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樂逸專文:來回自由行─自立足處走出,指向四方

2021-05-09 05:50

? 人氣

作者認為,周夢蝶(見圖)的詩就像《莊子》第一句裏的「鯤」,本是魚子,卻可形繪成小至日常身邊之事,大至如宇宙,均具有其意義,可以深海爲家,鵬飛時亦可將整個宇宙拋在身後。。(掃葉工房提供)

作者認為,周夢蝶(見圖)的詩就像《莊子》第一句裏的「鯤」,本是魚子,卻可形繪成小至日常身邊之事,大至如宇宙,均具有其意義,可以深海爲家,鵬飛時亦可將整個宇宙拋在身後。。(掃葉工房提供)

周夢蝶的詩,經常與「禪」及「佛學」相提並論,就像他個人也不能免於「僧人」的別號一般。這些用字無疑反映一個有關他詩作的事實—確切充滿佛教思維以及弔詭、非理性、似非而是的陳述,就如同在禪及佛學中常有的公案。然而,若侷限於此角度閲讀,則將忽略透過西方哲思欣賞其創作豐富的意涵。我做爲一個中文研究者及歷經奮鬥翻譯諸多周老詩,可以見證他這些令人驚豔之作,具有「全球性」的意義。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舉例而言,周夢蝶詩中常見的迴文架構,從文化符號學觀點可見得是「轉型與變態」的圖像性表現方法,象徵著時空因果生生不息,無始無終;從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論看來,迴文詩的文字逆轉,正反映出心理逆轉,主客相互爲體現象,不受常理限制;在胡塞爾現象學中,這種主客易位,正說明主體建構世界時,本身也成爲所建構的一部分。

周夢蝶身影。(《化城再來人》截影)
周夢蝶身影。(《化城再來人》截影)

這些西方論述探討,並不是要顛覆傳統上對周老作品的解讀方式,而是進一步提供可能的賞析面向,讓我們對這些詩作詮釋,有更寬闊視野。

由於周老其詩「非理性」或「非邏輯」思維及想像力,有時也會讓西方讀者聯想起他們的達達或超現實主義詩作品。秉於此而容易被國際讀者欣賞接受。在文化全球化時代,自然也是存在「西方佛教徒」讀者。過去半個世紀,英文讀者已經可以讀到精湛英譯佛學詩(或是帶有佛學風味者)。1958年,學習東方語言,在日本習禪多年的蓋瑞史耐德(Gary Snyder),出版了中國唐朝詩人《寒山詩選》。這本翻譯著作獲得廣大迴響及好評。他本人也成為加州大學教授及美國知名詩人之一,有著傑出經歷。

另一位美國教授詩人魯先史屈克(Lucien Stryk),亦曾在日本習禪,於1970年和日本學者合作翻譯日本禪及達達主義運動指標人物高橋新吉(1901-1987)的詩集。這詩集由頗受學術界青睞的出版社發行。史屈克陸續翻譯其他作品,名聲高揚,甚至被以其名設立國際翻譯獎。(有一位獲此獎的漢學家柯夏智(Lucas Klein),也翻譯出版具有周夢蝶詩一般朦朧意境的唐朝李商隱詩)。有鑑於蓋瑞史耐德及魯先史屈克他們翻譯東方哲學味的詩都備受讀者歡迎,我們也期許偏重英文文學的出版社,不用擔心現今讀者是否具備東方文化背景或對文學典故有所認知,多考量出版傳播周夢蝶詩文。

有位荷蘭婦女讀了我首度翻譯為荷語的周老詩《還魂草》〈二月〉的首兩行:

這故事,是早已早已發生了的

在未有眼睛以前就已先有了淚

她告訴我當她讀到這些詩句時,感動流淚。當時她未曾讀到我註解中提及該詩採用《紅樓夢》絳珠草的意象聯想。可見周老這些詩行不是採用一個文化典故來撰寫他的觀點。漢學家或學術研讀者,無疑的有興趣知道周老引用古典原詩來表達意象的註腳,但周老詩本身具有的宇宙性或說「人性」特質,使得在另一語言中猶能直指人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