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觀點:太陽花開啟台灣『民主2.0』——寫在三一八學運一週年

2015-03-18 13:40

? 人氣

318學運領袖陳為廷參加「410還權於民」活動,重返立法院。(蘇仲泓攝)

318學運領袖陳為廷參加「410還權於民」活動,重返立法院。(蘇仲泓攝)

一年前,一批台灣大學生衝進中華民國政府機構形式上的最高殿堂——立法院議場,開啟了連續二十三天的佔領,這期間,台灣各大院校大量學生到達台北立法院外大街上靜坐,聲援議場內學生,同時出現了上百個公民論壇言論平台;三月三十日當天,幾十萬不分黨派的支持者響應學生呼喚,湧入凱達格蘭大道,為台灣社會運動歷史上最為震撼的一幕。直至四月七日,政府面對極大壓力,立法院長釋出善意,學生平和退出議場,結束了這次學運。這震驚世界的二十三天被稱為太陽花學運。

當時我曾經進入國會,以一個資深學運人的身份,面對年輕學子,激動地高呼:「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挺身而出是光榮的」,認定這是開啟了一個新時代,我稱之為台灣「民主2.0」。

〈對現狀的無奈和焦躁是太陽花的原動力〉

 

太陽花的衝擊力道跨過海峽,到了臨近的香港。幾個月之後,香港爆發了同樣令舉世矚目的佔領中環「雨傘革命」。而他們的口號與目標和太陽花極為相近,貫穿的核心價值就是「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握!」

台灣也無人否認太陽花學運強大的衝擊力,十一月底的九合一地方選舉,執政的國民黨遭受前所未有的慘敗,很多人預示『國民黨』的潰敗來臨了,台灣將進入一個新時代。沒人否認太陽花學運是這個時代的催生者,但政治觀察家對於這個新的時代卻有著很多不同的解讀。

有人認為國民黨會消失;有人覺得鐘擺之後國民黨反而在2016大選中回到政治舞台中心;有人認為太陽花會促進第三勢力的崛起,有人大膽預估,這個第三勢力無法避免民進黨最終整合、吞併的命運,最多只能成為第二點五勢力。

(還記得他們的身影嗎?林飛帆/資料照,吳逸驊攝)

這個新時代是什麼樣子?國民黨果真會消失嗎?鐘擺理論是否會發生?民進黨會變成新的獨大的一黨嗎?蔡英文如當選總統,是否意味著太陽花學運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台灣卻將再次回到藍綠互鬥的所謂「政黨政治」的舊有發展途徑?

要回答這些問題,現在還很難,因為在這個時代剛剛開啟的今天,影響他的走向的因素非常複雜多樣,但人們對太陽花的期待當然應該是引導這時代走向的力量,這個潛在的力量將會用選票傳達出來。因此,我們在這一天應該認真思考和檢視造成太陽花學運的歷史原因。

我認為是一種焦慮。

台灣,這個過去幾十年一直在進步的小島,經歷的故事、創造的奇蹟,夠讓台灣人自豪,也養成了台灣人溫暖堅定的性格,但是在過去的二十年中,政治,讓台灣人失去這種堅定。一方面,台灣人對民主的政治環境更習慣,更珍惜,也深知這民主需要通過不斷的實踐才能得以保障和深化。另一方面台灣人在不斷參與的過程中,對於實行這民主所必須依賴的現有政治體制,卻有著極大的無奈和失望。偏偏無奈和失望是人類非常難以面對的情緒,它必然變成焦躁。

〈對國民黨絕望,對民進黨失望〉

 

這無奈來自很多方面。國際經貿環境的惡化,中國的利誘與威脅,當然這些令台灣無奈的因素今天也還一直存在,但這些,是無法改變的外在客觀存在。雖然台灣人民也一直要求,政客也一直承諾,政府會努力改變,但實際上,很少有人把這些問題的責任真的推給政府。當有政客想要以這些顯而易見的問題挑動人民的批判情緒,進而影響人民的選擇,通常這種努力的效果也非常有限。例如,民進黨曾經強力主張台灣被國際社會孤立邊緣化的責任在於國民黨當年堅持「漢賊不兩立」,並主張台灣獨立以使台灣脫離這種狀態,甚至提出只有如此,才能維護台灣安全。最近這一二十年,民進黨已不再強調這些,原因也很簡單,這種說法沒有說服力,人民對於這些外部客觀環境,已能相對平靜。

(去年,太陽花學運撤出後,林義雄接續反核禁食。在318一周年的日子,林義雄重回立法院繞行訴求「補正」公投法。蘇仲泓攝)

但是,人民對台灣的現狀,卻始終無法平靜。這份不平靜是那些原本可以好得多的台灣政治社會環境,在多次通過選舉、社會運動、媒體與公共知識分子的行動與疾呼之後,卻沒什麼變化,我們不得不面對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努力,卻一次又一次面對同樣不明朗的未來,我們的情緒再也無法平靜。

國民黨善於治理,民進黨推動進步。這是很多人把台灣的政治格局極簡化之後的感受。但是今天,這個觀念不再那麼確定了。今天的台灣人民,對兩黨的感受是對國民黨絕望,對民進黨失望!

國民黨的治理思路就是所謂的「拼經濟」,而且在國民黨看來,台灣要“拼經濟”就是要拼貿易、拼開放,面對中國市場,就是要拼讓利、拼活絡。固然,台灣人民會期待政府提出合理的經貿政策,但是,人民要求政府的絕不是這些而已!

〈我們不可變成台商〉

台灣人民真正想要的是原有的那份堅定,那份堅定來自於對自己的信心,對社會環境的滿意,而這些在執政黨眼中似乎都是「拼經濟」的障礙,說國民黨「親中賣台」絕對是冤枉委屈了馬英九的國民黨,我相信他們始終堅信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台灣的發展。但這個與老共交手從來都佔下風的國民黨,似乎認為只有與中國建立良好的關係,才是一切發展的關鍵,偏偏任何良好關係都要建立在信任基礎上這一點,國民黨似乎怎麼也不願或無法面對。這種缺乏自信,只求苟且的心態,我將它稱為「台商心態」。台灣人民當然應該支持台商,甚至心疼台商,但絕不可以全島變成台商!

於是,一個看似對台灣社會相當有利的兩岸服貿協議,只因執政黨的粗魯便引發了這場運動。

那麼,民進黨呢?這個過去以衝撞體制啟動了台灣進步動能的政黨,似乎也失去了衝撞之後的後續能量,八年執政迅速腐化,使得一個年輕的政黨老態龍鍾。對於權力的運作變得精熟,卻對人民的焦慮視而不見,沉浸在喃喃自語式的「馬英九情結」、「國民黨情結」中不能自拔,似乎所有的未來希望僅建立在對對手的打擊上。

(林義雄公投苦行已經十二年了,還是沒有得到他希望的補正機會。/蘇仲泓攝)

人民對於執政黨的不滿,使得他們常常不得不選擇他們同樣不滿意的反對黨,台灣人一次又一次的投票往往都是因為反對,因為不滿,而不是因為願景,因為價值。此時,佔領立法院議場這個行動,給了人民希望,是因為這種作法正是在那種無奈情緒中看到的一種力量,一種可能性,一種台灣人熟悉的建立在自身努力上的希望。當溫和理性的台灣人民願意支持在他們的價值觀中已經建構相當重要的法律制度,被訴求進步的學生衝擊時,在他們心中,這個社會政治結構的合理性,已經受到非常大的質疑了。

〈服貿不是重點,我們要的是重建台灣自信〉

服貿真的不是重點,如果過了一年,大家還認停留在理解、支持或反對太陽花學運是針對某項執政黨的政策層面上,那真是沒搞懂發生在這個社會上的一個潛移默化同時又是轟轟烈烈的變革。當然,那些沒搞懂的人,那些沒搞懂的政黨,被這股洪流沖散沖垮也就不足為奇了,至少在我的觀察中,國民黨至今還沉浸在委屈中不能自拔。期待國民黨看清太陽花的真正歷史動能就是緣木求魚了。

太陽花學運開啟一個新的時代,還權於民還得繼續努力。
太陽花學運開啟一個新的時代,還權於民還得繼續努力。蘇仲泓攝。

太陽花是開啟了一個時代,年輕的學生,他們青春熱血,親上火線,承擔歷史責任。現在,將這個新時代導向台灣所亟待找到的道路上,重建台灣自信,是這個社會共同的責任,同時需要很多有識之士,有志之士,繼續勇敢地承擔開拓者的角色。

因為,這個時代也還僅僅是剛剛開始而已!

*作者為落籍台灣大陸民運人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