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安海觀點:左派反對死刑,因為他們不相信自由意識和道德責任

2016-04-12 06:20

? 人氣

舞台劇「某個死刑犯的最後一天」。(曾原信攝)

舞台劇「某個死刑犯的最後一天」。(曾原信攝)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在死刑存廢的討論中,左派通常傾向廢除死刑,而右派傾向保留呢?政治學上的左右派,通常出自於對自由市場的觀點不同,右派認為自由市場可以驅動人們做出對社會整體最好的事,左派認為政府必須適度地介入市場進行修正,但是這關死刑什麼事?

比較瞎的解釋是說左派比較進步(progressive)、右派比較保守(conservative),但是這解釋不了為什麼廢除死刑就是進步。

另一個解釋是不信任政府的人會傾向廢除死刑,但是嚴格來看支持政府介入市場的左派比右派更信任政府,這會得出相反的結論。

我以為左右雙方最深層的差異,並非對自由市場的看法不同,而是對哲學上「自由意志」的看法不同。(自由意志:free will,即人可以依自己的意識做各種選擇,不受基因、環境、心理學等限制)

右派認為人有自由意志,所有的行為都是發自每個人的內心,所有的後果也都來自這些選擇:找不到工作,是因為不認真念書;如果被裁員,是因為不認真工作。右派也不重視環境的細微差異:如果我在當年可以成功,那麼你現在當然也可以,你不成功只能怪自己。

左派則「比較」不重視自由意志的存在(但不一定完全否認),而更看重環境對人的影響:有人不念書,那八成是學校教學方式太無聊或是學費太貴;有人工作效率不好,那大概是工作太辛苦,應該減少工時並增加基本工資。左派的人如果發現「我可以你卻不行」的情況,會認為那應該是雙方的環境不一樣造成的。

簡言之,右派是因為相信自由意志,所以才相信不管市場運作出什麼結果都是公平的。左派比較不相信自由意志,而更相信環境對人造成的各種影響,所以認為光靠市場是不夠的。

這為什麼會影響到死刑?因為自由意志和道德責任是有一定程度衝突的。當右派強調人的自由意志,他們就認為人應該要為自己選擇的行為負完全的責任,如果明知法律規定還如此選擇,那麼搶劫就是要去坐牢、殺人就是要判死刑。反之當左派更看重環境對人的影響時,他們就會認為一個人會去犯罪不單單只是他自己發自內心的選擇,更有很大一部份是外在的社會環境造成的。如果有個失業的人沒錢去搶劫,左派的人會認為應該補助這個人去進修讓他更好找工作、並且應該多給他一些失業救濟金讓他不需要去搶劫,至於他是否「應該」要被處罰,就不是那麼重要的議題。

甚至到最極端情況,有些人會認為任何人會犯罪都是環境造成的,去犯罪並不是人自己做的選擇;犯罪者沒有任何道德責任,所以不應該用任何刑罰來處罰犯罪者,人們只應該專注在如何改善社會環境來預防未來的犯罪。

 

說到預防,嚇阻呢?左派如果重視預防和環境,那不是應該支持用刑罰來嚇阻犯罪嗎?

先來看看為什麼我們需要嚇阻。如果沒有嚇阻,人會做壞事嗎?

這是人性本善或人性本惡的爭論,和自由意志並不直接相關,不過還是會有一些間接影響。相信自由意志和自由市場的右派比較容易認定人是自私的動物、人會願意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任何事,所以右派會偏向人性本惡。而不相信自由意志的左派則可能看到人類是社會性的動物,不管是打獵、種田、還是抓背,互相合作都對大家都有利,所以經過上千萬年的演化,人的基因裡都應該有一些善良的道德直覺在制約人的行為,除此之外現代社會也都教導大家要做好事,所以左派會認為人類在正常情況下應該是善良的。對於人的本性是善良還是邪惡的不同觀點,也造成左右派對嚇阻有不同看法。

右派較常支持用刑罰達成嚇阻,因為右派的人認為犯罪是一種選擇,所以用嚇阻來影響人們的選擇是有效而合理的。而且因為人性本惡如果不嚇阻會發生一大堆犯罪。不過因為有研究顯示死刑無法嚇阻犯罪,而且在有些時候死刑的成本比無期徒刑還高,所以右派也不是全部支持用死刑來進行嚇阻。

而左派不支持用刑罰來嚇阻犯罪,主要是因為他們認為一個人會想要犯罪是不良的環境先造成的。一個天性善良的人如果被環境逼到想要走上犯罪一途,那肯定是遭遇了非常可憐的處境,這時我們還用重刑來嚇阻他,那不但更增這個人的不幸;而且如果根本的成因沒有解決、只用重刑來嚇阻,那只能暫時硬壓住他的犯罪衝動,等到爆發出來時只會更嚴重。

當然,左右派不是那麼涇渭分明,同一個人在不同議題上的立場可能時左時右,有些經濟上右派的人也可能覺得人會犯罪都是經濟太差害的,而反對死刑,而有些在經濟議題上偏左的人也可能基於反對政府(自由意志主義)或效益考量(右派)來反對死刑。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把左右派一分為二,而是希望大家在死刑議題的討論中,能夠更了解彼此的思考方式,才能從互罵進展到對話。

*作者為旅美留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