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克里斯瑪」的轉型─從兩蔣到柯P

2015-02-23 05:1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年春節期間,所到之處無不贏得民眾熱烈歡迎。(取自TVBS電視畫面)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年春節期間,所到之處無不贏得民眾熱烈歡迎。(取自TVBS電視畫面)

從去年九合一選後到今年春節,「柯文哲旋風」橫掃各處,柯P新聞兼個人報導充斥各媒體,他的市長蜜月期已被名嘴改成「蜜年」,他所到之處人潮洶湧,爭搶紅包、爭相親近,「魅力無法擋」超越一切明星。相形之下,過去的媒體寵兒馬英九已「退流行」,連他不甘寂寞、宣稱要「反擊」,也被名嘴看衰成「最後的掙扎」,他的春節紅包更是乏人問津,馬家莊前排隊領紅包的人龍一年比一年短。

為什麼「群眾魅力」落差如此大?馬還是國家元首,竟然不敵一個市長,兩黨主席朱蔡同樣不敵。原因在於「群眾魅力」隨群眾口味而變換,而群眾的興趣是最現實的。才剛去世不久的英國「鐵娘子」柴契爾,八0年代何等叱吒風雲,一下台馬上被人民遺忘,嚐盡人情冷暖,英國泰晤士報報導她過七十七歲生日時,居然只收到四張賀卡。

邱吉爾曾自嘲「偉大的民族總是對他們的領袖無情」。但邱吉爾可能忘了,他不是「天生的領袖」,他只是被選民選上,又適逢其會領導了英國二次大戰,身為「法理型」領袖而非「克里斯瑪型」或「傳統型」領袖,當然是「人去茶涼」,英國人又是最理性的民族,他及柴契爾有什麼好抱怨的?

倒是東方社會如台灣,國民黨是韋伯所說的「傳統型」統治,馬英九擔任國家元首,既是「天生的領袖」,又曽普受群眾歡迎,應該具有超凡魅力(即克里斯瑪)才對,他居然淪落到幾乎「狗不理」,可能的解釋有二:一是馬的所行所為已被視為桀紂,人民受害,他的昔日光環跟著消退。二是台灣正在快速揮別傳統型政治,走向法理型政治,領袖與人民那種「父子關係」已被「偶像與粉絲關係」或「利益保護者與被保護者關係」取代,也就是蔣介石、蔣經國昔日那種如父如君的領袖幻象已不可能再現於今日。

從兩蔣時代到柯文哲,領袖與人民關係確實經歷了很大轉變。傳統政治依賴「天生(父權式的)權威」及服從,最易於產生幻象及製造神話;把沒有克里斯瑪的蔣介石變成「偉大領袖」,即是透過人工製造。相形之下,毛澤東透過群眾鬥爭脫穎而出,是真正的克里斯瑪型領袖。台灣的非國民黨籍領袖,透過群眾運動起家,擁有「群眾魅力」而非「天生權威」,如黃信介、康寧祥、許信良、陳水扁等,也是克里斯瑪型領袖。

可以說,傳統政治與民主政治領袖最大的區別就是克里斯瑪。前者可以完全沒有克里斯瑪而領導,後者必須仰仗克里斯瑪而領導,前者的克里斯瑪帶着神話面具,與韋伯的論述相近,後者的克里斯瑪純粹是群眾魅力。亦即,民主政治不但創造了法理型領袖(依據法律及制度統治與卸職),也讓「超凡魅力」脫去神聖色彩,變成「群眾魅力」。

韋伯引用基督散聖經,創造出「克里斯瑪」該一統治及人格類型時,全世界還在傳統政治影響下,「群眾」還是負面名詞(群眾運動被稱為「群眾的反叛」),「大眾文化」還未出現,收音機也尚未流行,韋伯不可能把「超凡魅力」想成「群眾魅力」。以上各事,包括法西斯宣傳術及史達林共黨式造神運動,都興起於廿世紀廿年代,此時韋伯已經去世。

韋伯死後,在傳統政冶依然盛行的地方,「克里斯瑪」越來越與官方宣傳及群眾運動息息相關。史達林、希特勒、蔣介石、後期毛澤東,乃至今日俄羅斯普丁等人的克里斯瑪,都是官方宣傳炮製出來的。以普丁為例,在俄羅斯命名為「普丁」的餐館、食品、事物不勝枚舉,全國各地牆上、桌上擺滿普丁塑像、照片,任何與普丁相關的商品都會成為暢銷品。另外,曾是蘇聯加盟國的土庫曼,1991獨立後,國家元首尼亞佐夫不斷加劇個人崇拜,變成「偉大領袖」、「國父」、「敬愛的父親」,全國有超過一千處城市、道路、建物、機構等以他之名為名,他的雕像、銅像遍布各處。

台灣人不必感覺可笑,到今天已是二度政黨輪替的台灣,蔣介石依然像尼亞佐夫一樣與台灣人「長相左右」,到處是中正路、蔣介石銅像;中正紀念堂蓋在總統府正前方,比總統府莊嚴壯闊神聖;蔣介石的「超凡魅力」在他死後數十年無人撼動,陸客更是人山人海遠來瞻仰追憶;獨裁及恐怖的蔣經國也依然是台灣最受歡迎及崇敬的政治人物。民主的台灣在政治文化上其實沒有經歷什麼「寧靜革命」,民進黨只是國民黨的對應物,國民黨的基本盤始終領先民進黨。以上這些正顯示傳統政治在台灣牢不可破。

奇蹟的是,經過去年11·29投票洗禮之後,似乎政治型態在台灣一夕翻轉了。「法理型」(超越藍綠的)政治突然來到,代表傳統政治的國民黨近乎崩盤,素人柯P崛起,鋒頭及外溢效應超過當年阿扁、馬英九及今日藍綠任何人。這證明了庶民力量的覺醒,以及傳統政治最重要基石「權貴高人一等」的神話倒塌,庶民的階級意識及做主意識抬頭,他們要選自己人,而不是「高人一等」的權貴。柯文哲之受歡迎,因為他來自庶民且屬於庶民,他的直白、誠實、實事求是、沒有身段,都是庶民最期待的。民眾由衷喜好他,因為他沒有傳統政治人物(不分藍綠)的虛偽與矯飾。

從兩蔣到民進黨到柯P,台灣的克里斯瑪也完成了歷史性轉型。今日的政冶明星已不需要神話式的「超凡魅力」,只需要最貼近民眾呼吸、最接近民眾脈搏的「群眾魅力」。柯P旋風展現的的正是這種克里斯瑪。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