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須知道的抗生素危機:《微生物的巨大衝擊》選摘(1)

2016-04-12 05:40

? 人氣

現在我們知道了,微生物在生活中幾乎每個面向,都扮演了重要而且複雜的角色,那麼我們得自問:是否應該像現在一樣頻繁使用抗生素?

阿曼達和我在女兒出生後幾天,第一次帶她去看醫生。小兒科醫生像是動物牙醫在為沒有麻醉完全的獅子看牙般那麼小心與仔細的提問:「那麼,關於疫苗有許多不同的意見,你們覺得如何?」

我和阿曼達彼此對看,然後說:「我們要想要依照美國疾病管制局建議的時程表,注射表上所有的疫苗,謝謝。」美國疾病管制局公布了建議兒童需接種的疫苗與時程表。

我不會責怪這位小兒科醫生,她只是對這個公眾(瘋狂)關心的問題保持敏感度。讓我煩惱的是,有那麼多人擔心疫苗,卻很少人擔心抗生素。

想想看我女兒出生時,發生了什麼事。在阿曼達接受意料之外的剖腹產之前,就得先使用抗生素。我女兒出生後幾分鐘,醫生就在她的眼睛中點了抗生素,事前沒有人詢問,他們就這樣做了,這是為了預防淋病這種性病的標準處理方式,淋病會造成嬰兒結膜炎。我們很確定彼此都沒有淋病,但這裡的重點是,抗生素的使用如此氾濫,因此在使用前都沒有事先告知,我們是後來才知道的。

人們很擔心疫苗,可是擔心的內容幾乎不是完全沒有科學基礎,就是已經證明是不正確的。例如:疫苗會引起自閉症的說法已經完全證明是錯誤的,宣稱有這樣關聯的期刊論文已經被撤回,作者在自己的祖國英國已經被禁止從事醫療行為。

疫苗當然有風險,但是這些風險已經記錄在文件中,而且非常小,通常100萬人中只有幾個人會有嚴重的反應。

相反的,雖然基本上抗生素的效果遠遜疫苗,但你很少聽到有人抗拒抗生素。對於許多疾病,疫苗至少有9成的功效,抗生素的效果根本比不上,原因之一是抗生素被誤用與過量使用,造成抗藥性迅速散播。

紐約大學的醫學微生物學家布雷塞指出,抗生素就像是汽油彈一樣,能夠消滅體內許多生物,其中包括許多我們才正開始研究了解的微生物遺產,它們對健康與社會有重要的影響,許多人也都同意這個想法。

事實上抗生素是毒藥,對細菌的毒性大過對人體。

抗生素只會作用在微生物維生所必須的程序上,不會干擾人類的細胞,因此相對安全,但是還是有危險,因為抗生素不能分辨好菌壞菌,一律破壞,而且我們也得擔心細菌勝過抗生素,病原菌能夠適應抗生素。細菌族群能夠繁殖得非常迅速,使得它們具有對抗演化壓力的速度與彈性,抗生素只是其中一種它們面對的壓力。

更糟糕的是,有些細菌因為之前已經接觸過抗生素,因此一開始就居於領先地位。人類不是從零開始製造抗生素,而是在環境中發現各種抗生素。我們拿來當作抗生素使用的許多化合物,特別是土壤中的微生物,原本是環境中微生物用來彼此溝通的。

由於細菌本來就已經認識這些化合物,許多種細菌已有少許抗藥性,不過如果一直和抗生素接觸,所有種類的細菌最後都會被篩選出具有高抗藥性的菌株,包括那些我們想要除之而後快的危險細菌。

*本文選自羅布‧奈特、布蘭登‧波瑞爾新著《微生物的巨大衝擊》,天下雜誌出版。

20160328 《微生物的巨大衝擊》立體書封(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微生物的巨大衝擊》立體書封(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