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殺川普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鄧聿文觀點:歐陸向右,英國向左?

2024-07-11 07:00

? 人氣

英國工黨首相施凱爾在唐寧街10號發表演說。(美聯社)

英國工黨首相施凱爾在唐寧街10號發表演說。(美聯社)

歐洲傳統上是中間偏左或偏右的政黨輪流上台執政,左右翼的極端政黨雖然在很多國家存在,但只能在議會中佔有不多的議席,難以獲得執政機會,然而,這種情況在近幾年有所改變。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由於不滿國內的移民政策,以及在俄烏戰爭發生後,極右勢力在一些國家迅速崛起,甚至上台組閣,像瑪麗娜·勒龐領導的法國「國民聯盟」、「德國選擇黨」、「意大利兄弟黨」等,後者在意大利取得了執政權。「國民聯盟」在法國的第二輪投票,雖然未再現其第一輪投票的氣勢,成為第一大黨,而只拿下議會的一百多席,成為第三大黨,但是在議會的席次還是比過去大增,如果不是梅郎雄領導的左翼聯盟和馬克龍領導的中間聯盟攜手,採取「棄保策略」,即在上百個選區主動放棄自己的候選人以避免自相殘殺,「國民聯盟」很可能成為議會第一大黨,奪得組閣權。歐洲極右翼的崛起,更多表現在前不久舉行的歐洲議會的選舉上。

在極右翼於歐陸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狀況下,由斯凱爾這個前人權律師領導的英國工黨不出所料打敗已執政14年之久的保守黨,贏得英國下院650議席中的412個議席的壓倒性勝利,而保守黨則創下該黨自1840年代成立以來的慘敗紀錄。盡管如此,工黨的得票率並不高,只有34%,低於2017年在傑裡米·科爾賓領導下的40%支持率,略高於2019年的32%。由此可見,英國選民對工黨並不情有獨鐘,它這次能獲得過半議席,單獨組閣,完全是得益於保守黨的慘敗,後者在下議院只保住121席,和上次相比丟失了250席,得票率約為24%。但保守黨流失的選票沒有流向工黨,而是比保守黨更右的改革黨,只是因為英國議會選舉的簡單多數制,讓工黨撿了一個大便宜。從這次投票來看,英國這兩個傳統的中間派政黨支持率都大幅下滑,兩黨總得票率不到60%,反映在反移民和經濟不佳的狀況下,選民對主流政黨的厭棄,這和歐陸的選情有某種一致性。

英國工黨上台最重要的因素是糟糕的經濟

雖然工黨的大勝有著簡單多數當選制的因素,但從保守黨手中奪回執政權,最重要的原因還是英國經濟表現糟糕。英國脫歐是在保守黨手上實現的,但是脫歐並未像當初政客承諾的那樣由於擺脫了歐盟的羈絆而讓英國經濟有很大起色,相反,相比脫歐前還有惡化。這從民眾實際收入水平十多年來沒有增長可見一斑。尤其在英國正式完成脫歐程序的2020年,全球進入新冠疫情時刻,英國經濟進一步遭受重創,而後俄烏戰爭也影響到英國。所以在過去六年,保守黨是五換首相,原因就是選民對保守黨的經濟治理不滿。如果再考慮保守黨連續執政14年,即便經濟形勢不錯,從選民喜新厭舊的心理看,也想換個黨上來執政。這在兩黨制和多黨制民主國家很正常。比如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在德國執政16年,默克爾下台後,德國選民也拋棄了基民盟,換上由肖爾茨領導的社民黨組成的跨黨派聯盟上台執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