讓金馬獎從原本的華人演藝圈盛會,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波。得獎者在領獎時的公開表態引發了一連串的後續反應,除了在場的大陸導演和演員隨後被迫公開表態外,政治人物更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加入戰局,目前已經影響到在大陸發展的台灣藝人,以及歷屆的部分金馬獎得獎人,他們也跟進參加這場突如其來的政治表態大會。

對於這樣的結果,各方自然有不同的解釋。不過,其中最值得分析的,還是文化部長鄭麗君的看法。不只是因為在選舉前幾天,她在第一時間如此積極表態,動機本身就十分可議。還因為她的談話內容本身就充滿矛盾和惡意,間接揭穿了她所謂「自由民主的台灣」,骨子裡其實是兩岸所共享的法西斯式的表態文化,而與她所不齒的「專制獨裁的中國」,其實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的差別而已。

2018年11月17日,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傅榆(左)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拿下最佳紀錄片(AP)
2018年11月17日,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傅榆(左)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拿下最佳紀錄片(AP)

文化部長的「自由民主」

鄭麗君在臉書表示:「台灣是亞洲最自由、民主、多元、熱情的國家。台灣的金馬獎為所有電影工作者打造一個尊重電影藝術及創作自由的國際獎項。「但請記得:這裡是台灣,不是『中國台灣』。」這段話前面講得很漂亮,但其實最後一句才是重點。簡言之,台灣再怎麼「自由民主」,仍有一個更高的前提,一個絕對不可以挑戰的政治正確。鄭麗君雖然沒有明說,但隱而不宣的,恐怕就是指台灣獨立的政治主張。

她隨後又表示:「比較遺憾的是,我們也看到說,部分的中國電影工作者沒有不表態的自由,所以我們期待,來這邊能夠珍惜金馬獎,更珍惜台灣的民主,也尊重台灣人的感受。」這段話所隱藏的前提是,她先假設中國大陸沒有言論自由,因此大陸演藝人員雖然公開表態,但主要是為了應付中共的政治審查和大陸網民可能的網路霸凌,而非發自內心對傅榆言論的反感和回應。由於他們講的一定不是真話,所以也不需要被尊重。同樣的邏輯是,她不認為傅榆首先提起敏感話題刺激對方,是一種不尊重來客的行為,卻認為對方被迫反擊的言論才是「不尊重台灣人」。換言之,只有主張台獨的言論才需要被珍惜、才需要被尊重,也才有資格享受台灣的「自由民主」。至於那些和台獨主張相互牴觸的言論,不但不需要尊重,甚至還必須壓制。

在這種「自由民主」VS「專制獨裁」的粗糙二分法之下,由於已經假定台灣社會相對於大陸的制度優越性和道德崇高性,所以只要發生衝突,必然都是對方的錯,自己完全不需要負責。這是從傅榆、鄭麗君、到蔡英文總統,乃至整個台灣社會之所以理直氣壯的心理基礎。然而,這樣的心理基礎並非基於事實,而是出於一種想像和誤會。 

政治正確與法西斯式的表態文化

得獎人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與其說是台灣自由民主的證據,不如說是表態文化的展現。表態文化是中國文化中營造統治正當性很重要的一種方式,大陸雖然經歷過文革,台灣雖然號稱已經民主化,但表態文化依然根深蒂固,不但未受影響,甚至反而還因為通訊傳播技術的進步而有所增強。

表態文化的前提,就是強調政治正確。而強調政治正確,剛好就是法西斯的風格。以政治正確之名公開表態,這就對其他人產生壓力,無論是為了避免成為政治不正確的對象而遭到鎖定,因而被迫表態以自保,或是為了反抗而以政治不正確的方式進行反表態。這種政治現象,不但與自由民主毫無關係,反而更像是法西斯。

一般而言,這種法西斯式的表態文化,都會讓人很快的聯想到中國共產黨。的確,中共從早期的「延安整風運動」開始,到建政之後的「反右運動」,以及「文化大革命」,都善於運用這種表態文化進行政治鬥爭或鞏固權力。透過強迫所有人公開表態,並攻擊那些拒絕正確表態,或弄錯風向而表錯態的人,並讓他們公開臣服。如此一來思想和輿論趨於統一、社會維持和諧,政權的統治正當性也得以維繫。

中共十九大: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強調一個中國、一國兩制、九二共識,推動和平統一(AP)
中共十九大: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強調一個中國、一國兩制、九二共識,推動和平統一(AP)

中共長期以來都主張「一個中國原則」,習近平上台之後更是說要帶領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在這種氛圍下,「一個中國」自然就成為無可挑戰的政治正確。這就是為何任何大陸的演藝人員,或是在大陸發展的台灣藝人,一旦被指涉為支持台獨,都必須公開表態,拼命切割的原因。否則很有可能會被網民集體霸凌,甚至是被當局封殺。反之,如果能夠正確表態,就算演藝事業不能一帆風順,至少也是平安無虞。但無論如何,這種任意尋找疑似政治不正確的對像進行壓迫,並強迫表態的行為,的確不是自由民主,甚至還是法西斯。

然而,在這方面,台灣社會其實也不遑多讓,只是在程度上有別而已。如果說,「一個中國」在大陸是政治正確,「台灣獨立」是絕對不正確的話,那麼在台灣則正好相反。得獎者拍攝關於太陽花運動的紀錄片,她本人的言論也被解讀為其實就是間接支持台獨。而無論是太陽花還是台獨,在民進黨執政之下的台灣,都是絕對的政治正確。換言之,她之所以敢於在金馬獎頒獎典禮時公開表態,之後還得到文化部長和總統力挺,與其說是展現什麼台灣的自由民主,不如說是因為她的言論夠政治正確。試想,如果有人上台領獎時表示自己反對台獨,甚至是支持「一個中國」,那麼會有什麼後果呢?他的下場恐怕不會比那些在大陸被指涉為支持台獨的台灣藝人好到哪裡去。鄭麗君說「部分的中國電影工作者沒有不表態的自由」,這可能是事實。但她沒有說或不願說的是,面對民進黨的「台獨法西斯」,大多數台灣人民和政治人物也很少有不表態的自由。畢竟,誰能夠承受「不愛台灣」的政治標籤和壓力呢?

事實上,過去十幾年來,台獨的政治主張已經成為台灣社會的政治正確。以民進黨為首的政治勢力,也經常在尋找「疑似不愛台灣」的政治不正確的對象進行壓迫和霸凌,被鎖定的對象同樣要被迫公開表態,甚至是表演所謂「愛台灣」的各種戲碼。但即使如此,有時霸凌者還未必善罷甘休。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馬英九是主要的政治目標和受害者,即使當上總統都未能倖免,更遑論其他人。

果不其然,事件發生至今,隨著媒體的報導和政治人物的渲染,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台灣藝人和政治人物出來參與表態,表演所謂「愛台灣」的老掉牙戲碼。無論是否發自內心,公然向政治正確臣服,而且還配合演出,像這樣的社會,即使有民主選舉,但卻稱不上是自由,骨子裡同樣也是法西斯。

這次事件弔詭的地方在於,台灣藝人到大陸發展,如果被指涉為支持台獨,就被迫必須公開表態。大陸的演藝人員來台灣參加金馬獎,面對台獨製造的表態壓力,也間接被迫必須公開表態。結果,無論是「專制獨裁」的大陸還是自認為「自由民主」的台灣,無論是直接還是間接,表態文化和被迫公開表態的壓力似乎都無所不在,可以說是殊途同歸。無怪乎來自大陸的影帝涂們上台頒獎時便說出「特別榮幸再次來到中國台灣金馬做頒獎嘉賓......我感到兩岸一家親」這種話,畢竟當他感受到被迫表態的壓力那一瞬間,或許真的有「兩岸一家親」的切身感受。

20181117-第55屆金馬獎,頒獎嘉賓涂們。(顏麟宇攝)
第55屆金馬獎,頒獎嘉賓涂們。(顏麟宇攝)

五十步畢竟還是勝過一百步

鄭麗君既然說出了「部分的中國電影工作者沒有不表態的自由」這句話,換言之,她也知道如果在金馬獎有人公開宣揚台獨,大陸的演藝人員勢必要被迫回應。明明知道對方的難處,卻要逼迫對方在無可閃避的情況下公開表態,事後還自以為是地站在假想的道德制高點指責對方。像這樣不為對方設想、缺乏待客之道的言行,如果不是預謀已久的險惡用心,至少也是自私而無禮的表現。

在對方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用政治正確的言論刺激對方,迫使對方不得不配合演出,因而講出政治不正確的話,淪為政治不正確的少數,然後在以身為文化部長所擁有的話語權,以居高臨下的姿態譴責對方。無論怎麼看,這都與「自由民主」或是「多元而熱情」毫不相干,反而與法西斯有百分之八十七分像。

事實上,對民進黨和部分「覺青」而言,他們的言論和作為不只與自由民主無關,甚至也與台獨的理念無關,更與金馬獎的未來和台灣電影的發展無關。說穿了,台獨只是他們用來謀取好處的政治工具而已。所以不必在乎來客的感受,也不管會造成什麼後果。甚至,如果往後大陸的演藝人員不再出席,或者出席者越來越少,以致於產生的爭議話題越多,他們就越有機會表態。金馬獎提供的就是這樣一個場合,讓他們借用來表態,擾亂政治對手,順便塑造自己的美好形象,這才是他們要迫不及待、接連表態的內幕。但實際上,他們的表態對促進自由民主或台獨一點幫助都沒有,甚至還有害,而且在不需要表態的時候,他們也不會認真去思考要如何促進。

然而,在鄭麗君等人洋洋得意之時,卻意外暴露了她們所自豪的自由民主骨子裡原來是法西斯式的表態文化,以及所謂的台獨理念原來只是表態工具而已。這就是為何民進黨總是把自由民主和台獨掛在嘴邊,但執政兩年多來台灣的自由民主實際上卻在倒退,以及台獨的推動缺乏進展的原因。

不過,民進黨還是有一件事值得驕傲。雖然兩岸都是法西斯,但程度畢竟還是有別。台灣的藝人到大陸發展,一旦被強迫表態,都不得不屈服。而大陸的藝人到台灣參加金馬獎,被強迫表態時居然還可以反表態,然後揚長而去。霸凌未遂和霸凌既遂相比,只走五十步畢竟還是勝過百步。在兩岸這種殘忍的法西斯表態文化之間,這五十步的差距,或許還可以暫時宣稱我們比較「自由民主」。

*作者為自由業者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廣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