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觀點:金融科技治理博弈的霸權反動視角

2018-01-18 05:50

? 人氣

更重要的:要有效貫徹防治金融犯罪,需要各國政府高度的協調合作,但在主權至上的國際現實中,沒有世界政府具備威望與能力在全球範圍強力「執法」而不侵犯主權。區塊鏈與互聯網無常形、無定所的演化特質,超越了既有法律框架的立法宗旨與理解範疇,加上對互聯網資源與數位國土的爭奪,以及各國醞釀擺脫美元霸權的暗流,導致主權國家在金融科技治理的溝通協調上,缺乏真誠合作的誘因。

更適合霸權反動視角的心靈圖像,是把加密貨幣視為金融科技新創浪潮中的一場準宗教性質、反抗既有權威、經由互聯網高速串連演化的邊陲起義(insurgency),終極目的是在互聯網超空間中,建立超主權、跨國界的虛擬世界秩序(virtual world order)。如何克服加密貨幣的挑戰,就成了金融利益集團與金融科技邊陲精英爭奪市場主導權,在高速演化的互聯網中持久進行的戡亂作戰(counterinsurgency operations)。

戡亂作戰被認為是研究所等級的軍事行動,主因在於決定性的致勝關鍵,不在建立與投放優勢武裝殲滅動亂有生力量,在於把動亂視為高度複雜的演化網絡系統,透過理解造成動亂湧現的各種社會、政治、經濟、科技與文化因素,針對動亂份子動員調度的資源網絡建立模型,針對關鍵節點施以彈壓、羈縻、懷柔、培殖、滲透、拉攏、分化、抹黑等諸般手段,截斷動亂網絡自我增殖動能,並積極尋求平亂之後的政治妥協解決方案。

一個簡化的戡亂模型,如下圖的金字塔,戡亂作戰重點,除了威力打擊動亂份子,擾亂後勤補給與情報網絡之外,就是對更廣大的同情反抗運動的社會各階層人士進行宣傳,爭取群眾,贏取民心,亦即美國在全球反恐作戰時朗朗上口的:winning the hearts and minds。倘若把金字塔頂端的「亂黨/恐怖分子」替換成「統治精英/既得利益集團」,就能明白戡亂與革命的對偶關係。

圖四lydiabose。動亂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結構。來源:Counterinsurgency, David Kilcullen
動亂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結構。來源:Counterinsurgency, David Kilcullen

互聯網金融科技湧現潮,是金融資本霸權全球擴張的草根生存反應;霸權的合法性危機正是滋養反抗運動合法性的養分;金融利益集團與金融科技邊陲精英是彼此的鏡像,金融霸權的存在提供了金融科技革命的能量,兩者互為作用與反作用力,相生相剋。這是加密貨幣「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關鍵原因。更細緻地看,意圖鎮壓加密貨幣的金融霸權可以從動亂的三大模塊分析,找尋切入點:

輸入:動亂是不斷演化的有機社群,需要汲取外在環境的能量以維持運作。能量來源包含人員、物資、武器、情報、憤懣、文化、宗教、作戰綱領、意識形態等。許多動亂系統是由許多節點自行組織構成的網絡與相互依賴的子網絡,一個子網絡的輸入可能是另一個子網絡的產出。動亂企圖打倒的對象,也是網絡結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無風不起浪,波浪無法脫離大海而存在,但理解海水並不能協助預測波濤的形狀,但能量會逸散,再滔天的巨浪也有極限。截斷網絡的能量輸入,不僅能提升弭平動亂的勝率,還有機會防患於未然。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