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楊志良到底鬧誰啊?

2015-04-23 06:00

? 人氣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決定投入總統初選,讓沈悶的黨內初選憑添熱鬧。(吳逸驊攝)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決定投入總統初選,讓沈悶的黨內初選憑添熱鬧。(吳逸驊攝)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宣佈要參選總統,悶得出痲疹的國民黨總統初選選局,剎時有了熱鬧的趣味,成敗另當別論,想像洪秀柱和楊志良站上政見辯論檯子上的景象,可能相互拉抬砲口一致對「外」─黨內那些死拖活拉不表態的天王或老大們,絕了他們萬眾齊拱的徵召戲碼,夠嗆吧,翻不了暮氣沈沈的國民黨,好歹也重重撞擊一下。

楊志良卸任後出書,自比「白目署長」,一出就連續三本,第三本《分配正義救台灣》,談的是財經議題,他認認真真琢磨兩年,出版前還特別請中研院士朱敬一「指正」,是真的「請教」避免疏漏,公衛政務官寫財經,財經院士看完不但寫序還為新書發表站台。但若說楊志良竟動念選總統,肯定連財經院士都傻眼。

說他老,他立刻回一句,「我比王院長(金平)年輕多了。」

說他愛罵人怎麼扛帥旗拉抬立委選舉?他笑笑,「他們(立委)要我站台我就去,不要就拉倒。」

說他「公平正義」的主張左,他反駁,「台灣哪有左的?定義搞清楚,我只是孫文的信徒。」於是乎滔滔不絕大談帝寶一戶光房價就漲了兩億,該繳的稅卻比管理費還少,頂新竟一買八戶,「你有八個屁股嗎?」為了國民黨政策完全不符合三民主義,他還特別轉告國民黨副主席、他未來的「初選對手」洪秀柱,「開中常會別再念什麼總理遺囑了,丟人現眼。」搞得洪秀柱尷尬的說,「這…還是要念一下。」

問他知不知道參加國民黨初選要繳兩百萬?他來勁了,「什麼兩百萬,是七百萬啊!兩百萬只是保證金,你說說這是什麼黨?講什麼拋磚引玉,沒錢就是磚,有錢才是玉嗎?美國民主黨初選繳多少錢?七百五十元美金!」而且,立刻提出楊志良們小額匯票進中央黨部帳戶,踢翻七百萬門檻的辦法,說要整死國民黨。

這樣一號人物,若是告訴他,民進黨初選也要繳四百萬「登記費」,他大概回頭就罵,「國民黨還要跟民進黨比勢利眼嗎?」若是再告訴他萬一真通過初選,中選會登記每組候選人要繳一千五百萬,他肯定用上口頭禪,「這樣的國家能不倒嗎?」

比白目,他很不服氣說「柯文哲是我學生輩」,還補上一槍,「不過,必要的場合我會穿西裝。」

從黨人到民眾都有譏嘲他,在任不說話,卸任才放砲,他更不服氣,健保就靠他的大砲性格至少過了半個方案,維持不倒。罵立委、罵名嘴、罵黨、連馬英九都罵了,不過,當他罵完監察院該廢掉之後,立刻打電話給時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說,「不行了,我非辭不可了,竟罵監督我的監察院。」電話放下,辭職書送達。

在他身上幾乎聞不出政黨味,但他是五十多年的「資深黨員」,老友葉金川來電說要成立後援會,並建議他獨立參選,他反應更快,「柯文哲是民進黨禮讓耶,國民黨會禮讓我嗎?」接下來更絕,「國民黨沒人我才參選,沒事我獨立參選幹嘛?」

洪秀柱宣布參選時,國民黨總統初選辦法尚未公布,黨內人士點評她壞了「一些人」的布局和規畫,現在又迸出一個楊志良,初選眼看著非辦不可,這是自有總統直接選舉以來,第一次有競爭的黨內初選,所謂的「一些人」更尷尬了,說不選的怎麼再拉下臉來登記?沒說選也沒說不選的人,到底要選不要選呢?

楊志良自己熱鬧不夠,還要號召前內政部長李鴻源一起「下海」,曾經說過「沒人選我來選(不知是真話還是笑話)」的李鴻源,倒因此找到一個下台階,還是躲楊志良遠點好,省得同台辯論,算不準人在台中教書、僅陋室一間狗一隻、出入騎機車的楊志良,會不會為了公平正義要他多繳點稅或捐出祖傳房地產。

楊志良參選,到底來亂的還是玩真的?先看看他的三本書。他直搗台灣亂象與怪象,但想到朝野政治領袖們全部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還是一肚子氣,其認真無人能比;訪問結束,他還不忘補上一句,「政治別寫的這麼乏味,可以有趣點。」天啊,他這是要鬧誰啊?

套用前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的話,矯情的國民黨,橫豎已經垮了半邊江山,有人能鬧上一局,未始不是壞事,頭痛的是黨主席朱立倫,和選與不選者都難決的立法院長王金平;當然,萬一萬一,那頭痛的就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了,面對比柯文哲還柯文哲的楊志良,該如何「政見對話」呢?沒別的建議,還是先看完他三本書,楊志良大概會基於禮貌禮讓三句先。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