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等到哈紹吉回來,《華郵》刊出他最後專欄: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論自由

2018-10-18 17:16

? 人氣

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2日起失蹤,抗議民眾指控沙國王儲穆罕默德下令殺害哈紹吉。(AP)

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2日起失蹤,抗議民眾指控沙國王儲穆罕默德下令殺害哈紹吉。(AP)

《華盛頓郵報》17日刊出該報專欄作家、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交給編輯的最後一篇文章《哈紹吉: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論自由》,他在文中談論到阿拉伯世界國家的新聞環境被政府霸權拉上鐵幕,需要一個獨立於政府以外的跨國媒體打破僵局,好讓貧困、缺乏教育的人民接觸外界資訊、與世界接軌。

哈紹吉(Jamal Khashoggi)現年59歲,是沙國知名記者,過去與沙國領導層關係良好,去年9月移居美國後在《華郵》擔任專欄作家,對於沙國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以反貪腐之名,拘禁沙國皇族、高層官員,以及大肆逮捕女權運動者的行為多所批評,可能因此成為王儲的眼中釘。

9月28日,哈紹吉為了取得正式離婚文件,與土耳其未婚妻堅吉茲(Hatice Cengiz)結婚,於9月28日、10月2日兩度進入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卻在第2度進入領事館後失蹤。此前土耳其方面聲稱握有證據,2日哈紹吉在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被一組15名沙國特工殺害,肢解後將其屍體運出,沙國方面則予以否認。

哈紹吉最後一篇文章《哈紹吉: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論自由》。

華郵編輯:他顯然為自由奉獻了生命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的「全球觀點」編輯阿提亞(Karen Attiah)在文首備註表示,在哈紹吉被報導失蹤的隔日,哈紹吉的翻譯和助理將這篇文章交給了她。阿提亞說,《華郵》起初將這篇文章保留、沒有刊出,因為希望能等到哈紹吉平安歸來、一起校稿,「現在我必須接受,這不會發生了」。

阿提亞指出:「這是我為他在《華郵》編輯的最後一篇稿件,這篇專欄完美地體現了他對阿拉伯世界自由的信仰和熱情。他很顯然地為自由奉獻了生命,我永遠感激他,在一年前選擇了《華郵》作為他最後的新聞歸屬,並給予我們與他共事的機會。」

《華盛頓郵報》10月5日空出哈紹吉的專欄。
《華盛頓郵報》10月5日空出哈紹吉的專欄。

不自由的阿拉伯世界,多數人淪為受害者

哈紹吉在專欄中提到,他閱讀了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的「2018年世界各國自由度報告」(2018 Freedom in the World),並深切地認知到,在廣大的阿拉伯世界(Arab world)中竟僅有一個國家被分類為「自由」,那就是北非的突尼西亞,其次被列為「部分自由」的國家包含:約旦、摩洛哥、科威特,其餘全是「不自由」。

「阿拉伯世界」指以阿拉伯語作為主要語言的國家,從西非的茅利塔尼亞延伸至阿拉伯半島東南的阿曼,橫跨非洲北部與亞洲西部,總共包括22個國家,人口約3億5800萬人。然而這之中竟只有突尼西亞的1153萬人享受所謂「自由」。哈紹吉指出,這導致在吸收資訊方面,其他阿拉伯世界國家的人們不是不知情就是被誤導,他們很少針對日常議題進行公共討論,國營媒體的論述充斥在公眾視野中,占據人們的心靈,多數人淪為錯誤消息的受害者,「難過的是,這狀況不太可能改變」。

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的「2018年世界各國自由度報告」。(取自「自由之家」網站)
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的「2018年世界各國自由度報告」,綠色為「自由」、黃色為「部分自由」、紫色為「不自由」。(取自「自由之家」網站)

言論箝制加劇,哈紹吉的好友也受害

哈紹吉接著提及2011年帶來希望的阿拉伯之春,他說當時記者、學者還有大眾,都期待著他們的國家能轉變為「光明自由的阿拉伯社會」,並從政府霸權一貫對資訊的干預和審查中解放,但是「這些期望迅速破滅,社會不是回歸守舊狀態,就是面臨更嚴峻的情勢」。

哈紹吉接著以好友、沙烏地知名作家阿謝希(Saleh al-Shehi)的遭遇為例,數落阿拉伯世界對言論的箝制,「他(阿謝希)因為與沙烏地政府持相反立場,不幸地正在獄中服莫須有的5年牢災。」哈紹吉也指責埃及政府查封《今日埃及報》(Al-Masry Al-Youm)的印刷成品。文中也提到阿拉伯世界新聞媒體的悲哀,「這些舉動不再激起國際社會的強烈抵制,可能會引爆譴責,但是很快就歸於沉默。」例如,《今日埃及報》旗下雇員並沒有因政府查封,而被激怒或是抗議。

沙烏地阿拉伯知名記者哈紹吉人間蒸發,疑是沙烏地王儲下令殺害(AP)
沙烏地阿拉伯知名記者哈紹吉人間蒸發,疑是沙烏地王儲下令殺害(AP)

「結果阿拉伯國家的各個政府,肆無忌憚地持續加快讓媒體噤聲的腳步。」

即使資訊的海洋─網際網路─越來越發達,這些政府仍然可以封鎖它們不滿意的訊息,哈紹吉指出:「它們還逮捕當地記者,說服廣告商不讓特定媒體獲利。」他也提出媒體視野受局限的可惜之處,突尼西亞和科威特被視為「部分自由」,不過當地媒體大多只專注報導國內事務,忽略了阿拉伯世界國家共同面對的困境,也會猶豫是否雇用來自埃及、葉門、沙國的記者、讓這些記者進入言論更為自由的大門。

哈紹吉表示,但是仍有一些「綠洲」仍堅持著阿拉伯之春的精神:半島衛星電視台(Al Jazeera)由卡達王室出資的「半島媒體集團」擁有,1996年開播後,除了阿拉伯語外,同時也以英文及土耳其等多國語言在全球播出新聞,員工多曾受訓於英國廣播公司(BBC),開台之初就以「阿拉伯世界的CNN、BBC」自許。

卡達「半島」(Al Jazeera)衛星電視台(AP)
卡達「半島」(Al Jazeera)衛星電視台(AP)

哈紹吉:建立現代化的跨國媒體,讓中東與世界接軌

「阿拉伯世界正面臨自己的鐵幕,不是外人強加的,而是國內勢力爭奪權位所致。」

哈紹吉提到,冷戰期間「自由歐洲電台」(Radio Free Europe)向東歐各國乃至於蘇聯某些地區播音,起到了維護自由希望的作用,現在阿拉伯世界也需要類似的東西。他說:「《華郵》主動翻譯許多我的作品,並以阿拉伯語刊出。對此我很感激,阿拉伯人需要閱讀自己的語言,才能夠理解並探討美國和西方民主的各個面向和複雜性。」

因應中東民眾貧窮、教育水準低落,哈紹吉提出建言,阿拉伯世界需要一個不受政府控管的現代跨國媒體,把阿拉伯人民的真實聲音,和政府強調民族主義的仇恨宣傳區隔開來,此外也讓公民能吸收國際新聞資訊,與世界接軌。

2018年10月10日,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下落不明,人權團體在華府聲援哈紹吉。(AP)
2018年10月10日,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下落不明,人權團體在華府聲援哈紹吉。(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