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8年級生對台灣歷史不冷漠 《末代叛亂犯》回顧獨台會案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史明。(余志偉攝)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史明。(余志偉攝)

9日出席首映會的史明表示,過去的台灣人相當勇敢,但現在大家好像不太說話了。

紀錄「獨立台灣會案」的紀錄片《末代叛亂犯》9日在光點華山電影館首映,導演是清華大學研究所畢業的8年級生廖建華,他以自身的角度和觀點,重新回顧當時的歷史,盼能讓現代的年輕人對當時《懲治叛亂條例》廢除的歷史有更多的了解。

 

組讀書會遭逮捕

法務部調查局在1991年進入清華大學宿舍逮捕清華大學學生廖偉程,台大社會研究所畢業的陳正然、傳教士林銀福、社運參與者王秀惠,也在全台各地同時被捕。調查局指稱,4人因為接受旅居日本的台灣獨立運動者史明的資助,在台灣發展獨立台灣會(獨台會)組織,所以將其逮捕。然而事實上,4人只是拜訪史明並蒐集史料,及協助獨台會製作並發放台獨文宣、組讀書會研讀史明的《台灣人四百年史》而已,並沒有任何暴力行動。廖建華說,「解嚴後的大家,不是應該可以像現在這樣喝咖啡聊是非嗎?」但4人在當時卻被指控違反《懲治叛亂條例》而遭到逮捕。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史明(右)與當事人廖偉程。(余志偉攝)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史明(右)與當事人廖偉程。(余志偉攝)

廖建華強調,社會運動是由很多人一起參與,沒有哪個特別的人是主角,所以在這部紀錄片裡,他沒將焦點放在當時備受矚目的廖偉程、陳正然身上,反而討論了身為女性的王秀惠,以及從事原住民運動的林銀福,凸顯了台灣社會更根深蒂固的結構問題。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導演廖建華(右)與當事人廖偉程。(余志偉攝)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導演廖建華(右)與當事人廖偉程。(余志偉攝)

已經去世的王秀惠曾經說過,在台灣的父權社會下,離過婚的女人好像要更有婦道,但自己還是喜歡和社運同志們手搭手大聲喧鬧,相當的「離經叛道」,希望朋友們可以諒解。影片中提及,王秀惠參與社運,希望可以給弱勢無助的人更多援手,本人也沒有深刻的性別意識形態,就因為會打扮,而被同為參加社運的男性看成是「出賣色情」,所以並不希望她去認識「帶壞」自己家裡的妻子,以免自己的太太也會變得「不乖」和「自主」。

身為原住民、參與社運爭取原主民權益的林銀福在影片中表示,原住民住在台灣已經有近千年,400年前漢人來到台灣佔取原住民生活的地方,原住民卻毫無招架之力;228事件也是如此,國民黨來台拿著槍桿子對著赤手空拳地台灣人,當然有很多人受到迫害。他強調,台灣人要有所覺醒,不放棄台灣獨立的理念,而且運動若是少了原住民的參與,其實是假的。

 

 

大家過去比較勇敢

出席首映會的史明表示,過去的台灣人相當勇敢,但現在大家好像不太說話了,他希望大家可以不要因為受到威脅而放棄台獨;而廖偉程也出席首映會並表示,以往自己都是以事件主角的角度受訪,但今天很開心可以看到在這部片裡,自己的畫面反而沒有太多的著墨。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史明(左)與導演廖建華。(余志偉攝)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史明(左)與導演廖建華。(余志偉攝)

廖建華也採訪了當時調查局的幹員以及國民黨的高層,他表示,前總統李登輝以「事情過去太久記不清細節」為由,拒絕受訪;而當時的調查局幹員高明輝、吳東明等人,也有諸多抱怨和委屈,他們說,民主時代來臨,該廢止的過時法規就該廢除,但首長宣布終止「動員戡亂時期」,《懲治叛亂條例》、《檢肅匪諜條例》等配套法卻沒廢止,官員依法行政,接到簽呈後就不得不辦案,成了當時輿論所撻伐的對象。

廖建華說,拍完這部影片後,除了看到了過去的社運參與者所處的社會脈絡外,也感嘆抗議者被警察毆打的狀況,到現在仍然沒有被改變。他強調,希望可以藉著這部片影響年輕人回顧當年歷史,在此同時,也要關懷和聆聽在當時沒有受到太多注意的少數的聲音。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史明。(余志偉攝)
《末代叛亂犯》光點華山首映會,史明。(余志偉攝)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