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是智庫還是智障?評蘭德學者的離譜發言

2018-11-05 06:30

? 人氣

圖為香港主權移交中國21周年,解放軍駐港部隊演練(AP)

圖為香港主權移交中國21周年,解放軍駐港部隊演練(AP)

在中美交往歷史上的兩個世紀左右,對美國人而言,通過每個字都像是畫畫的象形文字,來理解中國文化的很多幽微之處,往往是非常困難的事。1940年代就非常仰慕中共領袖毛澤東的美國記者斯諾,把他跋涉千里前往延安訪問的比祭出成一本書《紅星照耀中國》,又名《西行漫記》。這本書的中文版才一問世,全世界的中文讀者看了都知道斯諾鬧了大笑話。

斯諾在書中寫道,「毛主席告訴我,他像是一個孤僧,撐著破傘,孤獨地走向遠方。」斯諾自己在這裡的理解則是,毛自況為指引中國未來的先知,所以他是孤獨且淒涼的。但是全球有基本中文程度的讀者都知道,毛澤東在這裡說自己是和尚打傘,其實是甚麼意思。

在20世紀下半葉,因為種種因素主動或被動捲入東亞各種紛爭的美國,急於尋找一個英文流利又深刻了解亞洲的顧問。在1965年新加坡獨立後,仰仗英美保護的新國家,幹練的總理李光耀,就成為西方國家領袖認為最熱門的東亞問題導師,了解鐵幕中國的最夯諮詢人選。

1970年代急於打開中國閉關大門的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就曾經與李光耀對談多次。某次李光耀告訴季辛吉,有人認為儒家思想會導致國家社會積弱不振,這是一個重大的誤解。事實剛好相反,亞洲最驍勇善戰的國家,都是儒家思想的信徒。

李光耀。(美聯社)
李光耀曾告訴季辛吉,亞洲最驍勇善戰的國家,都是儒家思想的信徒。(美聯社)

因為亞洲有深厚儒家思想傳統的國家,通說是指中國、日本、朝鮮與越南,而在兩人對話的當時,這四國全部都已經跟美國打過仗了。在之前二戰與韓戰中,日本、中國與北韓軍隊雖然科技程度不如美國,但其視死如歸勇猛頑強的鬥志,令美國人永難忘懷。第四個強敵越南,當時正在與美國激戰中,也是季辛吉手上的燙手山芋。在事實面前季辛吉自然不得不同意,李光耀的看法完全正確。

在美國撤出越南45年後,重新認識東方的戰爭邏輯在美國軍事思想界一度成為一門顯學。但是現在看來跟1940年代斯諾誤解毛澤東的語意,1970年代季辛吉問道於李光耀時期相比,看不出來21世紀的美國國安戰略智庫對中共用兵邏輯的認識有甚麼長進,有何值得我國參考之處。

美國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本周一場座談會中,提出解放軍對台灣的侵略威脅,以及台灣的反應。蘭德公司亞太政策副主任黑考特(Scott Harold)認為台灣不像是一個有意識到「一年後我可能被侵略、我的婦女和孩童可能被當成奴隸,所有男性都會被處決的國家」,他質疑台灣是否對自己「正在面對一個立即可能發生的真實挑戰」具有急迫感。

大概可以判斷美國之音翻譯的中文稿,應該與黑考特的原文相去不遠。黑考特這番原文應該不是出自任何中共軍方或是黨政方面的謀議原文,與他的同事易思安去年出的幻想大作相比,這個部分還算誠實。

「婦女孩童被當奴隸,所有男性都被處決」這個恐怖說法在近代史的上一次出現,是在二戰時日本軍部的宣傳言論,宣稱美軍攻佔日本以後,日本人民的下場。在太平洋戰爭中日本的若干孤島,守軍遭到美軍十倍以上的兵力,百倍以上的火力圍攻。被美軍拿下以前,日軍總是先散播如此可怕的言論恐嚇大家,再逼當地的百姓「集團自決」(集體自殺)。 5-10人共用一顆手榴彈,或是成群結隊去跳崖,避免如此羞辱的待遇而玉碎。這樣的悲劇又尤其發生有大量平民的日據島嶼,如沖繩與塞班,而成為倖存者乃至於當地後來長期的歷史傷痕。

當美軍攻佔沖繩,登陸戰即將打到日本本土四島的時候,日本在原子彈面前就投降了。相隔近半個世紀,曾經兩次拍成電影的歷史文學《日本最漫長的一天》中,日本戰敗前帝國最後一任總理大臣,親身經歷過日俄戰爭與二二六事件的元老政治家鈴木貫太郎說:「真的要本土決戰的話,只怕連櫻花都不開了。」這位老臣謀國之忠,明確地知道本土決戰就意味著日本全民族的毀滅,因此必須盡快結束戰爭。

本書的作者,戰後與司馬遼太郎齊名的近代史作家半藤一利,在他另一本時代大作《昭和史》中,引述他本人父親對這段歷史的回憶說,「把那麼多人抓出去當奴隸,需要多少船啊?想一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做到的胡言亂語!」

當代的台灣人真是何其有幸,這麼嚴重鬼扯的胡言亂語,一直以為只會在歷史書上看到,不可能在真實世界中再次出現。想不到現在又在現實中可以聽到!還是由全世界軍力最強的美國乾爹來告訴我們!

黑考特這番高見的根據不知從何而來,大概是覺得台灣人現在愈來愈以曾經是大日本帝國的臣民為榮。所以一支在台灣屠殺原住民,去菲律賓侵略殘害當地人民的舊日軍航空隊,作為帝國爪牙的光榮歷史,也被國境之南的親日人士要列入基地史蹟相關刻畫的內容中。如此說來「集團自決」、「全員玉碎」與「本土決戰」這些當年在日本帝國走向敗亡時,日本人民享用過的幾道好菜,台灣人民作為天皇赤子居然漏掉了,豈不是太逆天了嗎?因此未來在中共攻台時,台灣人民是一定要補課的呀!

黑考特如果對中共黨政軍史有基本的認識,就會知道中共軍隊從1927年建軍以來,因為意識形態上的特殊考慮,從來就沒有設置過軍妓慰安婦一類的軍用性奴隸。結果婦女和孩童可能會被21世紀的解放軍當成奴隸,這樣的夢話不知從何而來?黑考特的戰爭觀顯然還停留在希臘羅馬時代,可以屠城以後把俘虜當奴隸用。蘭德公司用這樣的外行人當亞太政策攻台主任,你們的老闆到底是開智庫還是智障?黑考特希望台灣人民如何準備將來的戰爭?組21世紀版的鐵血勤皇隊嗎?

至於把戰敗者的男性俘虜全部加以殺害,在共軍歷史上確實發生過一次。就是1946年2月3日發生在當時中共南滿根據地首府的通化市,當地的前關東軍與日本人與國民黨特工聯合發起暴動,以配合國軍出山海關爭奪東北的行動。共軍平地這場暴動以後,因為無法有效甄別那些日本人參加了這次暴動,而將當地16歲以上的日本人全部關押,但有中國人願意作保的人可以釋放,其餘盡皆處決。

但是那也是在本身已經處在國軍重圍當中,共軍才有如此極端的作法,而且也僅限於1946年的南滿通化這一時一地。

蘭德公司亞太政策副主任黑考特(Scott Harold)。(美國之音)
蘭德公司亞太政策副主任黑考特(Scott Harold)。(美國之音)

假如現在台灣找來的所謂外國智庫人員,都對解放軍的運作常規戰爭模式如此外行,還不時有此智障發言。找這些人的作用是甚麼?妨礙我方正確判斷中共的意圖嗎?台灣現在要做準備的是正確判斷中共的能力與意圖,準確預期北京發動戰爭的路徑與方式,而不是重金禮聘洋和尚來練蕭話妖魔化對手,徒然自己嚇自己。

而兩岸的軍人讀著同一本孫子兵法的簡繁體版本,受著同一套中華文化思想的教育,本來在心靈世界上就很可溝通,乃至於進一步猜測出對方的戰略意圖與下一步行動。現在如果花大錢去找比國軍還不懂解放軍的外國學者,豈非問道於盲,找自己麻煩?

看樣子川普領導下的美國,瘋狂的程度將會可能直逼當年的大日本帝國。台灣應該如何走出戰爭的宿命,更需要費心仔細思量。今天美國智庫會用台灣戰敗人民會被殺被奴役以恐嚇人民,明天豈不是要號召當解放軍上岸時,台灣人要拿竹槍與冷兵器去刺殺他們?

很多主張台獨的覺醒青年都幻想美國會保衛台灣為台灣打仗,但現在殘酷的事實可能正相反。美方學者用這麼可怕但又可笑的謬論來恐嚇台灣,難道是希望本土決戰發生在台灣,用台灣人民的血肉與財產消耗解放軍的兵鋒嗎?在台灣人民普遍不分黨派的厭惡徵兵制的前提下,蔡政府又大肆砍除軍人的退休待遇,主動削弱自己的軍力。現在美國智庫的智障發言,是要號召台灣本土決戰與兩千三百萬國民總玉碎嗎?

台灣在二戰時作為大日本帝國的統治區,「集團自決」、「全員玉碎」與「本土決戰」這些血肉橫飛的名詞,當年台灣人都僥倖躲過了。在這一群21世紀的戰爭販子的瘋言誑語之前,台灣人民要做出明智的選擇。希望世界大戰的悲劇能永遠遠離台灣,天佑吾國!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