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觀點:基改?可以吃嗎?

2015-02-10 05:40

? 人氣

基因改造出來的金色米。(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 (IRRI)/取自維基百科)

基因改造出來的金色米。(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 (IRRI)/取自維基百科)

近日義美總經理高志明批評基改作物的政策,國內媒體大幅報導,帶起一大片反基改的聲音。最近還有另一則新聞則是國內媒體幾乎沒有報導的,那就是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了美國的科學家和一般民眾在眾多議題上的差異,發現科學家和普羅大眾的立場有很大的不同。其中,分歧最大的就是美國的科學家有88%同意「吃基改的食物對人無害」,但是普羅大眾卻只有37%同意這句話,差異高達51%。這分歧遠大於全球暖化是人為的(37%)、人類源自演化(33%)、用農藥的食物是安全的(40%)、支持建造核電廠(20%)等議題。究竟基改是什麼?為什麼好像大家都說基改不好,美國卻有88%的科學家不這麼認為?以下整理一些常見的基改相關問與答。

(研究顯示科學家泰半認為基改食品沒問題,感倒是普羅大眾不這麼想。取自網頁截圖)

〈基改是什麼?〉

生物的特徵有很大部份是由他們的基因決定的。基改透過就是改變生物的基因,來改變生物的特徵。像稻米本來不會合成胡蘿蔔素,所以為了營養均衡我們要吃好幾種蔬菜;但是我們也可以透過基改把水仙花的基因轉殖到稻米裡,讓稻米合成胡蘿蔔素,那麼買不起蔬菜的人就不會營養不良了。或者我們把胰島素的基因轉植到細菌裡面,那只要養這些細菌就可以得到胰島素,而不用再從豬身上提煉,從此糖尿病患者就可以買到便宜的胰島素來控制血糖。除了讓生物合成我們需要的營養素等物質,基改也可以用來讓植物長得更大、更抗旱、更抗蟲害、或是在運送中不易撞爛等等。

其實所有人類馴養的生物都可以說是人類「基改」出來的。只是以前我們用選殖、人工誘變、和混種培育,例如挑選腳比較短的狗拿來繁殖,最後養出有短腳基因的臘腸狗,或是把四倍體西瓜和二倍體西瓜雜交產生三倍體的無籽西瓜。本來這要花很多年的時間培育,甚至上百年的時間;現在有了基因科技後可以在幾個月內成功把想要的基因植入。雖然速度不同,但追根究底,基本原理都是一樣的:改變生物的基因,讓生物長成我們想要的樣子。

(大自然無時無刻不在「基改」,包括蜜蜂傳花粉。取自網路)

不止人類的農業是「基改」,大自然中的生物無時無刻不在「基改」。蜜蜂挑花蜜比較多的花去傳粉,讓花越來越多花蜜、讓長頸鹿的脖子更長的基因突變競爭贏短脖子的基因、免疫細胞自行刪除部份的基因序列來合成不同的抗體……基因本來就一直在改變,人工的基改真的只是加速這個過程而已。

〈現在這樣不好嗎?為什麼要基改?〉

就算基改可以讓農產品更大、更好吃、更便宜,有些人可能還是覺得反正現在滿意就好了,不用再改什麼。對於一個吃飽喝足、安於現狀的人來說,這或許是個合理的立場。但是我們不能忘了世界上有上億人正在挨餓,而基改作物可以降低食物的價格,或是開發可以在缺糧地區的氣候環境下生長的作物,來救活這些人命。神農氏一開始種田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人問他「野外採集不好嗎,為什麼要種田?」

對於用基改來解決糧食問題,有些人可能會這樣說:糧食問題是分配問題,不是生產問題。確實,我們生產的食物其實已經足夠餵飽地球上所有人,只是因為價格、經濟、戰亂和交通等問題,還是有上億人買不起或買不到食物。如果我們有辦法解決這些分配問題,就能讓大家都有飯吃。但問題是我們沒辦法解決分配問題呀!複雜的國際關係不是任何人有能力解決的;美國總統沒有能力把美國人繳的稅捐給獅子山,聯合國也不可能命令中國把農產品送給尼日。大部份的國家連自己國內的分配問題都無法處理了,何況是全世界的分配問題?當地球上每分鐘都有人因為餓肚子而死亡的時候,我們必須拿出快速有效的方案,不能空談那解決之日遙遙無期的分配問題。

(地球上每天都有二萬五千以因為饑餓而死亡。)

〈吃基改對人有害?〉

基改對人有什麼影響,端看我們改了什麼。如果我們用基改讓禽流感病毒變成可以人傳人,那當然會對人有害,但是如果只是讓玉米合成抗蟲的蘇力菌蛋白,那不會對人有任何害處。這就好像食品添加物一樣,如果我們添加的是適量的食鹽或糖,那當然無害,但是如果我們加了塑化劑,那就有害了。

所有的基改食物在上市前都會經過嚴格的檢驗,確保它對人無害。目前仍然沒有任何科學證據指出任何已經上市的基改食物對人有害。雖然「沒證據說它有害」聽起來這好像表示科學家還無法排除基改有害的可能,但是我們必須知道,「沒證據說它有害」在科學界是非常難得的。科學家早就證明大多數的東西都有害,包括汽車、電腦、洗碗精、咖啡、薯條、海鮮、滷味、含糖飲料、開燈睡覺、滑鼠、椅子等等,大多數情況大家都置之不理。大家不怕的原因通常也不是因為客觀分析過後覺得利大於弊,而是因為這些東西我們從小接觸,所以習以為常,沒有面對新事物的恐懼。

對不熟悉的新事物感到恐懼是很普遍的反應,但是在基改的情況下這恐懼其實一點理據都沒有。說到底,反基改是人們以訛傳訛、自己嚇自己、或是有心人炒作出來的行為。我們每天抹在臉上的護膚產品或是洗衣服用的配方也充滿各種前所未見的新配方,對於這些配方的安全性研究遠少於基改,有時還會出現來路不明的護膚產品有毒或造成過敏反應的新聞,卻很少見到有人去抗議說這些新配方要全面禁止。這是因為電視廣告往往把「新配方」當成一個正面的詞彙用,大家就不覺得這些東西有危險了。

(基因改造後的梅子可以抵抗蚜蟲病Scott Bauer, USDA ARS/維基百科)

〈基改對自然環境的影響?〉

基改如果只是植入營養素、或是讓食物更硬更好運送,那對環境的影響有限。如果植入抗病蟲害基因的話,確實會影響其他生物。但是就算是非基改的農業,一樣會對環境造成很大的影響,因為農耕必須整地、除草、澆灌、施肥、灑農藥、種植單一作物、大規模採收……這些步驟無一不對生態造成影響。要降低這些影響最好的辦法是提高單位面積產量,如此一來就不用開闢太多的土地。例如用水耕和溫室在房子裡一層一層往上疊就是很好的方法,基改也可以提高產量來減輕環境負擔。反倒是強調天然、有機、在地、非基改的耕作方式常常降低產量,造成人們必須增加耕作面積,對環境造成更大的危害。

另一個質疑是轉殖基因會不會外流到野外的生物。很多基改作物有加入「安全開關」讓基改作物無法繁殖下一代,多多少少降低了這種危險,不過這個問題確實目前尚無定論。基本上,轉殖基因外流的潛在危險性不會大過外來種,因為外來種全身上下的基因都是新來的,而轉殖基因就只有那一小段基因是新的。考量人類早就有上千年把生物帶到地球上各個角落的歷史,我相信這個危險性有限,只要稍加注意即可。比起轉殖基因外流,我們更需要注意的是已知有害的生物被引入,如苗栗想在開放的稻田裡養大閘蟹,而大閘蟹在歐洲早已是惡名昭彰的入侵種。

(歐洲把大閘蟹列為「入侵種」。取自蟹老大官網)

〈基因工程都是孟山都這種邪惡的大企業壟斷?〉

基改農產品被少數財團壟斷是一個確實存在的問題,但合理的解決之道是監督或抵制企業的商業行為,而不是去否定科技。就好像我們不會因為油價中油和台塑壟斷,就否定大家使用汽油。事實上,基因工程的進入門檻一直在降低,所以有很大的潛力跳出被企業壟斷的局面。越來越多科學家在發表期刊論文時轉向開放閱覽;隨著生物學儀器的成本下降,一般人要自己在家做基因工程也越來越容易,網路上甚至已經可以找到開源(Open source)基因工程的社群。如果政府因民眾的反彈而對基改產品作出嚴格的限制,反倒會造成只有資金雄厚、政商關係良好的大企業有足夠的資源去研發基改產品,助長壟斷的局面。

其實,就算現在基改被少數財團壟斷,農民必須每年向農產公司購買價格較高的基改種子,還是有許多農民願意去買。這是因為雖然種子比較貴,但是基改作物的產量較高、農藥需求低,所以最終算下來,總成本是比較低的。反倒是那些標榜「天然有機」的農產品賣得極貴,農夫卻因為低產量和高昂的認證費用而只能勉強收支打平。

〈把動物基因轉進植物,那吃素的人怎麼辦?〉

有加入動物基因的基改植物算不算素的,那要各宗教的掌權者或信眾自行判斷。宗教本就會隨著時代進步而調整。像猶太教有條規定是安息日不能點火,到人類發明電燈和其他電力設施之後,各教派就各自依據他們對經典的解讀來分析能不能用電,有的教派認為電和火是不一樣的東西、有的建議用定時開關避免按開關時的火花、有的說只要電不是用來照明或加熱就可以、還有些教派允許找非教徒來代勞。猶太教信徒並沒向愛迪生和特斯拉抗議說電力影響他們的宗教活動。同理,基因轉殖的食物是否符合素食、潔食、清真等戒律,可以由各宗教自行決定。上千年的農業都沒有讓野菜和山產絕跡,基改作物當然也不會完全取代傳統作物,所以就算有些信徒決定完全不碰基改,他們也不至於找不到東西吃。

〈結論〉

基改不是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我們不應該誇大它的潛在危險或相信不實的謠言。已知的事實是基改這個科技本身無害,就像煮飯加調味料一樣,只有當你加錯東西或加過量才會對人有害,而且人類早就用原始的方式「基改」了上千年。基改可以改善農產品的品質、增加產量、降低環境負擔。唯一的潛在危險是基因外流,但這個危險性不會高過現存的各種農業,只要有適當的管制即可。基改在經濟和社會層面或許有些需要處理的問題,但這些問題必須從經濟或社會角度處理,而不是把整個科技當成洪水猛獸來反對。

(美國俄亥俄州基因改造玉米田/Lindsay Eyink from San Francisco, CA, USA /維基百科)

*作者為旅美留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