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殺川普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劉燕婷觀點:改革派總統上台「變天」? 伊朗仍要繼續兩場沒有終點的戰爭

2024-07-11 07:10

? 人氣

伊朗總統裴澤斯基安以過半的票數勝出,擊敗保守派候選人。(美聯社)

伊朗總統裴澤斯基安以過半的票數勝出,擊敗保守派候選人。(美聯社)

當地時間7月6日,伊朗總統大選結果出爐,由改革派的馬蘇德·裴澤斯基安(Masoud Pezeshkian)以54.76%得票率勝出,擊敗立場強硬的候選人、最高領袖哈米尼(Ali Khamenei)心腹賽義德·賈利利(Saeed Jalili)。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這一結果雖有些出乎意料,卻不是完全不能想像。一開始,在最高領袖哈米尼支持保守派的背景下,裴澤斯基安原本是憲法監護委員會勉強開綠燈的「陪跑員」,功用僅是增加大選投票率、避免2021年的48.48%場景重演。沒想到保守派陣營發生分裂,有多達5位候選人參選,其中穆罕默德·巴格爾·卡利巴夫(Mohammad Bagher Ghalibaf)與賈利利更是彼此搶票,導致第一輪初選無人過半,民眾也同樣意興闌珊,投票率還創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史上新低:39.93%。

進入第二輪決選後,由於卡利巴夫等人呼籲保守派集中選票支持賈利利,後者勝率當然上升不少,問題是裴澤斯基安同樣獲得前總統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魯哈尼(Hassan Rouhani)、前外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等改革派要員支持,局面於是進入保守派與改革派的不確定決戰。

而從選前兩份權威民調來看,裴澤斯基安其實已具領先態勢:根據7月3日的伊朗學生通訊社(Iranian Students News Agency)民調,裴澤斯基安(49.5%)領先賈利利(43.9%)約5.6%;7月4日的伊斯蘭協商會議(Islamic Consultative Assembly)民調同樣顯示,裴澤斯基安(53.7%)領先賈利利(44.2%)約9.5%。在這樣的趨勢下,裴澤斯基安的勝出其實有跡可循。

只是從伊朗近20年政情變化來看,改革派此次勝選雖有歷史意義,卻也有其現實局限:在保守派掌政、美伊關係惡化的基礎上,「投給改革派」似乎僅供民眾發洩不滿,而不能真正改變伊朗政局走向。

從「綠色革命」到「艾米尼示威」

要觀察伊朗近20年政情流變,可從2009年、2019年、2022年的三場大型示威切入。當然,這三場示威都不能排除西方煽動「顏色革命」的背景,但如果伊朗內部毫無分歧,外界策動其實也無處施力,因此從國家與社會互動的視角來說,這三場示威仍有觀察價值,且能為保守派與改革派的長期博弈、伊朗的民意流轉提供分析框架。

首先是2009年的「綠色革命」(Green Revolution,又名綠色運動、波斯之春)。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燕婷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