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孫慶餘專欄:台灣選舉面臨民主大倒退危機!

作者認為台北市長柯文哲聲勢不衰和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人氣爆漲,是台灣民主衰退的警訊。圖為韓仍為北農總經理時與柯同台在議會備詢(蘇仲泓攝)

作者認為台北市長柯文哲聲勢不衰和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人氣爆漲,是台灣民主衰退的警訊。圖為韓仍為北農總經理時與柯同台在議會備詢(蘇仲泓攝)

選舉應是深化鞏固民主的大事。台灣歷年民主選舉確實堪當世界華人表率,連美國副總統彭斯十月重要演說都公開讚揚。但年底台灣這場選舉卻反常詭異,不只網軍造謠及境外滲透撲天蓋地,而且執政在野雙方都對民主價值肆意破壞;民進黨固然對參加喜樂島聯盟1020活動的議員作勢「秋後算帳」,兩位北高市長大熱門柯韓同樣「瘋話連篇」。如果再讓這些人繼續得志,台灣這場選舉恐怕正是民主大倒退的開始!

先說民進黨「秋後算帳」。民進黨不只以撤銷提名及黨紀,威脅黨公職不准參加1020「公投反併吞」活動,活動結束後還下公文,要求「路過關心」的數名議員說明。明明只是路過關心還要說明,是不是表示連「關心」都不可以?必須徹底「劃清界線」?那又置黨外到民進黨數十年的政治理想及黨內共識於何地?

廿世紀六七〇年代黨外及海外台灣人運動的最大激發動力,就屬彭明敏與學生謝聰敏、魏廷朝寫的《台灣自救宣言》。文中稱多年來中國只有兩個是非,即極右國民黨與極左共產黨的是非,真正的良知反而不能呈現,「我們要擺脫這兩個是非的枷鎖,放棄對這兩個政權的倚賴,選擇台灣的第三條路—自救。讓不接受共黨統治、又不甘心被蔣介石毀滅的人團結奮鬥,建設我們的自由國土!」

這些話多年來被嚮往自由民主的人士奉為圭臬,也是民進黨的建黨理想。即使大家經過多年努力,成就了中華民國「第二共和」,多數人已接受總統國會民選及主權獨立的中華民國台灣就是「自由國土」,而另一些人如喜樂島聯盟仍不接受,但雙方互相尊重包容是應該的。所以王世堅議員回覆黨中央的話「因為有朋友、理想,才會有政黨。我尊重我的黨,也熱愛我的黨,但我更不能背離這些老朋友及理想!」,才讓綠營人士感同身受,看到民進黨昔日本色。

20181103-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世堅3日出席「 skyline手牽手」掃街拜票活動。(顏麟宇攝)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因為反擊屢上賓館被踢爆的台北市議員王世堅而爆紅。連帶讓民進黨九合一選舉陷入意想不到的緊張情況,連王世堅都得「路過」喜樂島反併吞要公投活動以爭取獨派選票。(顏麟宇攝)

相較之下,黨中央的要求說明,則顯得不識大體、不知民主源流,背離黨外及民進黨創黨理想,「對敵人軟弱,對同志強硬」。難怪不少綠營朋友私下議論,再讓蔡英文這一小撮人主導下去,民進黨理想將完全壽終正寢,台灣會更分裂(不只藍綠分裂,綠營內部也分裂),民進黨選情會繼續被拖累,等到民進黨一旦喪失了「民主主流」地位,在境外勢力無所不用其極的收買分化下,台灣的民主也可能很快被顛覆。

至於柯韓的「瘋話連篇」,柯文哲已是失言慣犯,韓國瑜則後來居上。而最令人驚訝又不安的是,他們的「柯粉」「韓粉」竟然有增無減;他們越多反民主反道德瘋話,就越多替他們「代圓其說」或「以順為正」(把順著他們當做正確)的人。孟子說:「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當柯韓支持者都已心甘情願自居為「妾婦」(對瘋話壞話甚至瘋事壞事都接受服從),民主還有不倒退的嗎?

戰國時代最有民主思想的孟子,以「妾婦」來反襯「大丈夫」。前者是必恭必敬、不違背主人。後者是「居天下之廣居(居於仁)、立天下之正位(立於真理正義)、行天下之大道(實行以上正道,接近於現代普世價值)。得志,與民由之(和人民一起發揚正道);不得志,獨行其道(自己仍然實行正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孟子的「大丈夫」就是政治家及民主的典範,而不是當今觸目盡是的政客、政痞及政治流氓!兩千多年前的孟子已經比西方的柏拉圖更懂什麼是民主及政治家,也更早指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所以得到百姓擁戴的可以做天子(總統),得到天子信任的可以做諸侯(擔任部會首長及參選省市長)。」「諸侯的所言所行足以危害國家,就該將之換下。」「聞誅一夫(只聽到是處死殘害人民的獨夫)紂矣,未聞弒君。」這些都是今日民主的簡單大道理!

而柯文哲崇拜毛澤東、雍正,自許為大獨裁者;反對處置蔣介石銅像、反對轉型正義,說什麼「管它過去幹什麼」。這些所言所行若非足以危害國家,至少也是阻礙民主進步。全世界所有經歷長期獨裁壓迫及國家恐怖主義的地方,哪有不需要轉型正義以便「團結和解再出發」的?全世界黨產得之不正,掠奪國產民產且用於進行不公不義競爭的特權集團,哪有不需要「還財於民」「黨產歸零」的?

20181103-台北市長柯文哲、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出席台北市議員參選人洪士奇松山競選總部成立大會,兩人握手致意。(簡必丞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儘管被視為「一再失言」,却人氣不減反漲。圖為柯文哲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出席台北市議員參選人洪士奇松山競選總部成立大會,兩人握手致意。(簡必丞攝)

柯文哲引用波蘭前總統華勒沙的話「如果你一定要在團隊裡分出敵人,那你永遠搞不完」,表示要大家「忘掉過去」。但必須被追究歷史責任的白色恐怖一代能說是民主團隊裡的人嗎?追究歷史責任(包括黨產掠奪)算是「製造敵人」嗎?那歷史永遠沒有公道是非了!世界只有「強凌弱眾暴寡」「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什麼民主進步都談不上了!

柯文哲引起爭議的諸多談話中,只有「兩岸一家親」值得探究。「兩岸一家親」要看從哪個角度談。如果從兩岸同文同種、難得相知相惜,以及許多人有「血濃於水」「美不美故鄉水,親不親故鄉人」的關係看,兩岸可以也應該是一家親的。但如果從民主與極權的關係看,兩岸就像古人說的「薫蕕不同器,堯桀不共國」,像聖經哥林多後書說的「信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也就是在親情友情之外,不可「以私害公」,除非中共願意逐漸走向民主。

(以我個人為例。一九八〇年代我認識了幾個鄧小平及胡耀邦親信,彼此見面及電話都「相談甚歡」;我也見過中共保守派口中的「五胡亂華」某些人,覺得他們既善良,又有民主自由嚮往,並且努力引領中國往那個方向前進;我還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看到德高望重的鄧穎超稍睌入場,鄧小平及楊尚昆等人都趨前致意,但她卻走向我,要我叫她「鄧大姐」而不是「周夫人」,拉著我的手親切聊了幾分鐘,直到台聯會長林麗藴第二度趕來催駕,說不要讓人民大會堂另一邊的客人久等,她才道別離去。老實說,在海峽兩岸當時兩位「國母」中,我對鄧頴超自然樸實的印象,比宋美齡好太多了!我也對中共在胡耀邦主政下真正的「撥亂反正」,比蔣經國帶有表演性質的改革敬佩多了!蔣經國是因他在世最後二年的開放措施,讓我頓然改觀。中共則是在胡耀邦被鄧小平趕下台後,尤其是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讓我中止了對「中共民主」及兩岸「民主統一」的盼望。胡耀邦的下台及驟逝,帶給我極大傷痛,他是我心目中中共建國以來「第一人」!)

比起柯文哲來,韓國瑜算是孔子說的「斗筲之人,何足算也」。但這個算不上大咖的人竟以「賤辱高雄」捲起旋風,外溢到其他縣市,如此反常詭異,簡直不是一般正常人可以想像。他說高雄、台南「又老又窮」,但我廿年來去過高雄四次、台南六次,都是越來越漂亮。而且聞名世界的旅遊聖經《孤獨星球》公佈二〇一八年全球最值得旅遊十大城市,高雄就排名其中,足見其觀光魅力。

圖片/取材自韓國瑜臉書)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競選用語生動却有不少爭議。(取自韓國瑜臉書)

最糟糕的是,韓國瑜一直以「生殖器」用語打選戰(簡直是「亂開黃腔」),如說那些要他為失言失格道歉的候選人是「連屁股毛都沒長齊」,說他當高雄市長,將「把摩天輪與汽車旅館結合,歡迎亞洲各地年輕人來,上去做愛做的事。」說「誰來投資給高雄一千個工作機會,我就親妳的臉一下,給一萬個機會,我就以身相許,晚上跟妳睡覺。」(但他竟然馬上說「晚上陪睡」是指「泡茶聊天」,如同他口中「又老又窮」的高雄,近日又被他改口稱「全台灣最耀眼珍珠」,講話既乏信用,又無厘頭。)

更不必說,韓國瑜居然扮演起比柯文哲更嚴重的獨裁者,語出驚人表示「如果當上高雄市長,所有高雄街頭的政治抗議、意識型態請願,全部都不准!」「政治要歸零,經濟要一百!」,要把政治趕出高雄!

台灣年底選舉真正面臨史無前例的民主大倒退危機。而民主的可貴處正在於,選民自己造成的,選民可以自己收拾。能否把被肆意破壞的民主價值「撥亂反正」回來,就看選民的政治智慧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