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名陪審員頑抗 紐約男童失蹤36年懸案「審判無效」

2015-05-10 13:35

? 人氣

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天下所有父母親的噩夢。

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天下所有父母親的噩夢。

曾於1980年代震驚美國的「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歷經4個月的聽審和18天的討論之後,8日再次開庭,由7名男性和5名女性組成的陪審團經過三輪討論後仍無法作出一致判決,始終維持11票同意、1票反對的僵局,因此法官裁定本案為「無效審判」(mistrial)。本案是否重審,仍在未定之天。

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拒絕認定嫌犯有罪的陪審員西羅伊斯(Adam Sirois)
艾唐.裴茲失蹤案拒絕認定嫌犯有罪的陪審員西羅伊斯(Adam Sirois)

唯一投下反對票的陪審員西羅伊斯(Adam Sirois)表示,他無法認定來自新澤西州、現年54歲的嫌犯赫南德茲(Pedro Hernandez)犯下綁架及謀殺兒童的罪行,「最終仍沒有足夠證據足以定他罪,我做不到。」

重審結果宣布後,艾唐的父親史丹利(Stanley Patz)仍堅信赫南德茲殺害他的兒子:「我不了解為什麼陪審團不定罪,但我確信他就是兇手。他就是做了!一個人會有多少次在他人認定他有罪之前自白,那並不是幻覺。」

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艾唐的父親史丹利(Stanley Patz)
艾唐的父親史丹利.裴茲(Stanley Patz)

判決結果也使地方檢察官范錫(Cyrus Vance Jr.,前國務卿范錫之子)面臨艱難抉擇:用相同證據、再花大筆金錢重審,抑或釋放坦承自己有罪的赫南德茲。判決結果出爐後,范錫雖然堅稱赫南德斯有罪,但是並沒有表明是否再重審。

法律專家表示,陪審團中唯一投反對票的人將是影響范錫是否再重審的主因。范錫助理私下表示,可能重起審判,但仍未有定論。

第一次獨自上學 一去不返

1979年5月25日,當年6歲的艾唐.卡里爾.裴茲(Etan Kalil Patz)獲得母親茱莉(Julie Patz)允許,第一次獨自上學。艾唐戴著藍色的船長帽、背著裝滿玩具車的藍色小背包,手中握著零錢,準備先到雜貨店買瓶汽水,再前往離家2個街區外的公車站搭車上學。當天,茱莉目送頂著金髮的艾唐離去,直到他進入雜貨店。

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
艾唐.裴茲

然而,那也是茱莉最後一次看見兒子的身影。
 
當天下午放學後,校車到了艾唐家附近的倚靠站,但他並沒有下車。茱莉心慌地向隔壁鄰居的女兒打聽,才知道艾唐上午也沒到學校上課。當晚,警方即展開大規模搜索,接下來幾天,城裡到處張貼尋人啟事,但仍一無所獲,艾唐就此消聲匿跡。

數年後,檢方調查,有多次性騷擾兒童前科的拉莫斯(Jose Ramos)有重大嫌疑,但證據不足,一直未被起訴。2001年,艾唐被宣告死亡,搜尋工作也隨即停止。裴茲夫婦對拉莫斯提起民事訴訟,法官認定拉莫斯也有責任,判他賠償裴茲夫婦200萬美元(約新台幣6000萬元),但拉莫斯拒絕認罪,此案刑事部分就此懸冗。

自白認罪 重現犯案過程

2012年,檢方再重啟調查,紐約警方接到嫌犯赫南德茲的表哥報案表示,赫南德茲曾向教會友人和前妻坦承犯行,因此遭警方逮補。

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嫌犯赫南德茲(Pedro Hernandez)
艾唐.裴茲失蹤案嫌犯赫南德茲(Pedro Hernandez)

為求慎重,3位紐約市調查人員在新澤西州坎登郡(Camden County)檢察官的辦公室裡,訊問赫南德斯長達6個半小時,赫南德茲終於淚崩,坦承自己殺害了艾唐,這段自白也被記錄下來。之後,赫南德茲再度在曼哈頓法院上坦承殺害艾唐,經檢察官和精神科醫師判定後,確定有罪。

根據自白口供影片,當年18歲的赫南德茲剛從高中被退學,他的表哥在雜貨店擔任收銀員。他以汽水誘惑艾唐進到酒窖地下室並掐死他。赫南德茲沒有交代行兇動機,只說害怕艾唐舉發他而傷害他,赫南德斯說:「很抱歉我做了,我想放開他,但我全身顫抖,彷如有人控制我,然後我就不斷用力地掐他。」

赫南德茲在影片中表示,之後他將艾唐用塑膠袋包起來,裝在箱子裡,帶著箱子離開地下室走過一個半的街區,將其棄於位於湯普森街(Thomas Street)的大樓之間的地下人行道。

辯方律師:嫌犯在壓力下虛構案情

由於警方至今仍未尋獲艾唐遺體,判決過程只能依靠赫南德茲在州立拘留所時,經幾位精神科醫師判定和檢察官訊問後而錄下的自白影片。辯護律師認為,赫南德茲認罪是因為在警方審問壓力下,導致他隨意虛構犯案情節。

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檢察官伊路齊─歐本(Joan Illuzzi-Orbon)。
艾唐.裴茲失蹤案檢察官伊路齊─歐本(Joan Illuzzi-Orbon)。

以女檢察官伊路齊─歐本(Joan Illuzzi-Orbon)為首的檢方,並沒有犯罪現場勘驗和驗屍等科學證據以證明赫南德茲的供詞。調查人員也從來沒有發現艾唐當時穿的衣物或帽子,也沒有找到背包和鉛筆。由費許班(Harvey Fishbein)帶領的辯護團隊也提出證據,認為兇手是拉莫斯。

此次審判中,超過50位證人在作證,包括赫南德茲的教會朋友、鑑定過赫南德茲是否編造謊言的心理專家等。

審判過程僵持不下

此次審次異常持久且複雜,陪審團被要求重新檢視8位證人的證詞,並且仔細閱讀和辯論。稍早,他們要求使用線上表單程式以及印表機以整理各種意見想法。最後,他們列出7張表單,包含艾唐消失之後的事件時間軸和赫南德茲心理健康狀態的歷史紀錄。

陪審員認為赫南德茲的自白可信度相當高,這些細節不像是被捏造的,例如他描述艾唐最後一口氣的樣態。陪審員之一歐康諾(Jennifer O’Connor)說:「似乎沒有一個人會為了不回家而編造故事。」

其它持同樣看法的陪審員也表示,因為赫南德茲自從被抓後不斷認罪,而且早在1979年就向教會友人認罪。陪審員之一、金融家希奇勒(Douglas Hitchner)在最後一輪才改投有罪,他說:「自白影片的可信度讓我搖擺不定,直到最後一刻才決定。」

此外,陪審團也花了數小時討論有關拉莫斯的證據,但最後仍認為證據不足以認定他是兇手。陪審團深入研究赫南德茲的心理健康狀態並且考量辯方專家的證詞,如赫南德茲有人格障礙導致他分不清現實或虛幻。但是歐康諾表示,赫南德茲的行為和犯罪心理一致,並無分裂。

然而,西羅伊斯質疑赫南德茲的供詞,他說:「對我來說,供詞相當離奇,無論看多少次,只是越看越模糊,我無法排除合理懷疑。」

8日開庭後,曼哈頓最高法院法官威利(Maxwell Wiley)裁決,此案經過10周聽審、陪審團討論18天後,仍無法達成一致裁決,決定解散陪審團,擇日重審。

艾唐.裴茲失蹤案(Disappearance of Etan Patz)開庭場景
艾唐.裴茲失蹤案開庭場景

裴茲夫婦遊說立法 喚起兒童安全照護

36年來,裴茲夫婦一直承受著痛苦的磨難,這樁懸而未決數十年的失蹤案也體現了美國父母最深沉、可怕的噩夢:兒童安全。不僅美國民眾對孩童安全照護產生巨變,尤其當他們上街遊玩時,當局也對兒童綁架法案做了重大改革。

1980年代中期,美國也開始流行牛奶盒公益廣告,將失蹤兒童印製在盒上以供民眾協尋。後來,艾唐失蹤的日子5月25日被訂為「國際失蹤兒童日」,艾唐的父母也擔負起領導角色,發起政治行動並透過遊說、立法以防止遺憾再次發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