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踐踏人權 國際早該挺身而出

2014-08-08 12:20

? 人氣

在敘利亞境內持有對空武器的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美聯社)

在敘利亞境內持有對空武器的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美聯社)

在數萬名性命危急的伊拉克亞茲迪(Yazidi)教徒受困山區之時,反極端主義的國際智庫組織「Quilliam」共同創辦人暨主席納瓦茲(Maajid Nawaz)撰文指出遜尼派武裝團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多項踐踏基本人權的行為,表示武裝叛亂已演變為大規模宗教屠殺,至今仍按兵不動的國際勢力應認知到口頭譴責已不足悍衛人權,早日合作提供人道援助及武力反制。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辛賈爾難民性命危急


前身為「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度」(ISIL)的伊斯蘭國於3日攻克伊拉克北部城市辛賈爾(Sinjar),迫使數十萬居民流離失所;其中也包括許多再度流亡的泰勒阿費爾(Tal Afar)難民,該城於6月便已陷落。辛賈爾約有20萬名亞茲迪(Yazidi)教徒,是這支弱勢族群的古老居住地。亞茲迪教派在全球約有70萬信徒。


這支遜尼派武裝組織的宗派情結明晰,對亞茲迪的厭惡尤其明顯;過去已多次聲稱將殺害其教徒,或抓為奴隸。這主要是因為亞茲迪崇敬一名為「孔雀天使」(Melek Taus)的聖靈,祂有另一個名字「Shaytan」,與可蘭經裡的魔鬼同名。因此被伊斯蘭國視為魔鬼的崇拜者。


這波難民中許多人順利抵達鄰近的庫德族自治區,但大約有3萬個家庭受到伊斯蘭聖戰士包圍,困於辛賈爾山區。他們的生存條件十分艱困,嚴重缺乏食物、飲水與自衛武器,氣溫時常高達50度,只能睡在洞穴裡。起先,還能以手機對外聯繫,但如今大多數行動通訊器材已經耗盡電力,外界難以得知情況惡化程度。只能確定這批虛弱難民成功逃出的機率渺茫。


伊拉克無力自行壓制


納瓦茲表示,過去2個月來,伊斯蘭國民兵已多次違反基本人權。包括屠殺什葉派士兵、施虐並殺害不服從統治的遜尼派部落居民,並將照片公布於社群網路上作為宣傳。7月,伊斯蘭國向已征服的摩蘇爾(Mosul)城內基督徒要求稅金,否則必須留下所有身家財產流亡;拒絕服從的居民將被處決。


一名伊斯蘭國武裝分子7日在征服的基督教村莊巴特拉鎮(Bartella)政府部門前(美聯社)


由伊斯蘭國的戰績可見,無論是伊拉克軍方或庫德族武裝衛隊「自由鬥士」(peshmerga)都無法獨力抵抗他們,納瓦茲質疑,這段時間國際卻一直未出力保衛伊拉克人民的基本人權。他指出,先前各界已對什葉派士兵、與流亡的摩蘇爾異教徒視而不見,但現在不應該再坐視辛賈爾難民的生存危機。


國際應遵循人權宣言 合作提供必要協助


納瓦茲表示,伊斯蘭國具有跨國性的野心,足跡遍及中東多處,這場武裝叛變已逐漸演變為大規模的民族/宗教屠殺。這段時間以來,伊斯蘭國佔據的土地面積比英國還大,搶下了價值數十萬美元的軍火,為近6百萬人帶來苦難。


納瓦茲建議,國際各界應該為大量難民提供足夠的人道協助,並向土耳其施以外交壓力;土耳其是該地區唯一具有殲滅伊斯蘭國的軍力的國家。全球國家也應該重申自己遵從《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的決心,其中聲明每個人都有思想、良心與宗教的自由。納瓦茲表示,言詞上的譴責已經不足,各國應具體、直接地合作指謫這樣違反人權的行為。


201408082301_Radical-US


「Quilliam」成立於2008年,是奠基於倫敦的智庫組織,支持平等、人權、民主與宗教自由,尤著重於反制伊斯蘭極端主義及衍生的恐怖組織。共同創辦人納瓦茲著有回憶錄《激進:從伊斯蘭極端主義到民主覺醒》(Radical: My Journey from Islamist Extremism to a Democratic Awakening)。








延伸閱讀:

《烽火伊拉克》:ISIL的崛起

《烽火伊拉克》:巴格達大崩壞

《烽火伊拉克》:美國誤判與國際低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