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安海觀點:當社會跟不上科技發展,民主即將毀滅

2015-11-10 06:40

? 人氣

科技對民主有幫助嗎?(圖片來源:broadbandlebanon.org)

科技對民主有幫助嗎?(圖片來源:broadbandlebanon.org)

每當有一種新科技出現在社會上,社會整體都需要花時間適應,而科技爆炸式的發展速度正逐漸超越社會能夠適應的速度,這對現存的各種社會體制正造成一波危機。阿拉伯地區的專制政府因為社群網路促成的資訊傳播而垮臺,而科技的發展也同樣對民主政府造成了相當大的挑戰。網路促成不正確的資訊快速傳播、網軍操控輿論、或仇恨言論都只是冰山一角,面對各種新的科技的快速發展,傳統的資本主義市場或是開源社群的自由模式都不足以快速應對科技對社會的衝擊。

科技對社會的衝擊

科技對社會的第一步衝擊,是源於新科技進入社會的方式:它通常不是在一瞬間傳遍各個角落,而是由某一個角落的少數人手中漸漸散佈到整個社會。例如無線通訊本來是軍隊在用的,後來成為行動電話慢慢進入一般人的生活,然後慢慢在企業和政府中取代電報和傳真。緩慢的科技傳播是好事,這讓社會的不同角落有時間觀察科技的潛在問題,能夠慢慢地適應。然而當科技只存在於少數人手中時,也給那些擁有科技的人高於其他人的影響力。例如工業革命讓中產階級堀起,最後促成了民主制度的建立,但也讓西歐國家發展成向外侵掠的帝國;基改農業被孟山都等少數公司掌握時,農人就必須接受他們的商業模式;或者當Google有大量的資料和分析技術,他們就佔據了大部份的廣告市場。

傳統資本主義者會認為讓少數人(特別是企業家)掌控科技是很好的,這樣人們才有動機要去創新,社會才會進步。他們還主張用專利權保障企業努力研發的東西不會被別人抄走。但是因為企業只向股東負責,唯一的規範來源是法律,而企業的政治影響力往往大於人民,要政府用法律管制企業行為是很難的,這往往造成企業不受控制。大型跨國公司甚至能讓政府替他們量身打造法條。如果放任企業壟斷科技,不但可能造成企業用政治獻金控制政府,而且因為一般人的生活中大多數的產品和服務也都來自這些企業,最後企業也可能同時掌控人民。例如蘋果公司在推出Apple Pay之前將App Store中的所有比特幣程式都下架,跟Adobe交惡時直接把Safari做成不支援Flash,跟Google交惡時又把內建的地圖改成不用Google。另一邊,Amazon.com也曾經在一夜之間撤除上百家不合作的書商的書。這一下就影響了上百萬人接觸特定資訊的機會。除了資訊業之外,雀巢、通用磨坊和孟山都等公司壟斷糧食的態勢越來越明顯,Uber則絲毫不在意乘客的隱私和駕駛的勞動權益並公然無視各國法律。總而言之,企業掌控科技可能造成財閥政治。

濫用與誤用科技的衝擊

面對這個問題,有些自由意志主義者主張把科技開放給人民自由取得,如此就沒有壟斷的問題了。但這也沒有比較好,因為人是很愚蠢的。家用3D列印發明出來之後不久,美國德州就有人設計了3D列印的槍,還把設計圖放在網路上開源給大家自由下載。無人飛行器普及之後,越來越常有無人機進入機場管制區造成飛機停飛,也有人在上面裝上槍枝當作遙控武器。智慧型手機讓人可以很容易地偷拍別人,或是不小心把自己的GPS定位分享到網路上。YouTube上面有上百個無聊人士拿漂白水加煞車油或是乾冰和保特瓶做成炸彈的影片。讓人自由使用各種科技一點也不安全,這些濫用和誤用就是科技發展對社會造成的第二步衝擊。科技不加以管制的最終最糟結果就是極端主義者可以輕易地自行在家製作大規模毀滅武器。如果隨便一個人就有能力毀滅世界,什麼民主自由都沒有意義了。

其中網路就是開放的科技造成危害的一個例子。網路上要匿名很容易,要追查很難,這讓每個人都可以匿名做任何不負責任的事。例如曾經有個叫Pink Meth的網站專門收集裸照,並且附上這些人的真實姓名、地址和電話等等,許多人在不愉快的分手之後,就把前女友的照片和資料放上去。這個網站的原站多年前被關閉了,但複製的鏡像站到現在還在,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執法單位知道怎麼處理。在網路上面只要稍微知道門路,也可以找到有人公然買賣毒品、殺手、偷來的信用卡、槍械等等,他們用比特幣交易,幾乎無法追蹤。

言論自由市場崩潰

除了濫用網路的匿名性來做壞事之外,網路也造成「言論的自由市場」(marketplace of ideas)崩潰。民主體制要運作,前提是我們能夠取得正確的資訊。要達成這個目標,有一派理論是只要讓所有的言論都能自由傳播,正確或實用的資訊會自然地競爭贏錯誤或無用的資訊。然而,我們在網路上可以看到許多地方這「言論的自由市場」是失效的。

失效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因為大部份的使用者不願意付錢使用各種服務,所以各大網站都形成了以廣告點擊作為主要營收來源的經營模式。在這種商業模式下,在短時間內分享和點閱網頁的人次比什麼都重要;這再加上人類天生就愛看聳動的消息,造成錯誤但聳動的消息轉貼得比事實更快,就讓網站經營者沒有動機去關注資訊的正確性。又因為製造謠言本來就比澄清事實還容易,所以基改食品傷肝、基地臺造成白血病、牛奶不會壞就是有防腐劑、蔬果太漂亮有是有農藥……等錯誤的消息就四處傳播。

除了聳動消息傳播速度比較快之外,人也傾向找自己愛看的東西看、看到立場不同的文章不是跳過就是先入為主認定對方是錯的;而Google和Facebook的演算法也都會給我們愛看的東西、過濾掉我們不愛看的東西,形成一個不斷自我強化的正回饋。除了演算法之外,社群網路上立場相近的人互加好友也會讓人們更常看到和自己一致的觀點,或造成讓團體中的多數人順應少數人立場的集體錯覺(groupthink)。

極端意見成主流

另一個問題是立場極端的人比立場溫和的人更願意花時間去傳播他們的觀點。這在政治學中本來就不是新聞:反同性戀、環保、擁槍、動保等等單一議題團體往往都是立場較強烈的人才會去參加。但是有了網路之後,更多原本位在地球上不同角落的極端者可以輕易地聚集起來,人們也更容易針對自己特別狂熱的議題去參加討論。這些人大量散發立場極端的資訊佔據網路空間,造成本來就比較少出聲的溫和派以為自己是少數人而不敢出聲,成為沈默的多數,漸漸在宣揚政治觀點的言論市場上成為弱勢。

這些現象造成各個群體基於各種不同的錯誤資訊在社會中極化對立,彼此互不溝通,人際信任下降、無法形成公民社會。這又導致人們不信任政府,阻礙政府的施政,施政被阻礙後就是政策跳票,回過頭來又造成人民對政府的不滿,各種反對政府的聳動假資訊就進一步被大家傳播。這情況對民主制度造成了空前的挑戰。雖然有些敏銳的政治人物能在短時間內掌握網路時代的克里斯瑪,但是隨著科技進步的速度越來越快,不是每個人都能跟得上最新的宣傳媒介,而跟得上科技的人也不見得就是能提供最正確資訊的人,因此言論的自由市場仍然會崩潰。簡言之,網路根本地改變了人類收發資訊的方式,而社會需要時間適應。科技這樣改變人們的行為,進而改變社會的運作方式,就是科技對社會的第三步衝擊。

科技集團壟斷財富與權力

上述的眾多社會不適應科技的問題如果不儘快解決,放任科技發展的速度持續指數上升,超過社會能夠適應的速度並一去不回,那社會必然會失去平衡,甚至崩潰。在不遠的未來,我們可能會看到掌握最新科技的跨國集團壟斷所有的財富和權力,用各種媒介放送廣告,對人們洗腦控制輿論來對抗其他集團,個人只是棋子而沒有任何價值;科技的濫用讓街頭成了人人自危的無政府狀態,99%的凡人只能靠自己的科技能力來防止駭客或盜匪在一夕之間將你洗劫一空;政府軟弱無力,貧富差距無限放大,一個人的自由取決於他有沒有能力繞過網路管制取得資訊和違禁科技來保護自己或掠奪別人。在這樣的軍備競賽中,每個人都是輸家。(有些科幻片已經預見這樣的未來,如機戰戰警、超時空戰警3D、獵殺代理人、攻殼機動隊)

要怎麼阻止這樣的危機呢?我想得到兩件必須做的事。一是政府要直接透過對科學研究的掌握來進一步管制科技,二是要教育人們如何用負責的態度使用科技。

民間發展出來的科技會直接進入企業和個人的手中,很難管制。如前面所說,企業的目標是利益的最大化,所以沒有動機去管制人們會不會濫用科技。政府也很難及時規範科技的使用,因為科技發明出來之前很難預見未來,而且人總是有辦法發明設計者想不到的用法,政府永遠只能追著新發明跑。另外權力制衡的設計也讓法規的修改曠日費時,所以會發生美國過時的版權法造成農人不能修理自己的牽引機(因為不能動裡面的軟體)、蘋果裝置的越獄破解曾遊走在法律灰色地帶、網路購物有時不用繳稅、禁煙區不確定能不能用電子煙、比特幣交易不知道合不合法等情況。

作好對策 緩慢釋出新科技

但是如果科技主要是由政府發明並生產出來的,那政府就比較容易管理了。當然,這必須是在有辦法避免政府濫權的民主國家,否則就會像中國的防火長城和金盾工程成為專制政府控制人民的工具。在民主國家,如果由政府主導科研,研究成果也收歸國有,那政府就可以在科技普及前分析這個科技可能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並建立好對策,然後緩慢地釋出科技。現在科學研究的經費已經有很大一部份是政府出資的(約20%,各國狀況不同),特別是基礎科學。如果政府可以投入更多資金,或許就能防止民間獨攬科學研究的成果。科研是個高風險的投資,由政府來做本來就比讓民間私人機構來做好:私人機構傾向在進行高風險投資後將風險轉嫁給弱勢者或社會整體來承擔,例如將未經足夠測試的新配方推上市拿消費者當實驗品,或是在研究失利時拿員工開刀靠裁員來減少開支。

然而,讓政府管理所有的科技並不是十全十美的做法。政府笨重的公部門有時缺乏彈性或不夠敏銳,而政府一旦犯錯,往往會是全民一起承擔後果。像美國的機場安檢人員曾經因為訓練不足,讓新聞記者拍攝了他們用來打開行李箱海關鎖的鑰匙,駭客就憑著新聞上的照片用3D列印做出了一模一樣的鑰匙,現在任何人只要有網路和3D列印機,就能打開別人行李上的海關鎖。另外,政府也不可能壟斷所有的科技,特別是那些可以廉價製造的科技;只要有需求就會有供給,政府不可能完全控制市場。更重要的是,關係到言論自由的部份,交由政府來管制是非常危險、很難推動、也很難實行的。

教育大眾別用科技作笨事

所以除了靠政府來管制科技,還必須教育人們,讓那些愚蠢的使用者別再做笨事,要有意識地思考自己使用科技的方式可能造成的問題。不論是轉貼文章、拍攝影片、或是操作任何科技,都要保持小心負責的態度,思考自己的行為會造成哪些後果。例如盜轉他人的創作或轉貼內容農場的文章會造成創作者的收入下降,而減少高品質創作的生產;例如立場溫和的人應該要積極表達自己的意見,讓多數不再沈默,而不是想著明哲保身、亂世則隱、不想淌渾水;例如在網路上反串裝極端可能會被一些人當真而助長社會對立;例如搭Uber會助長跨國企業剝削勞工。「教育大眾多去想想」是個非常抽象的解決方法,看起來像是廢話,但卻是唯一能治本的合理方法。如果做不到,那唯一能保護民主制度的方式,就只有全面反對科技了。

*作者為旅美留學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