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姑姑:重點是孩子能不能活 否則判兇手1000個死刑我也不要

2015-06-03 18:34

? 人氣

王昊的姑姑、兒童權益促進會理事長王薇君,日前接受風傳媒專訪。因為政府的冷漠與忽視,讓王薇君踏上捍衛兒權之路。(吳逸驊攝)

王昊的姑姑、兒童權益促進會理事長王薇君,日前接受風傳媒專訪。因為政府的冷漠與忽視,讓王薇君踏上捍衛兒權之路。(吳逸驊攝)

在上個月討論死刑是否合憲的模擬憲法法庭中,穿著一身黑的王薇君靜靜坐在觀眾席,完整聽完2天正反兩方的辯詞,到了最後1天,她才以「法庭之友」的身分站上辯論台,娓娓道來自己為遭虐死的姪子王昊奔波的被害家屬心聲,數度哽咽的模樣令人為之動容;不料不到1個月,北投就發生女童割喉案件,投身兒童權益的王薇君再度現身各大媒體高呼重視兒童權益,甚至在立法院展開無限期靜坐。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1年11月1日,新店慈濟醫院急診室外發現1具殘破的兒童遺體,他是年僅2歲半的男童王昊,慘遭母親同居人、毒販劉金龍強灌米酒、拔指甲、施打毒品虐殺致死。消息傳出後,因販毒而被通緝中的母親潘美芳自行連絡警方,表示要見小孩最後一面,數天後因販毒而服刑中的生父王昌國也在警方陪同下探視愛子遺體。兇手殘暴的虐童手段引起社會憤怒,因而促成立院三讀通過《兒少法》修正條文,王昊的姑姑王薇君就此踏上爭取兒童權益之路,成立兒童權益促進會,並四處協助遭虐殺的被害兒童家屬。

王薇君在媒體前的形象相當鮮明,2013年,劉金龍二審由死刑改判30年徒刑時,她在媒體前哭訴司法無情、判決很瞎,並在法務部去年4月執行完5起死刑犯槍決後,與廢死聯盟對嗆「不是人」,並在去年10月發動「拒養殺人犯」的包圍司法院行動。

不是單純反廢死
王薇君:支持死刑是有條件的

這樣的她,一向都是鮮明的「反廢死」代表,但近來她在媒體的發言卻有極大的轉變,好比靜坐在立法院前,她說「只判死是便宜行事」,希望國家能更重視結構問題及被害家屬權益;就連她接受《風傳媒》專訪當天,都不斷接到其他媒體的來電,詢問她對判決死刑的看法,好像在期待她再度吐出什麼激烈的反廢死言論一般,但她只一遍遍地對著電話話筒說「這不是死刑不死刑的問題,重點在孩子能不能活,否則他判兇手1000個死刑我也不要」。

「其實我一直覺得很遺憾,雖然我跟廢死立場不同,可是我跟他們有那麼多次機會的對話,我覺得這對話中其實是有火花的,其實我也看到很多的亮點。」還輪不到記者開口詢問,王薇君在談論政府對於被害家屬的忽視時,便主動提及對廢死的看法。

兒童權益促進會理事長王薇君。
王薇君表示,「其實我一直覺得很遺憾,雖然我跟廢死立場不同,可是我跟他們有那麼多次機會的對話,我覺得這對話中其實是有火花的,其實我也看到很多的亮點。」(吳逸驊攝)

王薇君認為,外界雖然常常將她和廢死看成對立的兩端,但其中其實是有許多對話空間的。王薇君就說,「像我們講支持死刑、或是講廢除死刑,好像是一個黑的、一個白的這樣子,但其實他並不是這麼界線清楚,因為它裡面還是有很多不同的灰色地帶,有很多更需要我們去深入思考的東西,不管是支持死刑或廢除死刑。」

王薇君認為,她認同廢死的部分想法,「當然他們有他們很好的一個想法是我認同的,不同意(他人)剝奪任何人的性命,尤其是政府,我認同。」但對她來說,比較可惜的是廢死聯盟還沒學會「與被害家屬應對的語言」,她表示,過去一直希望邀請廢死聯盟一起要求政府協助被害家屬,「我認為他們跟被害家屬有更多協助和連結後,實務上的經驗多了,論述事情上又會有另一個層次,你可以更貼心、感受更好」,否則目前很多話說出來,只會讓被害家屬及社會大眾覺得感冒、無法理解,而每次只要一有重大刑案出來,廢死可能又剩不到10%的支持度。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